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归来:我有一群扶弟魔

第205章 你舍得吗?

仇烟媚一愣,而后顿时媚笑了一声,再度发挥她的狐狸精本性:“谁说我要嫁给你了?没准我只是把你当作我诸多男人中的一个呢,全世界有将近35亿男人,我为什么就非得选择你这个贱人呢?”

王庸哦了一声,而后站起身来:“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我要回家了。”

翻脸之快,令人咂舌。

“王八蛋,你就不怕我让别的男人给轮了?”仇烟媚顿时就炸毛了,跳起来就要和王庸拼命。

这个死家伙,就不能偶尔给自己服个软,假装一下很爱自己吗?

王庸抓住她打来的皓腕,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而被他这么盯着,仇烟媚也不甘示弱的扬起了那张祸国殃民的狐媚脸,挑衅的道:“你舍得吗?”

“不舍得。”王庸给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目光灼热的将她盯着:“如果有一个男人能疯狂摧残你这个妖精,那也只能是我王庸!”

“真霸道,我就喜欢霸道的男人!”仇烟媚动情一笑,脸上媚意更甚。

女人,天生就该被男人征服的!

哪怕是她这样的女强人也不例外!

一个女人之所以过度强势,那是因为她还没能找到一个能彻底征服她的男人!

“那一会儿你得好好表现了,今晚我床上躺着的是你,还是其他男人,就看你的本事了。”仇烟媚大胆的发出了床邀,同时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朝着楼下走了下去。

她不去追问王庸是否真的认识天王,因为已经不重要了。

哪怕王庸现在是骗她的,哪怕一会儿他即将开溜,她也甘之若饴!

而此时!

仇广成跟在自己父亲的身后,不甘心的道:“爸,那个小子杀了大哥,还这么侮辱您,您怎么不杀他啊?这不显得我仇家太软弱了吗?”

仇铮停下脚步,目光阴冷的看着仇广成:“我做事,要你来指手画脚?”

仇广成连忙害怕的低下头,小声回答道:“不敢!”

“要杀那小子随时都可以,但决定我仇家未来发展的联姻只在今天,你觉得是他的狗命重要,还是我仇家的前程重要?”

“自然是我仇家的前程重要。”仇广成谦逊的说道。

“知道就好。”仇铮冷哼一声,这才收回目光,脸上随之浮现一抹快慰的笑意:“而且我还收到了消息,天王今天也将参加我们的婚宴!”

什么!

身后一群人大惊失色!

天王要来?

之前仇广源父子三人可是得罪过他的,因此被他杀于云都,现在登门造访该不会是来讨个说法的话?

听到这个噩耗,仇家人瞬间吓得魂不附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天的婚宴没准就会变成丧宴了。

“爸,天王该不会是来算账的吧?”仇广成瑟瑟发抖的道,如果真是来算账的话,那他现在就坐私人飞机出国,以后和仇家老死不相往来。

那可是天王啊,连他们仇家都得罪不起的天王!

手握无上权柄,他是天华历史上最伟大的统帅,所有权贵都在匍匐在他的脚下,他不是皇帝,但却胜似皇帝!

仇铮一脸嫌弃的看着瑟瑟发抖的仇广成,没好气的道:“他要是来算账的话,我还是这副表情吗?你脑子让驴给踢了?”

额...

仇广成没敢吱声。

“打电话联系我的是战狼军团的姜山,他说天王有一个故人在我们仇家,所以今天就会来拜访,同时还说会送给我们仇家一份厚礼。”

故人?

众人疑惑了,他们仇家之中,有谁与当今天王结缘了吗?

不会吧,他们哪有那样的资格和荣幸啊!

“这么说来,我们仇家非但没有得罪天王,还将和他结缘?”仇广成激动不已的问道。

“应该是这样。”仇铮也是开怀大笑,心中畅快。

“天啊,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还用得着和叶家联姻吗?以后其他七大名门见了我们都得点头哈腰!”吴佩淑面色涨红,那仇烟媚岂不是连最后的价值都没有了?她将成为彻彻底底的废物!

“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仇铮嘴上谦虚,但脸上满是得意的喜色,似乎也觉得距离高攀天王已经不远了。

一瞬间!

在场所有人都面露亢奋之色,已经在做着白日梦了。

多少人做梦都希望能一睹天王的真容,而他们竟然能够高攀,这是何等的荣幸?

简直是天赐机缘啊!

他们甚至都感觉,今天之后他们仇家将彻底一飞冲天,到时候什么八大名门,他们仇家将成为唯一名门!

而这时候,仇铮却注意到老三仇广信从刚才到现在都一语不发,保持着缄默,脸上也没有半点表情。

而后便疑惑的问道:“老三,你怎么从刚才开始就一句话都不说?”

仇广信苦笑一声,道:“明哲那小子昨天打电话来警告我,说今天尽量不要说话,也不要和别人发生冲突,因为仇家今天即将有大事发生。”

众人齐齐一愣,而后顿时面露大骇!

天王,该不会是来找仇明哲吧?

仇铮也不禁欣喜若狂的道:“天王要找的那个故人,该不会就是明哲那小子吧?”

仇广信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不管我怎么盘问,那小子就是不肯说。”

“好小子,藏得倒是挺深的。”仇铮哈哈大笑,心里已经认定仇明哲一定就是天王所说的那个故人了,毕竟他也是出身于行伍,最有可能接触到天王了。

而众人也是一脸艳羡的看着仇广信,他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竟然能让天王主动来造访他们,这是对于他们仇家而言就是莫大的殊荣!

“二哥,你看看人家明哲,再看看你养的那个女儿,你难道就不觉得丢人吗?”吴佩淑冷笑嘲讽,似乎还在记恨仇烟媚刚才羞辱她之仇。

“哎,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仇广成顿时批评自己的老婆,而后却狞笑道:“那明哲是能够结交天王的人中龙凤,她仇烟媚算什么,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你拿他们相提并论,不是侮辱明哲吗?”

仇广德听到这话,又觉得心口一阵刺痛。

叶老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