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水浒,开局大战葡萄架

第9章 放开那小娘子,让我来!

第9章 放开那小娘子,让我来!

声望值,来自于他人对王伦的态度,如果人死了,自然什么都没有。

如果对面没有镖师,王伦可以打包票全部活抓,可偏偏对面都是能够反抗,而且实力不弱的人。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更何况是人,更何况是土匪,还是梁山上的土匪。

无奈之下,王伦只能挥动这拳头,朝着这群镖师冲过去。

既然得不到声望值,那就赚点经验。

野球拳的拳法,以守代攻,打的就是防守反击,虽没多大杀伤力,但总算自保有余。

一个,二个,三个……

更重要的是野球拳也在打斗中升级。

野球拳:3级

熟练度:7

经验值:0/8

靠着拳法解决掉三个镖师,如果一个人代表一点熟练度,那么熟练刚好对应七个人,那么经验值算下来,就是1、2、4、8这么在翻倍。

继续这么翻倍下去,想想都觉得可怕。

升级后,王伦的拳法越来越熟练,身法也越来越快,自然也就越打越顺手。

战斗很快就解决了,毕竟林冲开局就干掉对方为首的镖师,这对于敌人是很严重的心里打击,更何况自己这边,全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山贼。

技巧,唯熟而已,山贼也是如此。

只不过现场惨烈的环境,尸体发出浓浓的血腥味,让王伦心里一阵作呕。

不能吐,必须忍下来,如果让这些所谓的兄弟看到,那么自己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点威信,必然化为乌有,王伦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朱贵,赶紧带人清点战场,将一应物品、马匹都送到山上去。”

“好嘞!”

朱贵笑嘻嘻的带着人去清点战场了,王伦尽量不让自己去看那些尸体,可是一阵女子的啼哭声,引起了王伦的注意。

此刻,林冲带着几个手下正围住最豪华的马车,,马车外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长的算是清秀,身体虽然虽然都止不住的颤抖着,却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为马车里面的人求饶。

“各位大爷,求求你们放过我家小姐,要打要杀,我都认了,放过我家小姐吧,呜呜呜呜……”

这就难怪林冲不乐意动手了,以林冲的个性,又怎么会欺凌弱小,更何况还是女子。

只不过,林冲身后的那些手下,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眼神,就像随时会冲过去,吞噬眼前这小绵羊的模样。

嚯嚯,男人,一群在山上只能靠想象,靠双手的男人,又何曾见过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姑娘。

放开那小娘子,让我来!

王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女孩面前,伸手想将这女孩扶起来,谁知道女孩好像被吓到一样,不对,是真的吓到了。

“不,不要,不要……”王伦这刚伸手,那女孩一脸惊恐的表情,跪着往后倒退,一下子后脑装在马车车身上:“哎呀,呜呜呜呜……”

作为万年单身狗,就算和女孩面对面都会脸红,面对这样的场面,王伦更是手足无措:“额,不好意思,额,别哭了,那个,别怕,我……”

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

话到了嘴巴,王伦只觉得嘴里有些发苦,好像不管说什么,都洗不白了。

“住手!各位都是英雄好汉,在这欺负两个弱女子,这样不好吧?”

王伦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在这时,马车上内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如清风拂耳,若黄莺出谷,使人沉迷。

林冲上前说道:“哥哥,她说的有理,要不放她们离开吧。”

王伦冷笑一声,转头看着林冲:“人都死光了,两个弱女子,兄弟你是好心放她们走,可是她们能走多远?”

没有人保护,没有男人出面周旋,在这个不太平的世道行走,这两名女子的下场恐怕不会太好。

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林冲可以想象的到,但是却不敢去想,现在王伦当面说出来,林冲反倒觉得自己是罪大恶极:“不若遣人护送两位姑娘回家?”

“无需多言,我自有打算!”

以往,林冲看不起王伦,总认为王伦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秀才,而且心胸狭窄,但是几次相处下来,已经渐渐的改变了看法。

特别是刚才王伦出手的快,准,狠,让林冲现在对王伦更是佩服不已,如果以前王伦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林冲早就把王伦给火并了。

王伦心里也在吐槽,真不知道林冲怎么活这么大的竟然叫一个山贼去护送两个姑娘家。

遣个老实听话的手下去送,恐怕自己兄弟到时候就回不来了,或者回来个人头?

遣个机灵的一点的手下去吧,半路上做点啥事,这两姑娘家直接生不如死。

打断了林冲的话,王伦一把拉开马车上的小门,跨了进去。

卧槽,卧槽,卧槽……

一连三个卧槽,都不足以表达王伦此刻的心情。

眼前的女子,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的美。

所谓的倾国倾城,在她面前也显得平平无奇。

面若桃花,呵气如兰,肌如白脂,玲珑剔透……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然而最要命的是,自己根本不认得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熟悉而又异样的亲切感?

不认识,熟悉从何而来?

异样,无关情爱,只是本能的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个少女付出,本能的想关心,爱护她。

“你别过来!若你要侮辱我,我情愿一死。”

如果这一刻,少女没有用发簪顶住她自己的咽喉就好了,可能是太过于紧张,一抹嫣红的献血从咽喉处流了出来。

心里一阵绞痛,王伦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别做傻事,我没打算伤害你。”

“额,小生王伦,敢问姑娘闺名?”王伦小心翼翼的试探,生怕眼前的少女情绪激动。

少女虽然害怕,表现的却很刚强:“人,你们杀了,货你们拿去便是,别想以我威胁家里拿赎金。”

……

握了个草哦,这是不是天大的误会了?

枫凌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