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归来:我有一群扶弟魔

第439章 比针法!

而此时,温圳父女俩便走了过来,温圳阴恻恻的盯着王庸笑道:“小子,你也是来参赛的吧?那么很不幸的告诉你,有我在,今天有我在,你休想夺冠!”

嗯?

王庸冷冷的看着温圳父女:“你们就这么自信?”

对方的这态度,就好像冠军就已经是他们的一样。

“不是我自信,而是你们这些垃圾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温圳嚣张的说道,同时望向了袁左宗:

“你们的杀手锏就是这老东西吧?很遗憾的告诉你们,在很多年前这老东西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了。”

“老不死的,一把年纪了还出来丢人现眼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让整个天华都知道,你这南派圣手在我这北派药王的手里就是垃圾!”温圳哈哈大笑,仿佛已经预见到了袁左宗惨败后的表情。

被这样羞辱,袁左宗也倍感耻辱,怒极反笑道:“你搞错了,这一次和你比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温圳先是一愣,而后便大笑了起来:“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就是这小子吧?就连你也只能勉强和我过几招,他算个什么东西,配和我交手?”

如今整个天华能让他高看一眼也就袁左宗了,这小子算个毛啊?

“配不配,你一会儿就知道了。”王庸笑呵呵的说道。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打肿温圳那张自以为是的可笑嘴脸了。

“哟,我看自信过头的是你吧?”温圳冷嘲道,而后转头对在场名医道:

“诸位,今天有人向我发出挑战,要和我这北派药王比拼医术高下。”

什么!

众人大惊失色,感觉这是天方夜谭!

谁啊?这么不知死活?

敢和北派药王比拼医术?

“温老哥,是哪个蠢货吃了雄心豹子胆,成心找虐?”

“温老哥的医术在天华无人能出其右,和他比试高低,那就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

众人纷纷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温圳冷笑一声,便指着王庸道:“就是这位小兄弟,自信满满的说要和我一较高下,你们说他配吗?”

王庸眉头一皱,这鸟人是在故意煽动众人针对他,让所有人看他笑话,也是让他在整个天华的医药界身败名裂。

如果他输了,那他就会成为整个天华医药界的笑话。

老匹夫,好算计啊!

众人看到王庸如此年轻,均是为之一愣。

下一瞬,脸上便纷纷浮现出一抹浓浓的鄙夷。

“配!他只配给温老哥你提鞋!”

“年轻人狂妄自大,小小年纪竟然妄图挑战权威?”

“呵呵,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说他愚蠢都抬举他了!”

而见到众人都站在自己父亲这边,温祖儿也是得意的大笑了起来:“狗东西,论才学没才学,论名望没名望,你拿什么和我爸斗?”

温圳也挑衅似的望向与袁左宗,哈哈大笑道:“老家伙,既然你们是一伙儿的,那不如我们一起打个赌吧?谁要是输了,谁就摘下自己的牌匾,咋样?”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都惊呆了。

玩得这么大吗?

也就是说输的一方,以后就不能再以南派圣手和北派药王这样的称呼自居了。

温圳本想借此机会羞辱袁左宗,压根就没想过他会答应。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袁左宗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笑着点头:“好,就按照你说的赌了!”

什么!

在场的医生们眼珠子瞪得浑圆,竟然真就答应下来了?

如果袁左宗自己上,兴许还有三成胜算,可他竟然把自己的名声寄托在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身上,这不是开玩笑吗?

温圳也惊呆了,错愕的看着袁左宗:“老东西,你疯了?”

这老家伙是老糊涂了吧?这样自毁前程?

“我没疯,因为我知道他必胜。”袁左宗冷笑道,温圳终将为自己的自负而付出惨痛代价。

“他必胜?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哈哈哈!”温圳笑得格外开心,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似的,同时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诸位可得给我作证了,可别到时候让某些人耍赖不认账,如果这小子输给我,那么从今往后天华就再无南派圣手。”

所有人均是摇了摇头,觉得袁左宗这太冲动了。

这小子乳臭未干,就算会点医术又怎么够格和堂堂北派药王相提并论。

而全场,宁长卿和宁奕都保持沉默,没有上来劝阻温家父女,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就该和这对白痴父女划清界限,以免被他们所牵连。

此时他二人均是流露出了看白痴的眼神。

“那就别等了,开始吧?”

温圳冷笑一声,主动走上台前去。

王庸也跟上,皱眉问道:“要怎么比?”

“规矩很简单,今天我们要给全云都的病患断症,谁断的准断的快断的多,谁就算赢了。”

但王庸却摇了摇头:“不行,太麻烦了。”

嗯?

温圳脸色一沉,不悦的道:“那你说怎么比?”

“我有一针可包治百病,只要你能找出比它更玄妙的针法就算你赢,如何?”

静!

全场像是被打开了静音开关,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而后……

哈哈哈!

一阵疯狂的爆笑声响彻全场。

温祖儿眼泪都笑出来,颤抖着道:“白痴,你可真是天下第一大白痴啊!你竟然要跟我爸比针法?你难道不知道他有天下第一针王的外号吗?“

温圳也笑了,道:“君无戏言,既然你说了要比针法,那现在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的这一身医术都是从药神谷学来的,而学的最多的就是针法,只要对方不是药神谷的人就不可能赢得他,王庸既然提出跟他比试针法,这简直是找虐。

王庸淡然一笑:“绝不后悔!“

“好啊,那就亮出来吧!我倒要看看是多么了不起的针法,让你竟然这么自信!”温圳轻蔑一笑,心里却压根不相信王庸会什么像样的针法。

而后,王庸取出了银针!

也就是这个瞬间,全场陷入一片死寂!

叶老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