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拳破诸天

第40章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第四十章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叶准却在老人问话时有些不知所措,不像往日那般直率。

“我,那个,能进去聊吗,我保证不是多弗由派来的!”他手高举过头顶,言辞恳切。

老人的双眼清明,似是看出叶准不是在说假话,便准许他们进入酒馆。

云霄寸步不离地跟在叶准身后,但双眼却直勾勾地看着酒馆的主人,这样一个人物曾被他忽视,他显得极为懊悔。

进入酒馆后,并没有想象中的乱糟糟的模样,反而是干净素雅的格局,在云霄看来这不太像是一个老人可以做到的。

同样被环境吸引到目光的叶准,却听见酒馆后面传出来细微的女声,听声音像是正在修行武道。

“后院的是我孙女,这次上品碧血灵丹我就是为她要的。”老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收回思绪,叶准在知晓了是谁的声音后,先郑重其事地问了个问题:“叶巽,是您吗?”

“是我。”

“那您认识叶离吗?”叶准的语气略显急迫。

老人叶巽的目光不像先前一样漠视,反而有点灼灼逼人的感觉。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这个人名对叶巽的意义很大,属于曾经那段激昂的岁月,时隔这么多年,当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首先不是高兴,而是警惕。

叶准叹了叹气,选择先让云霄去别处溜达,毕竟接下来的话题很敏感,涉及到他的隐私。

待云霄离开后,叶准才又拾起话题说道:

“我叫叶准,叶离是我的父亲,当我知道您的名字时,就猜测您和我父亲很可能有渊源。”

“啪”地一声,叶巽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声响不仅引起了在外溜达的云霄的注意,连在后院修行的叶巽孙女也被惊动了,脆生生的声音传来:“爷爷,怎么了?”

“没事小舞,你继续修炼。”叶巽强行平复了内心的惊讶,看着叶准的目光多了一丝怀旧。

而叶准却对叶巽孙女的名字来了兴趣,这与他之前碰到的掘墓者同伙小武倒是同一个音。

“看你这面容,的确与你父亲有几分相似。”

“那您与我父亲的关系是?”叶准问道。

“如果你以为我和你父亲是亲戚关系的话,那就错了,我和他并无血缘关系,名字相似只是因为我们曾经是一个队伍里出来的。”

叶巽的目光多了对往日的追忆,他向叶准叙述起了曾经和他父亲一起共事的经历。

在长达半个时辰的回忆中,叶准了解到了父亲不同于掘墓者身份的往事。

其中最让他惊讶的是,他的父亲叶离曾经在天机军团服役过一年,叶巽和他是同一个队伍里的生死队友。

在他们小队里共有八人,因为当时实力最高的人叫叶乾,所以他们就决定以八卦来重新命名。

这也就是解释了叶离和叶巽这么相似的名字由来。

合着我误会了,我还以为父亲有亲人在世……叶准不由地吐槽了一句,暗骂自己做事太武断了。

“我虽然不知道那一年后你父亲去了哪里,但以他的本事至少不会默默无闻。”叶巽很笃定地说道,瞳孔里精光闪烁。

“我当年岁数是最大的,算是大器晚成,但论天赋和实力,你的父亲在八人中都算是拔尖的了。”

老头子还有这本事?但他最终还是去做了掘墓者……叶准没敢说出来,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两人像是老友一样贴心交谈,但各自都有不能说的秘密,叶离的掘墓者身份叶准不敢说,小队仅一年就解散的原因,叶巽也是讳莫如深,眼里甚至伴随着阴郁。

又交谈了几句后,叶巽向后院喊着,让小舞出来和叶准见一面,毕竟已经确定了是战友之子,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从后院走进来的小舞,哪怕被汗水禁锢,也难以遮盖住她的芳华。

亭亭玉立,眉目如雨,灵动的双眼,颇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姿态,如黑色瀑布般倾泻而下的美发,有柔软妩媚,但也不失健美洒脱。

