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光之悸动的心

大学时光之悸动的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入学

方盛宇从那天回来后没怎么理过顾夏,他说话一向言简意赅,能一句讲清楚绝不讲两句,顾夏到没多想,只当他不喜欢说话。

很快就到开学的日子了,这天白芷拉着顾夏去花园散步,她们说了好多话。

江柯提着大包小包来看伯父伯母,客套之后,和方盛宇坐在花园的另一边聊天,跟顾夏她们待的地方相反。

“你和陆琛怎么了?”

江柯试探性的问道,盯着方盛宇的脸,想看看他的反应。

“没怎么”

方盛宇淡淡的说道,优雅的喝着茶。

江柯张了张嘴准备说点什么,被方盛宇抢了先。

“想问陆晴,直接去问,没必要在我这拐弯抹角”。

说完起身沿着石子小路慢悠悠的走着。

“方盛宇,你怎么……这么讨厌”。

江柯指着方盛宇的背影咬牙切齿的吼着,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方盛宇停住脚步,转头对着他一脸坏笑道:“我不觉得”

然后往前面跑了起来,江柯在后面追,嘴里还不忘说着: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跟小时候一个样。

两人你追我赶,转弯的时候迎面走来的顾夏被撞的弹开了,还好被后面的白芷扶住,不过鼻子被撞红了,还流出了血,顿时觉得头重脚轻,晕了过去。

“夏夏,你没事吧,你们俩愣着干嘛,赶紧送医院啊”。

白芷急忙忙的对着他们吼道,都受伤了俩人还杵在那动都不动。

方盛宇最先反应过来,抱起了已经晕倒的顾夏,一脸的担忧和欠意,他知道那一下撞的有多重,他的胸口都有点隐隐作痛。

到了医院,顾夏醒了,感觉头很疼,医生看了下说有轻微的脑震荡,要好好休息。

开了点擦鼻子的药,医生没有强烈要求住院,可住可不住,所有人都要她住,可她觉得不用住,在家里一样可以休息的好。

“明天就要开学了,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

顾夏撅着小嘴说道,像极了撒娇的口气。

“你明天还打算去学校啊,不去了吧,让盛宇帮你办手续就行了”白芷一脸担忧的说道。

“可是,我很想去参观一下学校,医生说了问题不大,等到明天肯定就好了”顾夏是在跟白芷撒娇。

两个大男人看着眼前那个女孩撒娇的样子,觉得无比可爱,可他不想让江柯看,就把他给赶走了。

“真是拗不过你,先回家吧”

白芷一脸宠溺的对着顾夏,捏了捏她的脸。

顾夏很期待明天的到来,像小孩期待吃到糖一样,可她看到自己这个又红又肿的鼻子很是苦恼,一时半会儿根本好不了,到时候读书怎么办,她可不想被同学笑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过了多久才沉沉睡去。

顾夏穿着一条白色连衣长裙,外面搭了一件薄薄的粉色针织外套,头发半扎着,脚踩高跟鞋,手拿小包,戴好口罩,准备工作做好,跟方芷到了别。

出门就看到方盛宇在车边等她,不知道他等了多久,就一路小跑过去,方盛宇看到她愣了会儿神,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看来还挺重视的,细心的帮她开车门。

“头还晕不晕”

一边开车的方盛宇,看了她一眼问道。

“我没事,你放心”

带着口罩的顾夏,方盛宇看不到她表情,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车子开到了学校临时搭建的停车场内,下了车,和方盛宇并排往校门口走去。

先入眼的是学校一贯的标志物,接着是一幢幢的教学楼,还有随处可见的绿化,据说这是东城最好的学校,不管是教学质量还是学校风气都比那所谓的贵族学校好的多,在这里不分贵族平民,只用成绩说话。

一路上有好多人注视他们,有的人看方盛宇长得帅,有的人猜测他们是什么关系,而有的人好奇顾夏口罩下的容颜。

方盛宇要去办入学手续,他让顾夏就在这等着,办手续太复杂了,跑这跑那的,怕她吃不消。

方盛宇准备去校长办公室,上楼梯的时候,前面有个女孩,穿着恨天高,上楼梯小心翼翼的,走的很慢。

他准备越过她走,想快点办了,顾夏还在等他,还没来得及,女孩一个踉跄倒了下来,方盛宇本能的接住,不过只扶了下她的背,看都没看,就走了,等女孩反应过来,只看到了转瞬即逝的背影。

顾夏站在教学楼二楼的走廊上,感觉头有点晕了,刚刚只注意欣赏学校的风景去了,没注意脑袋不能用力晃。

沈霖可一眼就看到了那抹身影,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女孩双手捧着头,手肘撑在阳台上,看不到她的容颜,看着她好像不舒服的样子。

“同学”

沈霖可走近,拍了拍她的肩头。

顾夏转头看了一眼,认出了沈霖可。

“是你啊,可以借一下你的背吗?”

