秋风庄演义:囚鸟之役

第17章 特别篇 新年特辑

“快,灯笼挂起来!”

南宫悠叫道。

现在的秋风庄里,是一片喜庆的气氛,大红的灯笼已经挂在了每个人的房门口的翘脚屋檐下,明亮的烛光中映衬出一张张喜庆的笑脸。

南宫悠好久没有这么开怀了。

从平民,到将军,无一不是被压迫。但现在。他终于享有了自由布置自己的天地,释怀点缀自己的灵魂的自由。好充实啊。

看着天穹,星星已经星罗棋布的镶嵌在凝重的夜幕上。再过几个小时,这一年就要结束了。南宫悠突然有些不舍,毕竟,在时间,力,光影的加持下,渺小的我们才能知道自己活过。时间的车轮是不等人的,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它总是要过完的。

那何不忽略掉那逝去的,把它当作一种新生呢?

在新的一年,还会有新的机会,可以学习新的剑法,也可以痛打新的敌人,书写新的篇章。

弦德居士双手合十,向着天上冉冉升起的孔明灯,祈祷道:希望我和四弟能越长越好看,永不分离!就这一个愿望!上苍啊,你看在四弟对天相忠诚的份上,就圆了我这个愿望吧!

南宫悠在陶醉的闲暇,看见了弦德居士虔诚的样子,不由得在一片

“上菜了!”

“桌子来了!”

“椅子少了两个!”

“谁看见蜡烛了?”

“让一让让一让!”

的叮铃咣啷声中笑出了声。南宫悠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自己初识这个世界的时候,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对任何事物的离去都希望哭泣。

漫天的孔明灯,闪烁的繁星,古朴的建筑群,和嘈杂的人,这一切整合起来,叫做:“新年”

“菜好了吗?”南宫悠豪气迸发,吆喝道。

“还久呢!林大小姐把锅底铲通了!老子…………”然后是一阵哀嚎,想必是告状之人被林韵揍了。

林韵又冒冒失失的做事了,南宫悠乐道。

“那还有多久?”

“一个时辰!”

看着从建筑和建筑的狭缝里透露出来的摇曳火光,悠不由的有些担忧起这顿跨年饭了。

“要不去山下逛逛?”南宫悠小声的对弦德居士提议。

“去。”弦德居士道。

山后是一个集市,平时集市上也不过几个人买菜议价,可现在由于过年了,集市中央搭起了一个戏台,听说有个商人雇佣了许多演员,来庆祝新年。

戏台上早已灯火通明,浓妆艳抹的演员早已展开了歌喉,咿咿呀呀的唱开了。

“一串糖葫芦。”

“我也要。”

两把铜钱彼此碰撞着,落在小摊老人充满裂纹的手掌心里。

“小朋友,你的;姑娘,这是你的……孩子,这位是你发妻吗?”

南宫悠连忙摆手:“不是不是,这是我结拜的三妹。”

“干柴烈火好做饭,干兄干妹好成亲啊,哈哈哈!”老人口无遮拦的大笑起来。

弦德居士连忙走到一旁去了,以避嫌。南宫悠想把她拉住,却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好。她是我四弟的妻子,我的三妹,南宫悠在心里默念,她绝不会是我的妻子。

咬了一口糖葫芦,包裹在外层的糖浆破裂,山楂香甜的汁水溢了满嘴,这估计就是年味。

两人再次并肩而行,来到了距离戏台不远的地方。戏台上,几个演员正在演绎《水淹七军》,《火烧凭栏关》。讲的是这座古老的凭栏关之前发生的战事。钟大哥也够落魄了,这样一座破关未经修整,就直接给他了。不过南宫悠转念一想,这种古朴的气质,正适合钟大哥这样好静的人。

戏曲唱罢,忽然几个小丑跳上台面,开始翻滚,喊叫,学猿猴爬上爬下——原来那里早就准备好了仿真树。忽然,一位小丑忽然掏出火箭炮,向天空一抛,顷刻间冲向云霄,炸开,形成一枚璀璨的灯笼。

弦德居士早就看破了红尘,对这些低劣的笑料不感兴趣;不过南宫悠已经被迷住了。这小丑自己可见得不多,毕竟也不是天天都有大善人组织演出啊,于是他的不由得手舞足蹈起来。

最终,一位大少爷打扮的人走上了戏台,手中提着一面大锣。

“当!!”

亲朋好友们,过年好啊!

人群瞬间欢呼,南宫悠自然也在其中,向着天空喊出了自己最为热切的祝福。

“我希望我能讨到老婆!”

“我想要攒钱!”

“我希望佣兵团能招我!”

“我希望我孩子在学堂能考的更好!”

“我希望朝廷减税!”

“我希望我喜欢的小说快点更新!”

南宫悠笑着,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希望暮云平安。”弦德居士耳朵尖,听见了悠的肺腑之言,不由叹息:“少年人啊。这感情可要命啊。”

南宫悠瞪了弦德居士一眼,意思是叫她别多管闲事。可想到她是女孩子,不由的连连道歉。

弦德居士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庄去吧。”

南宫悠只好不欢而散的跟随着她。

回到秋风庄,一桌宴席已经开始,为了跨年,秋风庄众人刻意延迟了饭点,现在可饿的够呛,不过好在饭菜已经好了,可以开怀享用了。

南宫悠坐下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他,毕竟比起庄主来,还是碗里的菜更实在一点。

“诸位!”南宫悠举起了手。

大家统一停下了筷子和勺子。

“这杯…………对了……谁给我杯酒……”南宫悠忽然有些焦急,四处环顾。

这时候,林韵默默的在他手里塞上了一只盈满的酒杯。

“对,对……这杯酒,就算跨年第一杯!”南宫悠有些尴尬的说着。

庄员们也举起了酒杯,弦德居士不喝酒,于是举起了一杯果汁。

“祝大家新年快乐!”南宫悠高声祝福道。

“对啊,庄主新年快乐!”

“对!庄主新年快乐!”

灯笼里的蜡烛在无风的夜里静默的燃烧着,房梁上的雨水静默的滴着,瓦片似乎也成为了这一重大场面的见证人,个个哑口无言。天上月亮照耀着,星星缓缓流动着,似乎在彼此诉说着跨年的喜悦。

过年了,过年了。

悠闲的国王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