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之深海的呼唤

第46章 史海拾贝

当过去的一段历史被彻底抹去后,人们能否还原这个国家的原貌?

这一行径对拉特兰意味着什么?对她的国民又意味着什么?

否定那段国家的发展过程,甚至否定过去的一切,对拉特兰,究竟会为她带来怎样的结局?

……

“小心点找,这里好多书都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手抄版,不要弄坏了。”博士提醒到。

“难道这里真能找到两千年前的书?”

“别说两千年,几百年前的书不依靠源石技艺都很难保存下来,两千年前的书恐怕早就变成灰了,这里的文献大都是一代又一代史官用手抄写之前的版本传承下来的手抄本。”

博士向芙蕾雅解释到,从这些书的质地来看虽然确实很古老,但也绝非是那么久远的年代,最多也就几百年。

并且上面记载的文字大都是近代文字,指自宗教改革后拉特兰改良的全新文字,用来彻底和过去的历史切割,这些文字并不像古拉特兰文那么晦涩难懂。

当然,这里还有一些古拉特兰文的书籍,可能需要专门负责记载古文字历史文献的秘密专业人士才能看懂,博士肯定是看不懂。

四人在各自翻阅着书籍,搜寻着各种各样的信息,这一次他们不再需要担心会像之前在图书馆那样找不到信息,因为随手翻来一本书就是一段厚重的历史。

博士拿出他的笔记本,一边查找,一边记录。

博士觉得他甚至根本不可能记完这一大段历史,因为这里的信息量太大了。

历史类文献是按照年代的顺序依次摆放的,省去了翻来覆去的时间,也方便了博士的记录。

拉特兰这个国度,完全就是建立在宗教的基础之上的。

两千多年以前,拉特兰与伊比利亚因为远离泰拉内陆各国的缘故,缺乏信息交流,发展模式也与内陆地区迥异,靠近大海的这一片土地还未形成现实意义上的国家概念,大都还是以城邦的形式存在。

这之前的历史平平无奇,和泰拉其他国家几千年前一笔带过的历史别无两样。

这样平淡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泰拉纪年前1024年。

深海中的神,苏醒了,此时无知的拉特兰人和伊比利亚人还不知道,接下来的一百年里,他们都将活在这个梦魇的阴影之下,几代人的记忆都将彻底停留在这一场巨大灾难之中,后人将这一段历史称为百年深海浩劫。

“一百年?这么久?”

“神苏醒的时间是不可测的,拉特兰遭遇的这次苏醒时间和阿戈尔过去的那次比起来,已经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拉特兰能撑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被毁灭,已经很不错的了。”

“阿戈尔?”

“……博士你笔掉了。”

芙蕾雅本想为博士解答疑惑,关于两千年前深海之神苏醒一事,在阿戈尔也有关于本次苏醒事件的历史记载,阿戈尔甚至有更早关于神的记载。

不过考虑到其他原因,芙蕾雅又不想告诉博士阿戈尔的那些历史,而且她也并不是十分清楚拉特兰两千年前的这段历史,因此她对博士的回答大都是简单的一些基础描述,并未深入,也免得博士怀疑。

古籍有记载,大海中的神祇降临,万物寂灭,天空也变得黯淡无光,大地上没有生命能够在那种场景下存活,地动摧毁了整个泰拉南部的一切建筑,无数的人们流离失所。

伴随而来的海啸咆哮着冲向了陆地,大洪水伴随着电闪雷鸣和暴风雨,一夜之间吞没了大地,泛滥于世间,伊比利亚的高山也只剩下了山顶,像孤零零的岛一样承受着海浪的怒火。

一年中也不再有四季,只剩下了永远乌云密布的天空和数月不停的大暴雨。

人们开始向高处逃跑,他们爬上了屋顶,房屋被大水冲毁,他们爬上了大树,树也被折断,他们爬上了高山,洪水直接将山淹没,天与地此刻因大洪水而触碰。

人们死了,牲畜也死了,伊比利亚成为了海的一部分,拉特兰也是洪水横流,避难的人们往往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又一次躺下了水中。

无数的城邦被抹去,那些遗失的伊比利亚古文明也随之一同卷入了茫茫汪洋当中。

这场毁灭了伊比利亚,彻底改变了拉特兰的灾难,此刻竟然令博士如此熟悉。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拉特兰民间依旧偶有流传着关于大洪水的古老传说,但人们并没有把这当做是真实发生的历史。”

博士意识到,那毕竟是影响了几代人的巨大天灾,虽然官方已经抹去了这一切的记载,但民间的口口相传还是让这一段历史以神话的色彩传承了下来,虽然他们早已经把这当做了不存在的宗教传说。

