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噩梦复苏

第3章 梦境崩塌

现实世界,苏市,市郊。

一幢9层的建筑上挂着"市郊第三人民人民医院"的大字。

顶层中间的一间vip病房中,传出"嘀……嘀……"的声响。

从半开的门中间,依稀可以看见病人的下半身。

整个病房只有一个病人,病床的周围放着几台不知名的医疗器械,各种导管链接在病人全身各处。

晚上十一点,第三人民医院急诊部热闹了起来。

急救车来来往往,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忙的不可开交。

"脑电波异常活跃,身体无明显外伤,瞳孔正常,呼吸,心跳也正常。"

护士见医生在病历上写下患者症状,自言自语道:"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医生放下笔揉了揉泛起血丝的眼睛,身体略显疲惫的靠在椅子上说道:

"昏迷症状和九楼那个病人一样,之前几年时间,全市也就那么几例,今天这是怎么了,全市各大医院已经接收超过五百例了。"

过了一会儿,医生揉着疲惫的双眼说道:

"即刻向上面汇报,联系市防疫部门,很有可能是急性传染病。"

…………

世界各地,大量的患者被送往医院,而检查的结果,仅仅是无任何病症。

第二天,昏迷人数再度攀升,虽然结果显示,并无生命危险,可这一现象还是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的恐慌。

梦境世界中……

安城双目空洞,意识正在和头顶的血鱼进行交流。

"能力觉醒失败,宿主已经觉醒能力,不死身。"

"已经觉醒了?"

安城不禁疑惑,按照林双所说,自己这样的人在被丢进循环噩梦之前,能力会被剥夺。可现在似乎并没有那么惨,自己还保留了一项能力。

不死身,这个能力该怎么用?

"不死身的作用是什么?"安城询问血鱼。

血鱼一个摆尾,一段信息已经出现在安城脑海。

"不论宿主是否已找回进入噩梦前的记忆,不死身都可被动触发,梦境中的意识和身体可以重塑,但需自行选定重塑目标。"

相当于一个被动技能,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自己愿意,就能无限重生在另一个宿主身上。

"强化能力!"安城毫不犹豫的喊出,能力越强,下一次的任务就能越轻松。

几乎是刚说完,血鱼给出的信息就已经印在脑海中。

"当前恐惧点结余99e9999w9706点,当前能力等级1级,是否进行强化,扣除300点恐惧点。"

安城不由惊呼道:"卧槽!"

自己失去记忆之前究竟是什么人,不光在噬梦人的追杀下活了下来,而且主要能力没有被抹除,最重要的是,这海量的恐惧点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积攒下来的。

安城眼睛都快惊讶的瞪出来了,一百亿!

也就是说,如果之前没有花费十万恐惧点将那个叫林双的大叔送回现实世界,现在的恐惧点,是绝对超过一百亿的!

安城的眼神再次失去光彩。

"血鱼,我想把恐惧点转给林双一百万。"

"诅咒等级不足,无法转让。"

冰冷的声音在脑海响起,安城只好先强化能力。

"强化成功,当前恐惧点结余99e9999w9406。"

"强化成功……"

"强化成功……"

……

……

"强化成功,当前恐惧点结余99e9999w3406。"

"不死身能力lv10,已满级,可在梦境中重生9次。"

强化完成,安城心中一阵欣喜,这可是实打实的九条命,凌驾于任何能力之上。

安城回味着刚才的抹除任务,林双说的三个阶段可能真的存在,每一个阶段都会开放一些新的权限,说不定以后就能实现恐惧点的相互转让。

…………

此时,已经是噩梦中的白天,梦境中的时间和现实时间并不相通,梦境中时空间是完全错乱的。

安城看着窗外,在噩梦当中,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太阳,星星和月亮这种东西的,白天是灰蒙蒙的一片,夜晚,则是接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安城想了想,自己也应该去现实世界看一看,随即对血鱼说道:"帮我兑换返回现实世界的时间。"

可是这次,安城并没有化作荧光消失,反而血鱼的声音再次响起:"返回现实世界的时间属于特殊兑换,每次梦境任务结束后只能兑换一次。"

"靠!"

现实世界上午……

苏市市郊

第三人民医院九楼,病房中的男人抬起眼皮,眼前的灯光有些刺眼。

他想抬起手遮挡一下,可随即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力气。

"我真的回来了?"

九楼,vip病房中的那个人,正是从梦境世界返回的林双!

过了许久,林双才适应了刺目的灯光,双手攥拳,感觉身体的力量也恢复了一些。

"这该死的疼痛感!"