一时看的出神的叶准,并没有在意小舞娇羞嗔怪的眼神,倒是叶巽的几声咳嗽声把他带回了现实。

“当年我和你父亲打趣,说我有个女儿,想让他做我的女婿。嘿,你父亲精明的很,他看我五大三粗的样,知晓我的女儿必定也是差不多,就借口推辞了,事后才知道我是在取笑他,因为我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

叶巽翘着二郎腿,微笑着继续说道

“所以今日,如果你看上了我的孙女,我劝你还是收起心思,叶离那家伙我可没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他。”

叶准讪笑着说道:

“我哪敢觊觎您的孙女啊,不过您要是想找我父亲麻烦,那可就没戏了,因为我父亲他已经过世很多年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那小东西怎么可能比我走的还早,我都没死,他怎么能死?”

小舞很惊讶,她头一次见到爷爷这么暴怒,这么歇斯底里,这个男人的父亲对爷爷很重要吗?

叶准不意外,同一个队伍里摸爬滚打走出来的,彼此之间的感情是有的,也是做不得假的。

肆意宣泄了一会儿后,叶巽像是平复了心情,似乎已经可以坦然接受了叶离的死讯。

叶准转移话题,顺便把在外溜达的云霄喊了回来。

“巽老,我们今日来此,有为了碧血灵珠来的意思,这东西其实早在您出手买之前,天地商会就已经许诺给我的一个朋友了。”

叶巽的声音低沉,全然没有先前的轻松愉悦氛围,看着叶准说道:

“平常人我不会给他面子,但既然是你,那就好说。上品的碧血灵珠已经被我孙女服用了,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样吧,就换我的一次全力出手怎么样?”

叶准欣喜,忙问道:

“那巽老是何等境界?”

如果只是超凡,或在超凡上一境界的话,那大可不必劳您出手,毕竟我晋升的速度不慢……叶准在心里盘算着。

但叶巽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看向站在一旁的云霄,说道:

“你是上天超凡境,使出全力一击打我试试?”

这是什么古怪的要求?

云霄诧异,他没敢妄动,这是一个连多弗由都不得不低声下气的人,谁知道他这么说是不是别有用心?

但叶巽看他没反应,直接一掌拍了过去,速度之快,就连一直观察着的叶准都反应不过来。

实实在在的一击,哪怕是上天超凡的云霄,都只能被动防御,在嘶吼声中,竭尽全力地抵抗,双腿打颤,他竟渐渐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叶巽适时地收手,老了的他早就没了全力以赴的心思,只是稍微展露下实力,他可不想把他唯一的资产—小酒楼给毁了。

喘着大气,汗如雨下,云霄这副模样给叶准看得一愣一愣的,翩翩公子哥竟沦落至此,他对这位老人的实力有了很清晰的认识。

但云霄还没完,他的面色惊恐,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嘴里嘟囔着:

“难道是入世境?”

叶准在他旁边听的仔细,但他对入世境一无所知,小地方出来的他,明确知道的境界也就是超凡境,更上面的高深境界他就所知甚少了,至于夏师,在他眼里也不过是超凡境,毕竟老师要那么强的战力做什么。

“你小子有点眼力见,好好跟叶准说说,看看拿上品碧血灵珠和我这个老人的全力出手换,到底谁吃亏?”

云霄听后,捏着叶准肩头的手一直没松过力,眼神坚定到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赶紧答应!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啊!”

云霄贵为天机区总监察,能让他震惊的事情绝对少之又少,不妨答应了……叶准心里一琢磨,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不吃亏。

答应之后,叶巽心满意足,他觉得自己其实已经交出了最好的筹码,正如云霄所说,他的全力出手绝对值得称之为“机遇”。

“你出现在天机区,难道也是界战的一员?”叶巽随口问了一句,但小舞却侧目看向了叶准,她还有一年才武考,她现在卯足了劲就是为了在明年的界战上一鸣惊人。

兴许是看叶准不顺眼,她不自觉地插话说了一句:“我明年就要参加界战了,在此期间我的目标是修成六条经脉。”

叶巽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孙女,对她的豪言壮语非常欣赏,毕竟很多天骄倾尽全力也只是修到六条经脉,小舞如此志向,若是成了,必定能在明年的界战上独领风骚!

