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十七的日记

第4章 第四记 六月二十二 做了个看似奇怪的梦

我做梦了,

感觉很真实,

到底只是做梦,还是真的……

害,还真有点分不清,

怕忘了,还是写下来吧。

……

当我有意识之后,

我应该算清醒吧,不知道我是谁,虽然只有些许李十七驳杂的记忆和情感,尽管我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我会有“李十七”的记忆,就好像这份记忆理所当然,“我是我”这个哲学问题太难懂了……但这份记忆,能够让我依稀分得清陌生人和认识的人,为什么只说“认识”,因为我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把我当朋友或是其他关系,现实中也是这样。

之后,

我的意识告诉我,要去找一个女孩,一个右眼眼尖儿下有颗泪痣的女孩,很重要。至于其他,模模糊糊的,记不住了。

我透过窗,这才意识我人还在房间里,看样子是间卧室。窗外的天气似乎并不是很好,天空乌泱泱的一片,分不清是早上还是临近夜晚,亦或是...下雨的前兆。

当时我在房间思考人生,刚出门,像交了闪现一样,人就已经在图书馆门前了,我还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只见这图书馆横亘在两栋大厦之间,全馆楼层皆批着一层窗镜做外衣、我粗略估计,大概有七楼,从外看,全是由玻璃、水泥板构成。再看这大门,两个路口摆着两个放行仪器,显然是左进右出。门上牌匾呢...“图书馆”三字光溜溜的挂着。兴许是天气缘故,门里门外零零散散只有几人在走动。

气氛有些安静了,我这才意识到我好像是来买书的,买什么书,我不知道。就跟林宛瑜想要一份上校鸡块,跟“大杯中杯”“这么大”“那么大”没关系一样。买书就是买书啊……

我刚要进去,一个女孩从里面迎面走了过来,黑白条纹的长袖套了一件无袖牛仔外套,再加上不明类型的黑裤,这女孩的衣服搭配看起来很有活力。

看着她过来,我瞧见她蝴蝶结发带依上的低马尾都有些摆动。我不自觉地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是那个泪痣姑娘。为什么如此肯定,我也木鸡啦,虽然她的长相在梦里“模糊”,唯独眼角那颗泪痣,我如此肯定。

你知道吗,仅仅一步之隔,距离是那么近,我都能闻到那股淡淡的薰衣草和桔梗花香,清香夹杂却格外令人愉悦。她认识我,像是说了千万遍般,

“你来啦~我都转了一圈,那本书好像没有了”

“等了很久了吗?对不起啦”

我极为轻松地回道,面容显得十分自然。

“没有,是我来早了”

“好嘞。enm...不知道我有没有介个机会和你再去逛一圈?”

女孩似乎眉尖微扬,“嗯哼”两个字。

我听声音很熟悉,还有点好听。

瞧着转身自顾自走的女孩,我笑得很憨,慢慢跟了过去。

中间有一些事情我没能记住,现在回忆...也只有几个模糊的画面闪过脑海,不过我记得“我们”逛得很开心。

这是梦的最后一个片段:

我们走出图书馆时,黑蒙蒙的天空阴沉得似乎下一秒就要暴雨倾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却格外灿烂,我猜女孩也是如此吧。(和帅哥在一起,心情应该都挺不错的。)

“下次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们是并肩走的,当女孩说话时,头也没转,我便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好嘞”

只是,这是我在梦里见到她的最后一次。

就在我刚要将提了一路的书袋递给泪痣女孩时,心一跳,我瞧见对面电梯里出来一位戴着黑色棒球帽帽的黑衣男子。

“遭了个糕的,这和电影如出一辙的情形……”

我看着他,他没动。眨眼就那么几秒,黑衣男动了,向我们走了过来,然后脚步加快,又是一眨眼,已经是朝我们跑了过来。

黑衣男做的是一个俯冲姿势,当我意识到他来势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眼一花,黑衣男突兀地就持起了一把平常书本那样大小的水果刀。

要死要死~

我心一横,没考虑那么多,

“你先走……”

也没等到女孩的回答,我左~手加右手,冲上去就和黑衣男来了个1v1对抗路solo。

“阿福十八式,老鼠偷奶酪!”

事实证明,莽撞是不行的,头脑发热同样也是不可取滴……

很快啊......“啪”的一下,欺负我这个将要永远“24岁”的帅哥,来骗!来偷袭!还带刀!

就三两下,我一个“村民”就被“狼人”刀了……

“诶,不痛?!”

刀插在我的肚子上,完全没有感觉。

我笑了,脸上的笑容愈加峥嵘。

因为我拖着乌漆嘛黑的男子的时候,我的泪痣女孩已经离开了。

人被杀就会死,我没死,不是我有问题就是你有问题!

我已经能想象到黑衣男在大庭广众之下跪着求我不要死的情形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个想法。

这个时候,“李十七”的意识已经慢慢清醒了。

当我使出一招“乌鸦坐飞机”反杀对方的时候,我醒了,手里还抱着我的仓鼠抱枕。

giao,难怪被刀的时候我感觉好软……

到这里,我今天的梦结束了。我是以“梦里的人”为编者记录下来的几段记忆,都在李十七的梦里发生。不完整,肯定还有一些是我起来的时候没能记住的啦。再说了,有几个人能把梦完完整整摆露出来的?我也只是把最有印象的部分留了下来。

……

夜晚,天空把云彩都贩卖光了,独剩明月。

吃晚饭的时候,陈仙仙发消息说她脚扭了,跳舞崴的。

噗嗤……我之后快被她笑死,跳个舞都不老实,蹦蹦跳跳,袋鼠都没她那么蹦跶。

但是,

在陈仙仙对我进行了一番“友好”又“深切”的“哭诉”之后,我意识到:

在别人痛苦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嘲笑他人,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不对滴~这还让我想到了历史书上写的某句话,资本的原始积累总是“血淋淋”的……

我给她隔空点了一杯大杯常温+珍珠+红豆+椰果的烧仙草。呐呐,扭伤不建议喝冰的。

喝奶茶嘞,李十七只爱喝烧仙草,喝习惯了,其他的容易卡喉咙。ε=(´ο`*)))唉,十五块大洋就没有了。

夜晚将星空都给贩没了,而我还尽亏十五块。

睡觉……

晚安。

皮皮岛没虾

作家的话
我希望25号没有那么热,因为我要出去le~
今夜仰望天空,唯有一轮圆月当空,大太阳……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