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噩梦复苏

全球噩梦复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最大的危险

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豆大的汗珠像铅粒一样落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无数画面闪过,最终定格在向莹手持匕首划过安城脖子的那一幕。

空气安静的可怕,好像有另一个安城的意识出现,环抱着手臂出现在场景中。

"啧啧啧……"

属于安城的那个意识蹲下身子,灵魂出窍一样观察着自己的尸体。

半晌,安城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目露凶光的两人。

"这对狗男女!搞了半天原来我是第一个报废的人?

安城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严景铄脸上就是一巴掌。

"呼……"

没有想象中扎实的清脆响声,安城的手掌穿过严景铄滑了出去。

安城一个趔趄,险些没站稳,差点扑在自己的尸体上。

"感情这是向莹的记忆片段啊。"

安城先是抱怨向莹这个姑娘没有主见的行为,随后席坐在地。

就在这尴尬又奇妙的空间里,将整个任务过程捋了一遍。

首先是一行七人,在颠簸的中巴车上醒来,随后大家站在一个巨大的建筑底下。

之后七人分成两队,各自沿着建筑的一边行进,打算在某一处汇合。

中途,自己这边被严景铄和向莹杀死,董昭去到了另一边和景韵双双惨死。

然后自己在经历过三次重生之后,占据了向莹的身体。

也就是说,现在除去黄绩下落不明,其他人的位置都已经明确。

综合了另外三个女人的记忆,安城并未发现记忆中出现关键物品的信息,也就是说,关键物品还流落在高墙里的某处。

不对!还有林双,难道林双已经拿到了关键物品,所以才守在铁门那边?

安城把每个女人的记忆都搜索了一遍,他发现,的确有一件物品,几乎贯穿了整个任务剧情。

"绳子!"

安城猛地睁开眼,高墙内部的时间,空间错乱,导致不同时空的人见面。

只有自己用来攀登高墙的网绳,在错乱的时空中辗转,如果猜的没错的话,绳子应该就在林双的手中。

想到这,记忆片段正徐徐变淡,如烟雾般散开。

一张狰狞可怖的脸出现在眼前。

安城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就是眼前这个屠夫,一锤一锤把自己打烂。

"你在笑什么?赶紧拿上你的刀,把董昭那个小贱人抓到手。"

"哦。"

安城应了一声,从地上摸索起匕首,跟在严景铄身后。

安城差点忘了,自己虽然重生了,但现在仍旧使用的是向莹的身体。

对着空气挥了挥匕首,感觉还算流畅,之前被自己咬在手臂上的伤口也不会太影响行动。

倒是胸前的不适总能让自己尴尬。

安城才15岁啊,虽然不及严景铄那样急迫,但终究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疑惑。

"我就摸一下,问题不大。"

这样想着,安城嘴角扬起,左手不自觉的抬起。

"也没有什么感觉啊,难道是方法不对?"

安城心中疑惑,又用力抓了几下…………

有着三个女人的记忆,安城做起女人来,可谓是如鱼得水。

一会儿,说是脚疼走不了,一会儿,又说来大姨妈,需要休息。

总之,就是尽可能的拖住严景铄,同时想办法从严景铄的手中逃脱。

虽然对身体的控制没有问题,但力量的悬殊总归还是存在,抛开那个瘆人的大铁锤不说,光是严景铄那一米八的大块头,就能让安城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

安城不是没想过,用匕首悄悄抹了严景铄,可每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偏偏能对上严景铄那双贼眼。

高墙的中间,是一个椭圆形的广场,两边有不少像商铺一样的建筑。

这些建筑大多都残败不堪,有些地方能供人居住,有些地方,则类似于商店。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被一堵二十米高的混凝土高墙包围,唯一的出口,就是和广场中央的喷泉相对而立的巨型铁门。

仿佛一个巨大的露天体育场,坐落在一片森林中。

安城跟着严景铄,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广场中央。

黑暗渐渐散去,整个巨型建筑,也逐渐浮现在昏沉的漫天黄色中。

"这玩意儿怕是个避难所吧。"

安城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一副情景:

末世之后,人类为了抵挡怪物,在丛林深处建立起一座巨大的堡垒。

堡垒之外,时不时的会有幸存者找寻到这里,加入守卫堡垒的队伍。

幸存者的队伍不断壮大,在避难所里设立交易场所,武器和物资得到交换。

避难所日渐强盛,可是随着时间的发展,没有法律约束的人类聚集地终究暴露出它残酷的一面。

缺少食物和水源的情况下,秩序不复存在。

这时,怪物也在不断进化,终于冲垮了高墙这道最后的屏障,幸存者拿起武器,企图反抗。

没想到的是,来自人性的黑暗,同伴的背叛,给这座避难所蒙上了一层恐惧的阴云……

安城整理好思绪,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但如果所有的猜想都是真的,那这座堡垒绝对能称之为"绝望之都"。

严景铄目光锁定在铁门上方,远远看去,好像有一道人影。

或许是双方站的地方都有些突兀,几乎是同时,都看到了对方。

"没想到林双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走,跟我去看看。"

严景铄说完,提着铁锤朝铁门那边走去。

安城默默跟上,却是在此时,也伸手摸到了身后的匕首。

安城想过,或许能趁这个机会脱离严景铄的掌控,自己先去寻找黄绩。

可转念一想,不管是从身形还是武器装备上来讲,严景铄都占有很大的优势。

到时候黄绩没找到不说,林双也有可能让严景铄一锤子抡扁。

很快,两人就爬上了巨型铁门。这里的景象可比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恐怖太多了,犬牙交错的钢筋上,穿插着数不清的人类尸体。

林双抽着烟,眼神中充斥着不屑。

"呦,终于找到相好了?"