面对大洪水,拉特兰当地人与逃难至拉特兰的伊比利亚人显得无比脆弱,城邦的松散和分散的存在形式让他们面对神的时候是显得那么弱小,他们只能各自而战被动避难,逃向高处。

如果只是大洪水的话,那他们大可以到高处去就是了,拉特兰附近还是有不少高原和山地,能让他们苟活。

但神除了带来了大洪水外,还给大地上的人们带来了深海里的怪物,那些丑陋而又可憎的海怪。

他们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无比震惊,强大的触手绞杀人类,如同捏死虫子一样。

他们用刀,但刀却崩烂,他们用剑,但剑被折断,他们用盾,而又不堪一击。

高级海洋生物和那恐怖的神,甚至发出了摄人心魂的精神攻击。

脆弱的人们根本无法抵挡,他们甚至还未见到敌人,就已经精神崩溃,还未开战,疯狂的人们就已经对着同伴举起了武器互相残杀。

精神上的伤害甚至大于了身体上的伤害,人们逐渐惶恐,他们甚至开始恐惧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永远不知道身边的谁会因为受到精神干扰而成为他们的敌人,对自己人痛下杀手。

丈夫不再相信妻子,儿子不再相信母亲,人们的手上沾满了兄弟姐妹的血。

拉特兰开始分崩离析,他们开始不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也再也无法组织起来对抗海怪,连逃难也是各奔东西互不相认。

一切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这,仅仅只是这百年灾难的前几年开始罢了。

“这么惨的局面,拉特兰是怎么给扳回来的?”

博士继续翻阅,开始查看着这场灾难的转折点——拉特兰教的建立。

“拉特兰教缔造于每一个救世者的手中。”

这是关于拉特兰教部分的第一句话。

面对绝境而做出倾尽全力的挣扎,为了活着,拉特兰人找到了那一条生存之路。

拉特兰的先知领悟了天使之神的启示,借以天使之神的神力,为拉特兰人带来了力量。

与深海之神的情况不同的是,当时和后来的拉特兰人至今都未考究到天使之神的来源,一些不信教的伊比利亚人都以为这只是先知发现或发明了一种技艺,假借神的名义来团结信众,这种手段在历史上层出不穷。

毕竟,大海可是有真神,指望人去与真神对抗不现实,但以神的名义去对抗另一个神,至少有了些底气。

当然,也可能有其他的情况,例如拉特兰的神同之前的深海之神一样,陷入沉睡,甚至已经死去,只留下了残存的力量等待着后人的开发。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拉特兰人从未去想,也不敢想,那就是神对他们,对拉特兰这个宗教和国度,根本不在乎。

总之,在拉特兰的史册中,从未有记载过他们的那位天使之神是什么样,也从来没有一个萨科塔见过他们的神,但萨科塔一族莫名其妙的力量来源至今都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

博士也从没见过什么神,古籍也无法解释这一切,其实在听说深海之神之前,博士一直对神的存在将信将疑,那真的是神吗?神是什么?神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他一无所知。

也或许,那个深海之神,可能和常人认知里的神,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脑子又一下东想西想,浪费时间,博士赶紧回过神来,继续翻看着那些古籍。

总之至此以后,萨科塔一族的天使光环被点亮,背后也伸长出了光翼,赋予了他们抵挡精神攻击的防御,虽然在面对深海之神的时候依旧是脆弱不堪,但至少有了能够抵挡那些海怪精神干扰的一点点资本。

那些依旧没有抵挡住精神攻击的萨科塔们,也会因为信仰的因素本能般限制自己的行动,萨科塔们会恪守,甚至是惧怕这超越实体法律的高阶法规。

而那些最终对同类痛下杀手的萨科塔们,他们的光环将会暗淡,他们的本性将会堕落,他们将成为被主所诅咒的人,而被彻底流放。

人们开始相信先知的教诲,萨科塔们逐渐团结在了一起,他们开始互相扶持,传播他们的信仰和力量,以及勇气。

为了对抗拥有强大肉体的海怪,萨科塔们借助源于天使之神的技艺,制造出了可以远距离攻击的铳。

原始的火铳攻击效率极低,填充弹药时间长,炸膛等因素,都令萨科塔们付出了不少代价。

但他们依旧坚持了这一条路,逐步迈进,将铳这一武器逐渐发展为强力的杀器,铳里射出的每一发弹药,都伴随着萨科塔们精心设置的施术单元,伴随着天使之神纯净的力量,击穿那强大的海怪。

铳也成为了萨科塔们的专属,即便是现在,泰拉上的其他种族都难以像萨科塔们那样驾驭铳,因为铳的设计来源于天使之神的知识,而这是刻进了萨科塔基因中的本能,铳对萨科塔的意义不仅仅是一把武器。

“所以那些海怪面对武器的进化能力是被这些萨科塔们给培养出来的?深海猎人用着冷兵器和它们作战,而他们就用着铳械?”

博士在旁边漫不经心地吐槽,但听到博士吐槽的三位深海猎人都没有对这个看似替她们打抱不平的提问做出任何表示,这里面似乎有着其他谜团。

当然,现在的博士并不清楚海怪们进化能力的根源,不过博士还是倾向于其他未知的根本原因,拉特兰的铳械可能只是一个诱因罢了。

经过了先知和众跟随者们十余年的建设,拉特兰教终于形成了它的雏形,自此,萨科塔们有了属于他们的宗教,可以让他们活下去的宗教。

人们聚集起来,他们不再逃避,不再恐惧,不再怀疑,也不再没有希望。

他们向着海怪举起了铳械,守护着他们身边的人。

君往何处zy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