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王爷的冲喜王妃

第32章 林碧莲要王爷休了王妃

林碧莲听萧翎这样说,她很是高兴,她妩媚一笑,娇柔的扑进萧翎的怀里,喜不自胜的说:“翎哥哥你真好!我果然没看错人!”

“爹爹,你瞧,我早说了,王爷是不会辜负,我的一片真心的!”

林碧莲从萧翎怀里起身,又跑到林尚书大人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而萧翎得空忙转头,看了一眼上官凌寒,只见上官凌寒此时,将头埋得低低的,她面无表情的用两根食指绞着帕子,似乎完全没听到他们的谈话一般。

而坐在萧翎身侧的左郡王,也满是担忧的看了看上官凌寒,看她故作坚强的模样,又一阵阵心疼,他紧抿薄唇,发出一连串的哀叹。

林尚书听完林碧莲的话,精明的小眼眯了眯,最后假装客气的笑着将碧莲带到萧翎身边。

他摸着长长的胡须,对萧翎说道:“微臣自然知道王爷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真男子,小女能够得王爷垂怜,实乃微臣及小女的幸事。

王爷啊,碧莲可是微臣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掌上明珠啊,唉!若不是她以死相逼,微臣实在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啊!

想必王爷也知道,如今咱们这朝中,谁说了算,那可是咱们吴国唯有威望的丞相大人啊,而且还是太子的老丈人,哦,对了,还是咱们王妃娘娘的亲爹,哎呦,王爷啊,微臣官小权弱,若不是小女以命想逼,微臣哪敢与丞相抗衡啊!

哎呀,为了劝说这些大臣前来支持王爷,我可是豁出我这张老脸,挨个求啊!

微臣说这些并不是为了邀功,而是希望我的女儿能够被您所珍视,那么我为了我的女儿就是拼了命也要跟丞相大人搏一搏,我这个人说话做事直接,还望王爷不要见怪,我希望王爷能够分清敌友关系,休了上官王妃,给我小女一个正妃的位分,我女儿可是我的心头肉啊,我实在不愿意小女给人家当老婆啊!”

林尚书说完便逼迫的看着王爷,仿佛他若不答应,那他就带那些官员走,不会支持他的样子。

萧翎自然听懂了林尚书的话,他面上为难,看了看林碧莲,又看了看上官凌寒,他苦恼的低下了头,没有回答林尚书。

而上官凌寒自然听到了林尚书的话,她也听得出林尚书是在拿自己的父亲来打压她,但是,即便她不愿意又能怎样呢?

毕竟这件事的确是她父亲所为,而现在能帮萧翎的确实是林尚书,而自己的父亲却是带头弹劾萧翎的发起人,更是太子的支柱,那她即便被王爷休了,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她完全没有反驳的理由啊。

萧翎见上官凌寒依旧低着头,她紧蹙绣眉,紧咬着下嘴唇,眼眸中有浓浓的忧伤,但她却表现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萧翎看她那样,心里一阵阵生疼心下一叹。

他冷傲的对林尚书逼迫是眼眸,沉声道:“不!我不会休了上官王妃的,她是我父皇特指的王妃,我不能违背父皇的旨意,抱歉了,尚书大人,本王恐怕不能如你所愿!”

林尚书愤恨的甩袍冷哼一声,作势要走。

“哼!那么抱歉了,王爷,恕微臣无能,恐不能为王爷分忧了,毕竟这可是关乎与我全族的大事,我看不能带着我全族冒着生命危险去得罪丞相大人啊!既然这样那微臣只好带着我的族人离开了!”

萧翎酷傲一笑道:“很感谢林尚书今天,协领朝中大臣前来我家中做客,您们支持与不支持我,都是自愿,好,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尚书大人请便吧,再次感谢大家的到来,若有空了,欢迎再次到王府来做客。”

林尚书听完萧翎的话,气恼的冷哼一声:“哼!好啊!既然王爷没诚意,那就当微臣今天没来过吧,各位大人,我们走吧!”

