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拳破诸天

我,拳破诸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迷妹来找

第六章 迷妹来找

人界万年,高阶的武者或因战乱、或因意外,客死他乡的大有人在,死后身躯不灭,一身的灵气倾泻于天地,搅动空间,形成了独一无二的“空间墓”,隐藏于另一片空间的墓地。

叶准感觉难以置信的重要原因就是,人界现存的空间墓都属于全人类的共有财产,是绝对禁止私人挖掘的!

但偏偏有那样一群刀口舔血的人,不惧严令,毅然决然地行走在规则的边缘,逞一时之快,断人界兴盛。

掘墓者,人界万民嗤之以鼻、过街老鼠般的存在。

“妈,你,你说的是真的?”叶准颤栗,他突然有种信仰坍塌的感觉。

然而妈妈此刻思绪万千,满面愁容继续叙说着他父亲叶离未知的往事。

“婚后你的父亲向我坦白了身份,那一瞬间我感觉天塌了,郁郁寡欢了许久,无论你的父亲怎样解释、怎样承诺,我都没有再理会过他,直到我怀有身孕。”

叶准专心地听,他努力想从妈妈的只言片语中还原父亲的形象。

“知道我有身孕了,你的父亲很兴奋,但碍于我之前的冷暴力,他一直表现的小心翼翼。”

“因为有新生命的出现,我和你的父亲关系稍有缓和。直到产前的一个月,你的父亲收到了一份未知的邮件,上面注释了发现有未开发的墓地,邀你父亲一同前去探索。”

“他们掘墓者之间的交流很隐蔽,这是你父亲转述给我的,他希望能前去搏一搏,并再三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心软了。”

叶离深呼吸,努力缓解胀痛的脑袋,直到这时他才真正理解了母亲为什么从不提及父亲的一切,又让他每年必须去给他父亲上坟。

平复了心绪,叶准刚才因专注而挺拔的腰背,这一刻弯得彻底,知晓父亲最后去了空间墓后,他反而有点解脱。

人死如灯灭,空间墓暗潮汹涌,危险程度堪称人界之最。

既然葬身在了空间墓,那就抛开职业不谈,他还是我记忆中的好父亲……叶准安慰自己,寻求一丝寄托。

“你父亲虽然是去空间墓出的意外,但我怀疑他是被谋杀的。”

石破天惊,妈妈沉寂在心里多年的猜测犹如一道惊雷,劈在了叶准的脑海里。

……

夏梦予撑着纸伞走在大街上,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长裙凸显着她的高贵,时不时露出的一丝漠然世间的气息,竟让古灵精怪的她多了一点女神的味道。

“父亲真是的,这大热天的还让我送东西,之前叶准哥哥在你不给,他走了你就消遣你唯一的闺女是吧。”夏梦予嘟着小嘴,满腔的怨愤无处发泄。

她没有代步工具,出门又忘了带钱,看着车来车往的街道,夏梦予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偏偏她还不能承认,心里打定注意,一会儿见到她的叶哥哥,一定要表现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至于手里捏着的信,夏梦予觉着这是个天大的负担,想拆开的心思一刻都没停歇。

……

叶准失魂落魄,独自闷在房里,他需要点时间理清思路,思索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样一个父亲。

陌生人、托梦、无法打开的机关盒、死因成谜,明明已经魂归幽冥了,老头子还能给他留下这么大的麻烦。

叶准叹气,他总觉得这俩天倒了大霉,理了一下脉络,他发现自己好像从见到言少醒那些人开始,运气就没好过,尤其是和那个胖子交手之后,运气越来越差,包括街道两边如狼似虎的妇女。

叶准觉得以前从那过的时候,这些妇女也没那么饥渴啊。

“陵园的英灵在怪我吗?”

叶准吓唬自己,对英灵抱有崇高敬意的他,需要找个借口缓解自己疲倦的心。

此刻,叶家门外,萧条的街道,诺大的社区仅有一些零散的无业游民在晃荡,他们互相吹嘘,发散着厌世情绪的同时,眼珠子不由地被社区门口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引。

夏梦予轻皱眉梢,嘴唇微抿,对四周的肆无忌惮的目光感到厌恶。

抬起的右脚迈回了原地,局促不安的娇俏模样,看得社区内的单身汉们心里痒痒的,有的人眼里甚至是充斥着**。

在外历练回归的夏梦予,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形,对待这样心理变态的人需要找专门的狠人来教训才是。

收起纸伞,伞尖触地,夏梦予气沉丹田,脸色憋红,拼尽全力地喊出了一声:

“叶准!你女朋友给你带信过来了!”