严景铄没有走动,目光四处打量着,同时说道:

"是谁救了你?让他出来见一面吧,有什么信息都共享出来,毕竟半数的人都在这了,说不定互相交换信息之后,任务就能结束,大家一起回到现实世界不好么?"

林双眼中精光一闪,他发现了两人手中的武器,相隔七八米的距离,更是将武器上未完全干涸的血渍尽收眼底。

神色平静的摇摇头,林双开口道:

"你可不要小瞧我们这些资深者,没有人帮忙我就逃脱不了吗?"

林双晃了晃肩膀上的绳子,继续说着。

"交换信息是必要环节,但这跟你没关系,我只信任安城,他不来,任何人都没有资格。"

"可安城已经死了!你我都亲眼所见,不光如此,我们还联手杀了一个和安城一模一样的怪物。"严景铄咆哮道。

他把大铁锤往地上一杵,神色轻蔑的看着林双,那表情仿佛在告诉林双,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林双看罢摇头叹息。

"我说了,你不要小瞧资深者,安城的能力是不死身,只要这高墙之中还有人活着,他就能重生在任何人的身体内。"

林双用手指了指向莹。

"有可能是你,有可能是我,说不定,他已经重生在了那个姑娘的身体里。"

安城瞪大了眼睛,心想,好你个油腻大叔,这不是害我吗,严景铄此刻就是一个疯子,万一他一时兴起当了真怎么办。

安城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的头被铁锤打碎的样子。

谁曾想严景铄只是轻蔑的笑笑。

"你现在说这个,无非是想让我和向莹反目,如果我现在一锤子砸死她,岂不是随了你的意?"

说罢,严景铄提起大铁锤,目光凶狠道:

"既然你不想跟我们共享信息,那就带着你的执念,下去告诉安城吧!"

严景铄身形暴起,七八米的距离瞬间缩短,沾了血的铁锤带起呼呼风声。

"主要能力:烟鬼!"

林双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烟雾瞬间弥散开来,将整个铁门上方变成了浓烟滚滚的战场。

严景铄只觉得视线受阻,提着铁锤的胳膊也显得异常吃力。

多半是烟雾的新能力,使得深陷其中的严景铄感觉空气都沉重了许多。

"主要能力:燃血!"

几乎在一瞬间,粘滞感消失,铁锤又一次被抡的虎虎生风。

严景铄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同一时间溢散出淡淡的红色光点,红色光点蒸发,对抗着林双的烟雾。

严景铄站在原地,环顾四周。

"不是只有你们资深者才会觉醒能力,别像个缩头乌龟,出来一战啊!"

安城此刻就在严景铄身后,看着眼前红光闪动的虚影,安城将匕首握在手中。

这个机会他等了很久,难得严景铄会大意的将后背完全暴露给自己。

正当安城准备欺身上前偷袭,握着匕首的手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住,没等开口惊呼,又是一只手堵住了嘴巴。

半晌,烟雾徐徐散去,严景铄红着眼打量四周,发现林双和向莹早已不知所踪,这才退去身上的红光。

"可恶!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此时,林双早已带着安城逃离到高墙深处,几经挣扎,林双才松开手。

安城收起匕首埋怨道。

"我们两个人一起上,说不定有机会拿下他。"

林双咧着嘴,上下打量着安城。

"你想什么呢,咱俩的能力都偏向于保命,严景铄的能力类似于狂暴,万一你的偷袭破不开那红光的防御,咱俩都得被串在钢筋上。"

安城找了个地方坐下,带着疑惑问道:

"那你又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林双白了安城一眼,没好气道:

"刚开始确实没认出来,可你见过哪个女人有事没事就摸自己的胸?"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安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记忆有缺失,但作为一个男孩,这种事情被揭穿脸上多少是挂不住的。

安城赶忙转移话题,把之前的所见所闻都描述了一遍,包括三个女人的记忆,都一丝不差的全盘托出。

林双托着下巴整理着安城话里的关键信息,随后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按照你的描述,我们自从分开之后,就陷入两个不同的时空中,这也是我们围着高墙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你们的原因。

再到后来你不断重生,获得的记忆明显都说明,高墙之中最大的危险,不是未知的怪物,危险从头到尾都来自于我们自己。

并且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个绳子,也并不是所谓的关键物品。"

至此,林双也没有了头绪,他想着,以安城另类的脑洞,或许才能打开这尴尬的局面。

沉思片刻,安城一拍大腿。

"我知道了,我们是从中巴车上来的,说不定走出去的关键,也是那个中巴车。"

安城想起来,那个中巴车确实诡异,来的时候自己亲眼所见,驾驶位置是并没有人的。

可车辆仍旧在不知名的力量的影响下,来到了高墙下。

"这样吧,我们现在把各个空间连接都搜查一边,黄绩就算是死,至少也要找到他的尸体。

另一方面,我们彼此不要分开,防止被严景铄找到。

只要有了黄绩的消息,立马回到中巴车上。

这期间,我需要你的能力帮助。"

安城立刻做出安排,林双并没有反驳,上一次如果不是安城的决定,自己也不会多活这么久。

他依然决定相信安城,虽然安城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很快,林双的能力就起了作用,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在高墙各处,每遇到一处空间连接,林双就释放出烟雾。

空间连接后是陷阱,还是另外一处地方,在烟雾的侦查下都无处遁形。

这期间,也并没有被严景铄追上,十分安全。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双眉头一皱,因为烟雾反馈回来一个重要的信息!

top血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