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继承了亿万家产

第81章 金屋藏娇

“当初我和蔺淮屿结婚,你口口声声说我配不上蔺淮屿,处处刁难我,后来我发现,你看不过我,不过是因为我和蔺淮屿结婚,没经过你允许,你觉得你失去了对蔺淮屿的掌控,后来我成为苏家大小姐,你觉得我能给你带来很大的利益,所以又舔着脸来讨好我。”

“如此唯利是图,自私自利,也怪不得蔺先生这么多年要跟你分居两地,换我,我也受不了你这样的女人!”

苏末楚将一直堆积在心里的怨怼说了出来。

此时此刻,她看着白雪萍,是从来没有过的畅快。

而白雪萍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更是羞愤。

感觉就像是身上的遮羞布被扯开,整个人赤裸裸的站在苏末楚面前。

可不等她爆发,苏末楚再次开口,更是将她一直以来的洋洋得意给击破。

“如果你真当蔺淮屿是你的儿子,就别再无知的给他闯祸了,要知道,蔺氏集团是他辛辛苦苦,不知道陪多少合作方,喝酒喝到吐,才有今天这样的规模,而他更是为了你,放弃魔都蔺氏财团继承人的身份。”

这话一出,白雪萍脸色瞬间煞白了起来,像是猜到尾巴的猫,浑身炸毛。

“你知道什么?”

“我虽然了解的不多,但是魔都蔺家的一些事,在圈子里都不是什么秘密,蔺夫人,如果我是你,在你儿子好不容易保住你的命,就应该安分守己,而不是事事想插手你儿子的事,还有偏心偏到没边儿!”

丢下这句话,苏末楚转身上车。

她关上车门,看着旁边好似还没缓过神来的白雪萍,像是想到了什么,沉声道:“蔺夫人,如果你还想让蔺淮屿回到本家,拿到本该属于他的身份,就别管蔺晨曦,让她在里面好好吃吃苦头,否则,即便是我现在同意让她出来,以她娇蛮无度的性子,只会败坏蔺淮屿的名声,成为蔺淮屿回到本家的绊脚石,而且我听说,蔺先生最近已经找到有关他当初心爱女人儿子的消息了!”

这话一出,苏末楚收回视线,直接启动车子离开。

白雪萍站在原地,好半天消化掉刚才听到的话,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哆嗦着手从包里拿出手机,给蔺淮屿打去电话。

“什么事?”

蔺淮屿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白雪萍紧紧握着手机,声音沙哑道:“你父亲找到肖倩那贱人的儿子了,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话,电话里的蔺淮屿一阵沉默。

白雪萍见状,一颗心不断下沉。

“说话,我问你是不是真的。”

“谁告诉你的?”

蔺淮屿虽然没有正面回到,但这个问题足以说明事情的真假。

白雪萍听了,又气又急,“你爸他是不是要把那贱人的私生子接回蔺家,让那私生子继承蔺氏财团?”

“那边的事情你不用管,也不要去管,我会处理!”

丢下这句话,蔺淮屿直接挂断电话。

他看着面前餐桌上精致的晚餐,心情也一下变得糟糕起来。

当初在得知傅文博就是父亲遗落在外的私生子,他就一直让人监视着。

原本他以为傅文博会主动去找父亲揭露身份,却不想这个男人一直没有动作。

现在看来,是他小瞧了傅文博的心思。

这主动去认,哪有他那好父亲找过来,感情更炽烈。

毕竟人都会在失而复得的情况下,更加珍惜。

正想着,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下一秒,苏末楚推门走了进来,就看到站在餐桌旁边的蔺淮屿,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怎么会在我家?”

“你忘了,昨晚上你说要包养我,还给了我这公寓的钥匙,说是金屋藏娇。”

蔺淮屿敛下内心的情绪,揶揄的朝苏末楚看过去。

灯光下,男人五官俊美,再加上那带着几分邪肆的笑容,看得苏末楚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

特别是听到金屋藏娇四个字,更是恨不得在地上找个地方钻进去。

她昨晚喝醉酒,到底说了多少狼虎之词啊!!!

许是看出了女人的囧迫,蔺淮屿怕把人惹恼了,强忍着笑意,招呼道:“快别站着了,过来吃饭吧。”

说着上前如同贤惠的妻子,接过苏末楚的手提包。

苏末楚回过神来,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男人,忽然想起一件事。

“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这边住,你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

这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要知道,苏末楚也是今天才决定不回苏家老宅的。

蔺淮屿闻言,连忙为自己辩解,“我可没派人监督你,只能说明,我们心有灵犀。”

可拉倒吧。

苏末楚翻了一个白眼,开始下逐客令,“首先,很感谢你给我准备晚餐,其实关于昨晚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那就是我酒后胡言乱语,不算数,你现在把房门钥匙还给我,然后离开吧。”

说完,她伸出手,讨要房门钥匙。

蔺淮屿怎么可能离开,摇头道:“钥匙是不可能还的,而且我也收了你的包养费,以后就是你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苏末楚心里再度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什么包养费?”

“你不会连你把自己的黑卡给我了都不知道?”

蔺淮屿明知故问的看过去。

苏末楚还真不知道,毕竟她今天都还没去消费。

当下她连忙去翻自己的钱包,果然发现自己的黑卡不见了。

就在她准备讨要黑卡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蔺淮屿的声音。

“如今金屋我收了,包养费也拿了,总不能让楚楚吃亏吧。”

“这个亏我愿意吃,你把银行卡和钥匙还给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离开吧。”

苏末楚再次讨要东西,下逐客令。

同时心里也在暗暗发誓,以后出门应酬,她绝对不能喝酒。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喝醉了,竟然是这么豪放。

看着油盐不进的女人,蔺淮屿忽然有些无力。

不过他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楚楚靠近,绝不可能这么放弃。

“东西是不可能还给你,不过你要是不愿意看到我,以后我除了公事上,我做好菜就离开。”

酱籽饼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