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祁爷的病娇又犯了

第164章 嫉妒

想到这,他微微蹙眉。

林浅看到他的表情,以为他是伤口疼,握紧了他的手。

她挑眉:“你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了。”

她说的是实话。

从R造型回海嘉郡,在从海嘉郡来这里,她的心始终悬着。

要不是她给他发的消息他有回,她早就想办法去找他了。

她相信他如果没事今晚一定会出现在宴会上,所以一直在等,还好她等到了,他现在除了脸色苍白些,其他看不出异常。

想到这,男人伸手揽住她的腰,往前迈了一步,把她抱在怀里,精致的下巴抵在她头顶,声音柔和:“是我的错,我应该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她点头。

没错,他要是一直待在她身边.那些伤他的人不会那么容易得逞。

祁燮松开林浅,从怀里掏出一个礼盒。

林浅看着他打开后,躺在首饰盒里的是一套Akoya珍珠饰品。

不管是耳钉还是项链的珍珠,光泽都十分漂亮,除了项链的一颗的金珠外,其他Akoya海水偏粉光,粉嘟嘟的,而且是正圆无暇的,十分清新亮丽,跟她今天穿的粉色旗袍礼服特别搭。

祁燮把项链拿出来,礼盒递给祁风。

然后走到林浅身后,亲自帮她戴上:“我挑了好久才看到这款,第一眼就觉得它适合浅浅。”

这是一条很气质很精致的双珠套链,南洋金珠有lOmm大,Akoya海水珍珠8mm左右,戴上整个人感觉都不一样了。

他又拿起帮Akoya的耳钉帮她戴上。

耳钉是简单大方款的,但也不失优雅,在灯光下散发出粉嘟嘟的光泽。

这么粉的Akoya海水珍珠并不多见,相对于它的价格也超级贵的。

周围传来一阵又一阵羡慕的声音。

“这套珍珠也太好了!”

“都说祁总冷酷无情,他明明很温柔啊,还这么懂浪漫,那个女人也太幸福了。”

“祁总不是单身吗?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沈月娥很嫉妒。

林曼茹更是抓狂的攥紧了礼服的布料,眼眸发狠,想着总有一天,她会夺走祁总对林浅的所有温柔!

林富家本能的往后面退了几步,祁燮丢水果刀的画面历历在目。

祁燮看着林浅,满脸写着快表扬我。

林浅忍不住笑了笑,低头看了眼项链:“我也觉得合适,很漂亮,眼光不错。”

林昱在一旁见他们这么亲密,特别想搞破坏,但这里人太多了就压下了这个想法。

祁燮却满意的露出笑容。

再次牵起她的手,这时才注意到她另一只手上戴了镯子。

这镯子他认识,浅浅给他看过,是她妈妈的。

他刚想问她为什么忽然想戴,进入宴会的路口传来一阵不小的轰动。

两人互相看了眼,朝路口看过去。

是今晚的主角符如云来了,她挽着符红杰的胳膊穿着华丽的礼服,一边朝跟她打招呼的人点头,一边走到台上。

他们身后,是顾大便跟巫升天,还有双手插在西裤兜里的顾向笛。

他们一出现,就让众人收回了落在祁燮林浅身上的目光。

“符家跟顾家一起出现,这不是很明显的告诉大家符小姐的未婚夫就是顾少爷吗?”

“到底是谁传出的消息,说符家要在宴会上给符小姐挑选未婚夫的?”

“这哪是挑选啊,这明明就是来官宣的。”

“这也没什么,本来符家就不是我们能高攀的。能被邀请来参加生日宴会,已经是荣幸了,没准到时候订婚宴也能被邀请。”

“说的有道理啊。”

林浅没想到符家在这些人眼里……地位这么高。

她忽然看向祁燮。

她不太懂R集团在商界的地位,只知道在帝都旗下产业广泛,比如这家酒店就是R集团旗下的,但先前祁燮出现时,从这些人低头交耳说的话以及态度就看出来了,R集团在商界的地位挺高的。

也不知道跟符家顾家巫家比……如何?

上次在顾叔叔家里,顾叔叔倒是对他很客气,祁总祁总的叫着。

想来他们之间应该差不多。

这么一想,林浅就放心了。

她今天跟祁燮站在一起,等于告诉符家跟巫家他们之间的关系。

如果符家巫家要为符如云巫乐天报仇找R集团的麻烦,祁燮多少能应付一点,在加上她的帮忙,问题不大。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到他或者是他公司。

“在想什么?”

听到祁燮问,她随口回了句:“我在想怎么没看到大舅小舅他们?”

祁燮看了眼躲在林浅边上的林昱:“小舅自从知道符如云欺负过昱昱,拒绝符红杰送的礼后,就跟巫家断了联系,符家的宴会他自然不会来。大舅跟大舅妈倒是想来,但被外公骂了一顿,现在大概在宗祠跪着吧。”

“这些是小舅打电话告诉我的。”

“他还说海儿不听他的劝,执意要来。你看到他了吗?”

他看了一圈也没看到人。

林浅摇头:“我也没看到。”

她顿了下,忽然想到什么,急着问:“他不会喜欢符如云吧?”

那就遭了。

秦海要是知道她毁了符如云的脸,现在得有多恨她?

“不喜欢。”祁燮语气笃定:“他应该还没有喜欢的人。”

林浅松了口气:“你平时很少参加这种宴会吧?所以外公他们不知道你是R集团的总裁?”

祁风在一旁插话:“不是很少,燮爷是从来不参加这些的,这次是因为少夫人您才参加的,说您一定感兴趣。”

他站在祁燮靠后一点的侧边,担忧的看着祁燮。

沾这个位置,是他担心燮爷万一撑不下晕倒,他还能及时把人扶住。

燮爷就在这样,一碰上少夫人,连命都不在乎了。

第一见的时候,连飞机都敢让少夫人开,现在也一样,明明伤的这么严重,还一定要跑到这里陪少夫人参加这个破宴会!

祁燮蹙眉:“多嘴。”

林浅不知道祁风在想什么,但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担忧,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担心祁燮,拉着他的手坐到椅子上。

“还是坐下吧,我饿了。”

桌上放了很多美食。

这时,台上的符红杰已经讲完了开场白。

在音乐跟灯光下,酒店的工作人员把一个巨大的蛋糕推着送到了台上。

符红杰再次开口:“在我女儿切这个蛋糕前,她想邀请一个人,陪她一起切。”

他说完,脸色复杂的看向符如云。

眼底闪过挣扎。

虚云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