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拳破诸天

第47章 出发玄武院

第四十七章 出发玄武院

碍于这里是陵园,四大武院的人明显很克制,因为他们之间动起手来,动静会很大,和七小队争执,是他们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做到碾压。

“各位,既然已经有武院接触过离淮了,不如咱们就好聚好散吧。天色这么晚了,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

叶准的话看似是在为他们着想,实际上是埋了一根刺在老生们的心里面,有其他武院的不讲武德暗地里接触离淮,这让其他人越想越气。

偏偏那个武院的老生们演技一流,情绪到位,没一个人能看出问题来。

“休息?今晚注定有很多人要失眠。”

七小队里有人朝着老生们的方向冷嘲热讽,即使他们当中有人会成为这些人的后辈,那也不代表他们需要卑躬屈膝。

武院之间有争斗,武院内部的矛盾势力其实也不少。

良久后,除玄武院外,其他三院冷哼一声选择离开,在这里耽误时间显然是不明智的,他们打算将消息上传给武院的领导们,由他们下场出手干预还是有希望的。

而七小队里宁浩和厉飞向叶准告别之后,也带着人离去,他们现在很佛系了,能不能再遇上离淮只能说随缘了。

凝望着他们的离去,随后叶准转过身向着玄武院的老生们走去,他有一些话需要对他们说:

“各位学长,离淮已经确定入学另外三院之一了,这件事咱们最好不要掺和为好。”

老生们点头,他们既然已经有了叶准这样一尊妖孽,失去了争夺离淮的机会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出身玄武院的人其实心都不贪,叶准从他们面相以及处事上就能看出这点,这也是他选择玄武院的一个重要原因。

毕竟狼入羊群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紧接着,他看向当时和浮屠尊者一起留下的那名老生,询问道:

“学长可曾看见过昆君?就是跟随在朱雀王身后的那个人。”

被问到的老生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未见过那个人,在武校的档案室内也没见过他。”

他们玄武院的人去档案室比较晚,但的确是没看到叶准问的人。

昆君不在?那会去哪儿呢……现在昆君可能是唯一一个能让叶准这么惦记的人了。

……

向氏武馆内。

其他人早已经歇息了,除了向阳作为一家之主还在彻夜研究武馆未来发展外,昆君的卧室里也来了个不速之客。

向家一直都有昆君独有的小别院,这是作为向家少主的向沐风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而此刻在小别院的卧室内,向沐风正与昆君面对面地盘膝而坐,彼此相视,却不多说一句话。

许久后,向沐风似乎按捺不住率先开口说道:

“哥,你对叶准这个人怎么看?”

这一声“哥”说的一点也不别扭,若是旁人听到了,绝对会大吃一惊,平时看上去关系并不融洽的两人,现在竟能如亲兄弟般交谈。

昆君对这声称呼并不意外,这不仅是他的年纪见长,也源于他的实力。

“叶准能被四大武院同时看中,说明他有异于常人的潜质,哪怕他的天赋只是天才。以往不是没有自然境的天骄,但最多也就两家武院去抢过人。”

“连天骄都不如叶准?”

向沐风很吃惊,即便挑战了叶准四年,清楚他的实力,他也从不认为叶准能比同境界的天骄还要强,最多持平。

“你是他四年武校生涯的对手,你应该更清楚才对。”品着香茶的昆君缓缓地说道,因为向沐风与叶准的矛盾他是知道一点的。

作为他们的学长,昆君平时偶尔会关注他们之间的争斗,对于向沐风被碾压四年,他毫不意外。

泽南武校一届那么多学员,总要有人独领风骚的,他昆君可以做到,但向沐风在他看来还不行。

“去朱雀院,未来我真的能比叶准更强吗?”向沐风充满担忧地问了一句。

“可能性几乎为零。这次武考和界战我虽然不知晓其中的内幕,但能逼得浮屠尊者和朱雀王一起来抢人,叶准的上限恐怕要远高于我,他的未来已经不是其他人能靠努力就能赶上的。”

昆君作为旁观者,他很明智地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也不怕打击到向沐风,因为这是事实,连事实都不敢承认的人,就算进了武院,终归也就是个混子。

果然,向沐风听到这些话反应并不大,甚至脸上浮现出理当如此的表情。

随后,他却不再纠结于这个,反而问起昆君另外的问题。

“哥,和同龄人不分生死的比拼真的能让自己走的更远吗?”

人界祥和安定,但如果就这样持续下去,那他们这些人只能和岁月拼搏,在时间长河下慢吞吞地进步。

向沐风不是毫无根据地问出这种问题,因为最近他发现自己的父亲似乎比以往更加忧虑,眉宇间多了从前没有的苦涩。

他不能理解,曾多次询问,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但他预感到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大事发生。

昆君抬首凝视着向沐风,眼里似乎有别样的魔力,能看穿心中所想。

他撑开手边的窗户,静静聆听着周围的蛙鸣声,没过一会,他说了一句:

“努力进入武院高层,你才有资格知道一切,但时间可能真的不够用了。”

……

离正式进入武院还有一段日子。

叶准每天起早贪黑,往返于家、武校以及陵园,三点一线的生活让他略感疲惫。

他将自己即将晋升超凡的事情和夏师说了,也顾不上对方的惊讶,他迫切询问了晋升超凡的经验。

已经这么多天了,他的十二条经脉整合到一起的进度实在是让他有点心急。

而且他一直没有明悟自己的大道之力到底是什么,之前在与夏师他们的酒宴上,他曾简单地利用过大道之力,同化就是在那时初现端倪的。

而现在他却迷茫了,因为他发现同化能力似乎只是他大道之力的九牛一毛。

叶准还记得当初深夜与莫老和云霄谈论时,曾听到过“大道之力是开拓大道的主要力量”这句话,这也就意味着后续若是想要有所进步,大道之力的强度是重中之重,必须有推动经脉形成的大道开拓的力量。

但他尝试了许久后发现,同化的力量根本对经脉的整合毫无作用。

而夏刑天给出的意见就是,同化并不是他大道之力的完整体现。

这在过去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没有顿悟出该有的大道之力,开拓大道的能力不够显著,导致武道修为一直停滞不前。

叶准现在的情况和这个有些类似,但他比较过分,别人能靠着顿悟出的大道之力去提升经脉整合的速度,而他现在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真让人烦躁啊!”