仰卧在床上心神沉浸的叶准“噌”的一下,翻过了身,假装没听到,而独自呆在客厅里的妈妈,还在回想着曾经与叶离莺莺夜夜的往事,如痴如醉的她对外界的声音充耳不闻。

夏梦予静等了片刻,除了风声,没有任何回应,有些失望的她忍不住想着她的叶准哥哥,是不是还没回来。

眼神四下飘动,却无意间看到刚才对她露出邪恶之眼的几人,低着头准备离去。

夏梦予思索了一下,狡黠的目光闪烁,她觉得自己终于开窍了。

“啊!!不要啊!”

叶准“腾”的从床上下来,拉开窗户直接一跃而下,两层楼的高度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

眉似远山,嘴唇紧闭,气息缓慢,一双乌黑鎏金的眼扫向了整片小区,短短几秒便锁定了夏梦予的位置。

劲风扫过面颊,猫着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射了出去,原地留下了清晰的脚印。

夏梦予喊完之后脸色有点通红,毕竟一个姑娘家家,受过良好的教育,大庭广众之下喊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点不齿。

但她又不得不喊,先前那些“邪恶”的人左顾右盼,低垂着头走路的模样,她可记在心里。

果然,没过几秒,就见她心心念念的叶准哥哥出现在了面前。

看着眼前雀跃的姑娘,叶准知道自己被骗了,心中懊悔的同时不免在心底发出了对自我的否定,我的睿智都去哪儿了?

“梦予,作为夏师的子女,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叶准佯装告诫,威严之声却实在地吓到了小姑娘。

夏梦予原本充满笑意的脸,顿时变得哭哭啼啼。

“人家只是代替父亲来送信给哥哥的,你,你怎么不领情呢!”

眼看着事态扩大,泫然欲泣的夏梦予一下击中了叶准的软肋,他连忙告饶安抚,眼神顺带扫向周围看戏的几人,一抹冷意划过,惊得那几人浑身冰凉,撒腿就跑。

安抚了夏梦予的情绪,叶准熟练地上手了“摸头杀”,一句话没说,夏梦予又重回了先前娇羞的模样。

叶准拎起伞尖,拉着夏梦予往家里走,他上午才跟夏师透露自己的“病情”,下午就委派了女儿来送信,说明事情很重要,不宜在人多眼杂的地方交流。

而夏梦予此刻却感受到了一股暖意,借着微风,以伞作桥梁,拉近了彼此之间的心意,夏天刚好,灼热的阳光竟也有了浪漫的感觉。

一直到叶准的家里,夏梦予都没缓过神来,跟叶准妈妈打招呼都磕磕绊绊的,脸烧的火红。

妈妈知道这是儿子老师的女儿时,不停夸赞着亭亭玉立,秀外慧中,不时还向叶准挤皱着眉头。

叶准二话不说,带着夏梦予进了房间,他生怕妈妈再唠叨两句,就得当场给他定亲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妈妈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如流水,满眼都是她和叶准父亲曾经的模样,借口说出去买菜后,她给两人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梦予,夏师除了让你带信还说了什么?”

“嗯—没了。”

叶准心想果然如此,夏师这是明知道让梦予带话不靠谱,选择以书信的方式告知自己,或许自己等会儿可以找机会坑夏师一下。

在夏梦予不停地催促下,叶准拆开了信件,本以为夏师会有很多话要告诉自己,却没想到信中只是给自己介绍了一个人,说自己接下来的一个月历练需要那个人的带领,并且自己身上的黑血铠,那个人或许会有点眉目。

叶准大呼过瘾,夏师的这一手操作直接将他安排的明明白白,他目前最忧心的两个问题,就这样自然地解决了。

夏梦予看着乐傻了的好哥哥,也不自觉跟着笑了起来。

“咳咳!”叶准干咳了一声,他发现气氛有些粉色的微妙,他需要点话题转移注意力。

“那个,上午走之前夏师丢了本道德经给我,我寻思着这不是你送给夏师的吗,怎么能说送就送,我当时也不好推辞。”

叶准矫揉造作的叙述了一遍,搬出夏师的同时,表明自己只是个不会拒绝的受害者。

果然,夏梦予脸色瞬间铁青,看着叶准缓缓掏出的《道德经》,她坚信不疑。

“知识和修养才能提升一个人,爸这是堕落了呀。”夏梦予郑重其事地判定,随后起身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她感受到了深深的背叛。

夏师自求多福吧,千万别怪学生心狠手辣……叶准不住地祈祷,同时遗憾自己没有机会见到“父慈子孝”的一幕。

懒人一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