沈霖可看到她带着口罩,没认出来,只觉得熟悉,刚刚听她语气好像认识他。

顾夏见他没反应,推了一下他,自己的脑袋靠了过去,闭上眼睛,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说话了,只想休息,沈霖可感觉背上一沉,很配合,也不多说什么,任由她靠着自己。

方盛宇办完手续从校长办公室匆匆赶来教务处,在上楼梯的时候看到刺眼的那一幕,两人靠在阳台,依偎在一起,特别暧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热恋中的情侣呢。

方盛宇的眼神瞬间变得凛冽,三步做两步的跑过去粗鲁的把顾夏拉到自己怀里,顾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脑袋一晃比之前更晕了,隐隐有种作呕的感觉,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嘟啷了一下。

“方盛宇,你轻点,你没看到她不舒服吗?”

沈霖可气愤的瞪着方盛宇,指了指顾夏。

方盛宇感觉到顾夏的异常,低头看向怀里的她,眼神温柔了许多,见她闭着眼睛没精神的样子,不经皱了皱眉头,抱着她往医务室去。

沈霖可也跟在后面,方盛宇顾不了这么多了,只希望顾夏没事就好。

“她怎么了?”

医生看了下她的眼睛,把她口罩摘了下来,鼻子上一片刺眼的黑色映入他们眼帘,昨天还是红色的,今天就已经黑了,又肿又黑的鼻子,脸色苍白,方盛宇心疼的看着顾夏,眼底一片柔情,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她昨天受伤了,医生说有轻微的脑震荡”。

方盛宇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明显的自责之意。

“这种情况怎么能来学校,虽然是轻微的,但是可大可小,要是不好好休息,以后头疼脑热的可是家常便饭”。

医生不好气的说着,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把自己的身体都不当回事,以后年纪大了,可有的受了。

沈霖可看到顾夏后,就反应过来,原来是方盛宇指腹为婚的老婆,他们前天见面的时候都还好好的,就两天时间怎么成这个鬼样子了。

看着方盛宇那心疼劲,心里别提多痛快了,他可从来没见过方盛宇这样,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他好像知道要怎么整方盛宇了,想到这便大步的走了出去,今天就不当搅屎棍了。

两人的入学手续还没办完,方盛宇想去可又不放心顾夏一人在这,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要凌一到学校的医务室来一趟”。

说完不等对方回复,就挂掉了,这是方盛宇的一贯作风,说话不容置疑也不容拒绝,电话那一头的江柯也是一脸懵的状态,话还没说出口,只听见手机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又快速的找到凌一的号码拨去。

凌一急匆匆的赶来医务室,喘着粗气,看向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顾夏。

“这是怎么了?怎么伤的这么重?”一脸担忧的问道。

“轻微脑震荡,我去办入学手续,你陪陪她,我马上来”,方盛宇看了顾夏一眼,就走了。

“怎么就脑震荡了呢!唉哟,这鼻子……看着都受罪”。

凌一看着顾夏帮她拉了拉被子,自言自语的说着。

方盛宇再次去校长办公室签字,碰到了那个在楼梯差点摔跤的女孩。

不过他没有认出,当时他看都不曾看她一眼,而那个女孩一眼就认出了他,只是也有些不确定,毕竟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她先签完字出来,在门口等着他。

“帅哥,刚才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可能我就摔得鼻青脸肿的了”。

唐琳急急的把他叫住,生怕他跑了一样。

方盛宇转头看向她,一边想着她说的话,一边打量着她,这天气居然穿这么短的裙子,一看就是那种喜欢博人眼球的人,实在是不讨喜,转身往楼梯走去,后脑勺对着她慢悠悠的说了句:

“不客气”

唐琳见状,小跑跟上去“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方盛宇本不想说,可又不想被她缠着。

“方盛宇”

唐琳见方盛宇看都不看她一眼,有些不服气,下了楼梯,就跑到方盛宇的前面,堵着他的路,看着他说道:

“我能请你吃饭吗?表示下我的感谢”。

唐琳有些娇羞的说着,眼睛时不时的瞄下方盛宇,想看看他的反应。

只见方盛宇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眼底隐隐的透着一股怒气,嘴巴一开一合的咬出两个字。

“让开”

声音很轻,冰冷且霸道,唐琳被他吓到了,忙退到一边,方盛宇大步往前走,他只想快点去找顾夏,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她觉得好委屈,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待遇,身边都是围着一大群男孩,她慢慢的蹲了下去,哭了起来。

方盛宇也听到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把一个女孩凶哭,跟他示好的女孩数不胜数,但从来没向今天这样,要是放在以前,他宁愿绕着她走,也不会去理会她说什么。

他这是怎么了,看到别的女孩,他的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浮出顾夏那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他甩了甩头,不想了,去看看顾夏醒了没有。

唐琳哭了一会儿,把眼泪擦干,眼睛瞪着方盛宇离去的地方,方盛宇,我一定要让你喜欢上我,然后狠狠地甩了你,她可是校花,凭她的容貌和身材,难道还拿不下一个男人吗?