叶准无奈向天怒吼,这段时间他的脑瓜子一直嗡嗡的,被大道之力折磨得不轻。

夏梦予时常会来找他聊聊,美其名曰是来学习,实则在小师妹看来,那就是来交流感情的。

不甘示弱的她丢下了女孩子家的矜持,天天往叶准家里跑。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这来的次数多了,不仅叶妈妈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充满了古怪,连叶准自己都觉得要疯了。

最后无奈之下他只能以即将突破为由,闭门谢客,拒绝了任何人的来访。

偶尔叶妈妈出门回来,会和叶准说起外面发生的大事,其中让他比较在意的就是当初武斗最后一战,他以一己之力打败的那十二人最后的归宿。

其中黄落进入了玄武院,而邀请他的人,正是之前被叶准冤枉的那个老实巴交的老生。

这让他不禁感叹,果然玄武院看重的人除了他之外,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在武斗时引起他关注的两匹黑马:黑脸男选择了朱雀院,是其中一个老生私下邀请的,而黑衣男选择的是白虎院,当时去邀请他的还有青龙院,最后还是白虎院技高一筹把他拿下了。

至于其他人,都有各自的归处,唯独向沐风,去了朱雀院,关键是他是被昆君单独邀请的。

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因为昆君是泽南武校上一届的魁首,能被他单独邀请,和被叶准夸赞其实是一个性质。

这也是叶准感兴趣的一个方面,据他所知,昆君从那天在武校外消失后一直没露过面,而现在出现的消息却是他邀请了向沐风。

“恐怕那些天他都在向氏武馆。”

叶准有了猜测,因为昆君的身份太特殊了,既是武校的老人,也是朱雀院的学生,他登门邀请,必会受到隆重的接待。

这些消息让一直借口闭关的他,有些蠢蠢欲动,但一想到那两姐妹的威力,他觉得还是闭门谢客比较稳妥一点。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离新生入学武院的时间仅剩三天。

泽南区的学员们陆陆续续地踏上了各武院派来的专车,不管是总体实力再弱的武院,面子上必须得安排妥当,接送每一位新生,是武院之间不成文的规定。

因为武院的具体位置是隐秘的,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找到。

但四大武院的专车来的比较晚,一直到要入学的前一天,才有豪华专车团队出现在各个学员的家门口。

而叶准家的小区门外,一辆看起来极其大气张扬的专车就停靠在那里,车内人影闪烁,似乎已经坐了不少人。

有专人下车前往叶准家叫人,这在车内的一些学员看来是一件值得羡慕的事。

早就结束了闭关状态的叶准,已经收到了玄武院发来的入校通知书,再加上现在出现在家里的这个玄武院老生,他知道自己留在这个家里的时间不多了。

而老生似乎看出了叶准的情绪,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书信递给了叶准,示意他可以现在拆开来看看。

当叶准打开书信时,恢宏古典的字体浮现在了他的眼前,而信里的内容大致就是在他入学期间,玄武院会长期派专人守在叶准家外,在不妨碍叶妈妈生活的前提下,保证她的人身安全。

这是浮屠尊者的亲笔书信,内容还是值得肯定的。

叶准这才有些放心下来,毕竟他住的地方鱼龙混杂,平时有他在或许万无一失,但一旦他离去时间过长,发生什么都有可能。

仅此书信的内容,叶准对玄武院的好感度又大幅上升了。

和妈妈做了告别,在饱含期待的眼神中,叶准踏上了专车,这一趟走,接下来的日子他将不会有任何亲人在身边。

但索性前些天去过永定区看望了他的师父谭先生,对于他的成就,就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谭先生也是感到吃惊,尤其是他心通这门秘技,叶准能短时间内提升到结冠层次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的。

临别之际,谭先生许诺过,等叶准下次回来,将会正式传授他另一门秘技。

此刻,已经坐上了玄武院专车的叶准,被四下里所有人的目光包围了,连老生都在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还好是无人驾驶的车,否则叶准就要怀疑他们这群人能否安然无恙地到达玄武院。

“准哥,玄武院出了什么条件能让你选择他们的?”黄落先开口了,毕竟这里只有他和叶准比较熟悉。

其他人都把身子探上前,能被四大武院同时招揽,那么绝对经历过一段相当了不得的福利待遇战。

对这样的秘辛,除了老生外,车里的每个人都想知道。

饥渴求知的目光在叶准的身上肆虐,这让他多少有点不适应。

而且玄武院给他的待遇太高了,成为院长的最后一任弟子,这种天大消息怎么可能就在这个车里说出去。

人太少了,最好是到武院再宣布……叶准心里谋划着,却看向了那名老生。

老生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咳嗽了两声,说道:

“关于各人的待遇内容,所有人不得问询,到了玄武院,你们才可以互相交流,这是规定。”

但实际上坐上了武院专车就说明是自己人了,互相透露一点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叶准这个张扬的主显然是想干一票大的,老生也是经历过的,看向叶准的目光多了赞赏。

“胆子很大!”

他给出了一个这样的评价,而在场的除了叶准外,其他人都不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懒人一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