林尚书带着来到这屁股还么坐热的大臣们起身欲走,被林碧莲给拦住。

林碧莲大哭着拉着林尚书的手臂苦苦哀求道:“爹爹~咱们都说好了,一定要上书为王爷求情的嘛~您答应了女儿的,怎能说话不算话!爹爹~您来都来了,您就带着这些大臣们写一份奏折嘛~

其实,女儿要的只是爱情,只要王爷爱我就足够了,我不求什么位分的,爹爹~王爷说的也有道理,王妃娘娘毕竟是皇上亲指的王妃,岂是说休就能休的,爹爹你干嘛这样咄咄逼人嘛,这样会让王爷很为难的。”

林碧莲说着便将林尚书拉了进来,还十分无辜的走到上官凌寒面前,娇柔的行了个礼说道:“王妃娘娘,其实,我觉得吧,这些事情,虽然王爷他自己无法做主,但若王妃主动提出与王爷和离的话,我想皇上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谁都知道当初选你做翎哥哥的王妃,只是为了给王爷冲喜的,你们并没有感情,现在王爷醒过来了,那你如果提出与王爷和离,我想皇上会同意的。

娘娘,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我是你啊,我早就跟王爷和离了,你看看其实你与王爷的关系很尴尬,你是上官丞相的爱女,而上官丞相是太子的顶梁柱,这次翎哥哥被弹劾的事,也是你父亲带头的,若我是你啊,根本没脸见王爷,娘娘,我劝你还是主动和王爷和离吧,这样对你对王爷都好,毕竟你也知道王爷只爱我,他对你是没有感情的即便你留下来,看我们恩恩爱爱的你心里也不好受。”

说完,林碧莲便得意洋洋的看着上官凌寒,似乎堵定了上官凌寒一点会答应一样。

上官凌寒被她看得很不自在,她依旧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玩着手帕,并没有搭理她们。

是啊…林碧莲说的对,她和王爷才是真爱,而自己只是嫁过来冲喜的,如果不是王爷出了这事,她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而现在她的亲爹还做了对不起王爷的事,其实自己确实没脸也没理由呆在王府了。

上官凌寒心酸的想着,她伤感的哀叹一声,正要起身答应这件事。

左郡王实在看不下去了匆忙起身制止住了她,并冷冽的对林碧莲及林尚书道:“碧莲小姐,尚书大人,这王妃娘娘可是皇上亲指的摄政王妃啊,你们让王爷休了王妃,这是公然抗旨的大罪,你们怎么能逼迫王爷抗旨呢?虽然上官大人带头弹劾王爷是不厚道,可你们这样咄咄相逼也没有比他高尚到哪里去,我告诉你们,你们愿意支持就支持,我不愿也没关系,因为我们会拼尽全力保全王爷的,其实有你们没你们都一样,再有,碧莲小姐还没嫁过来呢,就以这种方式要挟王爷,你就不怕王爷恼了你吗?”

其他几位将军见左郡王这样说,也起身一同骂林尚书和林碧莲,一同前来的几位大人,被几位将军骂的很不是滋味,他们干笑着表态说自己愿意支持摄政王,与林尚书无关。

最后林尚书看她们几个不争气的居然就妥协了,而此时,那几位将军正威严肃穆的瞪着他,林尚书看他们气势磅礴,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而那几位将军都是吴国赫赫有名的战神,林尚书也也不敢多得罪,只好也缓和了态度说愿意支持萧翎,之后便协同几位大臣一同写了奏折交给了几位将军。

左郡王拿上他们的奏折带着几位将军去了皇宫找皇上为萧翎求情。

而其他大人看该做的事都做了,而且现在气氛莫名的尴尬。他们便匆匆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现在就剩下林碧莲和他爹,萧翎以及上官凌寒在这里。

而林碧莲虽很不满萧翎没有答应休了上官凌寒,但她的确是真心爱王爷,也不敢做的太过,担心王爷会生她气,便劝说林尚书先离开。

林尚书最后也只好让步说希望王爷尽快择个日子迎林碧莲进门,萧翎应了下来,林尚书最后又和王爷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走时还不忘白了上官凌寒一眼。

而左郡王这边也带着几位大将前往皇宫,皇上这几日病的有点严重,但好在太医救治的很用心,所以身体也有所好转。

皇上听柳公公前来通传说左郡王和几位将军前来,皇上看终于有人站出来为萧翎说好话了,心情很高兴,忙传了他们。

左郡王将林尚书家族以及另外几位老臣的奏折呈给了皇上,并和几位将军极了为萧翎说好话。

皇上很快允了他们的请求,宣告说:萧翎谋害太子一事不成立,且太子有错在先,不予处罚,但为了小惩大诫,给萧翎了一个小处罚。

处罚萧翎禁足一月,并给太子道歉信,直到太子原谅为止。

其实这个处罚也不算什么处罚,原本皇上也没打算处罚萧翎,但为了堵悠悠之口,还是给了一个处罚,为的就是堵上官拓严他们的嘴。

一介尘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