唐琳确实好看,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装得了可爱又装得了温柔,大多数男人都喜欢她这样的,就好比她现在的样子,眼睛红红的,挂着泪水,看着楚楚动人,弱不禁风的样子,很容易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可她不知道的是,即便这样也不是方盛宇的菜,方盛宇形容这样的女人是……搔首弄姿。

医务室内,躺在病床上的顾夏慢悠悠的睁开眼睛,映入的是一片白色,转头看到凌一手放椅子上撑着头睡觉,心里疑惑,她在哪里,凌一怎么在这里,她好像没碰到凌一啊。

一边想着一边挣扎着起来,凌一听到了动静,紧张的赶紧从椅子上弹起来。

“我来我来,你别乱动”

凌一把床摇起来,扶她坐好,又去倒了杯水给顾夏。

顾夏的眼睛一刻都没从凌一身上移开,这个忙前忙后的女孩是她来到东城的第一个朋友,想到这心里一股暖意,接过凌一手里的杯子“谢谢”。

“感觉怎么样,头还晕不晕”

凌一故意忽略她的客气,关切的问着她。

“没事了,睡了一觉好多了”

顾夏笑眯眯的对着她,喝了口水,像是想起了什么问着凌一。

“你什么时候来的?方盛宇呢?”

“还不是你家方盛宇,他要办入学手续,又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他这人说话都不说清楚,一开始我都不知道要我来医务室干嘛,我又跟他不熟,想着除了你以外,没有别的事情找我吧,结果一来就看到你躺在病床上”。

凌一一脸幽怨的看着顾夏,似是在跟他抱怨方盛宇。

顾夏噗呲一下笑了出来,手挡了下嘴,急急忙忙的摸了摸脸。

“我的口罩呢?”

慌慌张张的样子搞得凌一还以为她怎么了。

“在这里,别紧张,没人看”凌一说着把口罩递给她。

顾夏正戴着口罩,看到方盛宇走进来,方盛宇直面走向她,目不斜视的看向顾夏。

“有没有不舒服?”

方盛宇眼底透着一片柔情,声音也很软,这话一出,让站在一旁的凌一大跌眼镜。

她虽然跟方胜宇不熟,但因为表哥的原因,她还是多多少少接触过他,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看不到他有喜怒哀乐,准确的来说像个机器人,现在的他有情绪了,看来他对顾夏真的不一样!

“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顾夏倒没觉得方盛宇怎么样,毕竟认识的不久。

顾夏掀开被子下床,方盛宇蹲下贴心的帮她穿鞋,动作既认真又娴熟,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顾夏很害羞,从小到大除了爸爸以外,还没有别的男人对她这么体贴又细心,虽然害羞,但又觉得很感动。

凌一见状,实在待不下去了,她这瓦数的灯泡虽然对当事人没影响,可她不行。

“夏夏,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明天见”,说着转身离开。

“等等,你要是一个人回去的话,就一起吧,顺便还可以跟你说说话”顾夏急忙的拉住她。

“今天恐怕不行,我姨妈生日,我和江柯一起回去”。

凌一说完,就跟顾夏做了拜拜的手势走了。

顾夏和方盛宇并排走着,脚步很慢。

“如果不舒服就不要硬撑,还有,离沈霖可远点”。

方盛宇说话有点霸道,语气倒是透着一股关心。

“今天是个意外”

顾夏一脸无辜的看着方盛宇,又想了想。

“你刚说的那个什么可是谁?”

方盛宇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顾夏。

“你今天抱的那个男人”说完转身继续往前走。

顾夏一脸懵的看着方盛宇的背影,脚步跟上去,她什么时候抱人了?她怎么没点印象,还抱了个男人?顾夏左思右想,只想到了靠背的事。

“我只是靠了下人家的背,怎么就成抱了?”

“有区别吗?”

方盛宇看着顾夏一本正经的问着她。

顾夏一脸不服气的说道“强词夺理”。

看都不看一眼方盛宇,径直往前面走去,方盛宇一脸笑意的跟上去,心想着,这丫头脾气还不小。

小堇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