林双知道,这是肌肉由于长时间没有活动导致的胀痛。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林双坐起身,摘掉连接在身体上的各种仪器。

与此同时,楼下的护士站发出柔和的提示音,值班护士看了一眼亮起红灯的号码,随即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另一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好,这里是童画。"

"你好童医生,是林医生的病房……"

听到"林医生"这三个字,电话那头明显顿了一下,随即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去看看林医生的情况,我马上到医院。"

挂掉电话,被叫做童医生的女人右脚狠狠的踏在油门上,一辆红色轿车猛然向前窜出,眨眼间就消失在路口……

"林医生,请你配合一下,童医生马上就到。"

病房里,林双已经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此时的他,就如同一只猛兽,拒绝护士给自己采血。

病床上,散落着一叠日志,显然,林双已经看过了。

日志上的每一笔,都是由同一个人所写。

最早的是三个月前,刚开始,会有人每天定时挂生理盐水,葡萄糖。

后来,又加了各种营养液,请了护工给自己擦拭身体。

直到最近几天,医院已经停掉了几乎所有的药物。

只剩下几台生命状态监测的仪器。

看着三个月以来的一笔一划,林双的眼眶湿润了。

这些都是童画,也就是自己的妻子没日没夜的陪伴。

"赶紧联系童医生!"林双红着眼,冲护士嚷道。

正当护士拿着针筒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林双!"

"童画!"

女人走近林双,随后一双有力的胳膊突然环抱过来,把女人搂在怀中。

"我好想你。"

女人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生怕一放手就再也看不见。

护士看到这一幕,尴尬的退了出去。

童画轻声道:"这三个月我只要有时间就会来这里,专家们会诊过很多次,他们说苏醒的可能性很小。"

林双抚摸着那一头秀发,温柔道:"别怕,这不是醒来了嘛。"

"可我就是怕。你不知道,最近几天像你这样的病患成倍的增长,各地药品资源都很紧张,我已经尽最大努力去申请了……"

说着,童画已经泣不成声。

"没关系,我都知道,有些事,我们回家再说。"

"嗯"

环抱良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在经过大厅的时候,林双目光所及,医院增设了不少床位,看样子,诅咒已经开始大规模的蔓延。

回到家,电视中新闻不间断的播报着全国各地又增加了多少病例,有不少病患死亡后的照片被打上马赛克。

尽管这样,林双还是看的出来,那些死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双目灰白,全身上下高度腐烂,整个尸体都在冒出鲜红的血液……

童画从厨房端出一碗粥。

"你刚醒来,先吃点清淡的吧。我怕你身体不适应。"

林双接过粥,拉着童画的手坐下,沉声道:

"有些话我说不出来,但这种情况绝对不是病,如果医疗资源实在紧张,就让我住在家里吧。"

"这次只能清醒三天的时间,三天一到,我又会陷入沉睡。答应我,千万不要担心,就当我睡着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林双很想说出自己在梦里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是什么让现实世界变得混乱,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暗处有一双手,正死死的扼住自己的喉咙。

下午,林双陪着童画一起做家务,两人带着许久未见的思念出去看了电影,吃了大餐,晚上依偎在一起沉沉睡去。

三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去,期间昏迷人数也终于不再上升,但死亡人数却与日俱增,世界被新的恐惧所笼罩。

返回现实世界的时间临近结束,林双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躺在床上,与一旁的妻子告别之后,双眼缓缓合上。

起初,林双感觉像是躺在海面上一样,身体随着海波漂浮着,周围像是起雾了一般朦胧。

紧接着,身后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整个人猛然朝着大海深处坠去。

林双一时间来不及挣扎,随着海水的灌入,意识也逐渐变模糊。

最后,眼前只剩下远处的一抹蓝色,和周围涌来的黑暗。

"欢迎回到噩梦世界!"

血鱼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林双已经返回梦境世界。

苏醒后的林双找了一大圈也没有看到安城,反倒是透过断壁残垣发现,远处的昏黄裂开了一道口子,黑暗沸腾了一样从裂开的口子钻了进来。

"噩梦场景要崩塌了!"

被吊臂砸出的大口子还在,林双向下看了一眼,纵身跳了下去。

刚离开三层小楼,一条条裂纹就开始在楼体上蔓延开来。

不光是这里,远处的烂尾楼,拆迁后的废墟,都开始崩坏,一些小的碎片已经被裂缝后的黑暗吞噬掉。

像是玻璃碎裂一样,只要是能看到的地方,就会出现裂痕,缝隙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直到所有的碎片都被黑暗吞没…………

…………

一辆中巴车急驶在十多米宽的沙土路面上,两侧尽是笔直茂密的大树。

安城在剧烈的颠簸中惊醒,脑海中,不受控制的出现了一条信息。

"探索任务:不要死在它们手上,尽量找到关键物品。"

top血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