爷孙两个都满怀希望地笑了,但却发现叶准和云霄面无表情,时不时地还在抠着自己的指甲缝。

小舞的豪言壮语被这么无视,她哪受得了这气,瞬间阴阳怪气起来,说道:

“某些人估计是小喽罗,界战里全程划水,根本不知晓同辈最强者是一个怎样的实力。”

叶巽有心阻止,但其实也有提点叶准的意思,战友之子,他还是得多帮衬着点。

这也就是界战结束没两天,消息还没完全扩散出去,否则叶准真要怀疑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哪来的底气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关键时刻,还是云霄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后,正要开口说却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小舞可一点不怵这个上天超凡境的人,不是她爷爷对手的,她一概视为可以挑衅之人。

“没什么,不知巽老是否知晓在下的身份?”

叶巽摇摇头,他来天机区的日子很短,对云霄的身份并不清楚。

“我不过是天机区的总监察而已,远不如叶准界首的身份来的惊人。”

云霄这手贬低自己捧高他人属实是把叶巽爷孙俩惊住了,他们傻傻地看着叶准。

尤其是小舞,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为自己刚才的话语感到害臊。

时间像是禁止了一样,四人没有一人再开口说话。

迟了一会后,叶准才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这一届的自然境天才和天骄其实还蛮多的,我这个界首拿的还是有点侥幸的。”

笑眯眯的叶准,神情怡然自得,但小舞怎么看怎么火大,偏偏一句嘲讽的话都说不出来。

界首怎么可能是侥幸就能获得的,她虽然不清楚其中细节,但历年的界首哪个不是实力冠绝界战的人物。

叶巽的眼神复杂,他已经是个老人了,倾尽全力培养的孙女,竟然远远比不上叶离的儿子,这让他感觉非常挫败。

“巽老莫要灰心,我看小舞是个可塑之才,而且若是成功开拓了六条经脉,不是没有机会去争一争明年的界首之位。”

“真的?”小舞不敢相信,但一位活生生的界首出现在她面前,说这种话,还是让她有点小雀跃的。

“真的,不过放在今年,你是没有什么机会的,修六条经脉的有,超过六条的也是大有人在。”

爷孙俩沉默不语,连起身送客的力气都没有,最后还是叶准两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当走出这间破败的小酒馆时,云霄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云师兄,入世境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你是怎么知道巽老是入世境的?”

“入世境距离你我都还太远,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境界,但这位巽老在给我一击时,我很明显地有种在历练红尘的感觉。”

云霄觉得这种感觉太容易让人迷失了,所以才大胆地猜测这位巽老是入世境。

入世境就是历练红尘,也就是说入世两字才是这个境界的真谛……叶准若有所思。

“你现在不必关心这个,回去之后师兄会引导你在武院间做出最好的选择,等进了武院,你才算彻底了解这个人界。”

云霄毕竟不是叶准的老师,他昨夜给出的意见只代表他自己,夏刑天作为天级讲师,显然更适合做这方面的工作。

叶准想想,自己也是该回去了,一帮从外乡来参加的学员,估计也就剩他没走了。

“我还有很多事没做,真是遗憾啦。”

他还想见见言少醒,这位言家少主的谈吐、风姿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还有领着他去见掘墓者的小武,他还没来得及道一声谢,人就消失了。

“人生,总有许多沟坎要跨越,岁月,总有许多遗憾要弥补。什么时候都不能让自己闲下来。”

云霄的灵魂鸡汤,属实给叶准撑饱了。

懒人一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