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祁爷的病娇又犯了

夫人,祁爷的病娇又犯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6章 鸡蛋炒蛋壳

但他没有在意,心里舒服了一些。

他开门,走出去。

祁风连忙把准备好的手帕递上去,祁燮接过,慢条斯理的擦手的上血迹:“送医院,别让人死了,也别让人离开帝都,浅浅…也许还需要用他。”

“治得好不好无所谓,有口气,能说话,就行了。”

“是,燮爷。”

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进了包厢。

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仿佛早就习惯了,燮爷本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得罪他的人,向来没有好下场。

除了祁家…

祁风扫了眼包厢里面,全是血腥味。

用惨不忍睹这四个字形容都算委婉的,地上全是血迹,叶总就躺在那血泊中间,一动不动的,似乎痛晕了。

“燮爷,少夫人那?”

祁燮微微顿了下,丢掉满是血迹的手帕,墨色的眸子黑如深夜:“先别告诉浅浅,等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再说。”

叶总只是听到一些沈月娥打电话时说的话。

沈月娥那种女人,说的话未必是真的。

浅浅虽然不喜欢林富家,但一直以为林富家就是她亲生父亲。

他记得,丈母娘是在嫁给林富家以后怀孕的,如果浅浅跟昱昱不是林富家亲生的,那丈母娘岂不是…

他不知道真相如何。

但他觉得,这个‘如果’,浅浅很难能接受。

所以他要调查清楚,确定了,到时候不管真相如何,他都会告诉浅浅。

次日.林浅起了个起了个大早。

她非常不想承认,是因为习惯了被某人抱着睡,所以…失眠了!

她洗漱完,下楼洗米,放电饭煲煮粥,然后上了三楼。

进了其中一间房。

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套沙发,一张茶桌,一个书架,上面放了一些书跟花瓶。

但其实,这里有间密室。

林浅把门关好,走到书架那。

冷白的手伸到其中一格的书后面,拿掉贴在上面的贴纸,露出一个正方形的盖子。

打开后,里面是从零到九,由数字组成的键盘。

她输入一串数字。

墙壁竟移动了!

露出一个门!

她走进去,把门关上,外面的屋里恢复了原样,不知道密室的人,根本看不出一丝异常。

这间密室,是她常年炼制药剂的地方。

也是曾经跟祁燮祁风说过,日后会找机会带他们去的地方。

她上次买的药材,就放在这里。

现在还早,她可以炼制阿雪需要的药剂。

两个小时后,她才从密室出来。

下楼后,听到厨房里有动静,她走过去,就看到林昱穿着围巾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锅铲,正在盛菜。

她看着盘里的东西,有些意外:“你炒的?”

卖相……还行。

林昱听到声音,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拿了双干净的筷子,递给她:“姐,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林浅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夹起鸡蛋,尝了口。

脸色瞬间龟裂!

忙跑到垃圾桶那,把嘴里的东西全吐个干净!

林昱饱受打击:“”

他倒了杯水,递过去:“很难吃吗?”

林浅漱口后,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又气又无奈,最后只剩下笑看:“你这不叫炒鸡蛋!”

林昱:“那叫什么?”

林浅吐槽:“鸡蛋炒蛋壳!”

卖相不错是假的!

一口咬下去,里面全是鸡蛋壳,也不知道他怎么打的鸡蛋,这蛋壳是神了,碎的不要不要的,她看的时候都没发现!

林昱恍然大悟:“蛋壳不能吃吗?”

他手指桌上,表情单纯又无辜:“我洗干净了,然后用那个机子打的,打完蛋壳很碎啊,我还以为这东西也是可以吃的,只是以前我不知道而已……”

林浅顺着视线看过去。

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她花了好几万块忍痛买的破壁机!

这是什么人间弟弟?用破壁机打鸡蛋?还是生的带壳的那种!脑子有病吧!

淡定,这是亲弟弟,亲生的,不是捡来的!

他常年被人欺负,又刚离开了林家,心灵很脆弱,她不能冲他发脾气,不能让他以为她不喜欢他。

想到这,林浅深呼吸了一下。

勉强露出一个超灿烂的微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温柔:“把破壁机给我洗干净,收拾好就放在那还它自由,别再祸害它了。”

“我有事要出门,阿雪起来后你帮我把这个给他。”

“粥煮好了,我放了虾仁、香菇、胡萝卜、芹菜,你们吃那个就行了,把这盘鸡蛋倒了吧。”

她把一个塑料瓶子,放在桌上,然后出了厨房。

她气得连粥都喝不下了!

林昱知道自己肯定做错了,因为他看出来她生气了,但他不敢说啥,只弱弱的开口:“姐,你还没喝粥呢?不能饿着肚子出门呀。”

林浅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去找你姐夫一起吃。”

林昱:“”

他这是亲手把姐推向祁燮了?

他想阻止。

但他没敢。

姐教训起人来……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

林浅刚开车离开没多久,苗雪风就从楼上下来了,看了一圈,只有林昱在餐桌上:“你姐呢?回房了吗?”

他闻到香味了,是浅浅常煮的虾仁粥。

林昱低头喝粥:“我姐出去了,让我们自己吃。”

苗雪风皱了下眉,他才刚回来第一天,浅浅就出门了,也不留下来陪陪他,哪怕是他陪她出门办事也行啊。

他坐下,盛粥。

喝了口,熟悉的味道在嘴里蔓延,才舒服了一点。

林昱盯着他看了看,昨晚就刮了胡子,但吃饭的时候他没瞧仔细,现在看,姐这朋友倒真的长得不错!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大概就是形容这种样貌的。

跟秦海一样,都是温柔类型的人。

那他知道,这只是表象,这人可一点都不温柔!

不过,他还是满意的点头:“你刮了胡子的样子,配我姐,勉强还行吧。你喜欢我姐吗?你要是喜欢,我帮你追她。”

他定定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苗雪风一愣,非常意外。

不过林昱昨晚的撮合,他感受到了。

“你认真的?”

林昱重要的点头,把装着鸡蛋炒蛋壳的盘子往对面推过去,眼神无比真诚:“认真的。”

苗雪风没多想。

他要是跟浅浅在一起,这就是他小舅子。

目前可以称盟友,既是盟友,那应该友好相处,不能拒绝。

他拿起筷子,觉得这鸡蛋不像林浅炒的,但为表示诚意,他特意夹了一块最大的塞到嘴里,用力的嚼:“谢谢!”

下一秒,面色巨变!

“喷!”

他直接喷了出来!

虚云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