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夫人黑化了

月老夫人黑化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77独守空房

他知道江汀兰今晚不会再过来了,可是他还是相等,哪怕坐一夜也没有关系。

第二天还没等来江汀兰,九霄倒是先来了,江汀兰的房门大敞着开着,他背着手走进去,看见趴在桌上睡觉的洛尘,再看看一身喜服,盖头还没掀开的林苦悠,脸色慢慢变好,沉声走了过去,一夜没睡的林苦悠有些晕乎乎的,他听见细小的脚步声走来,自以为是江汀兰回房了。

林苦悠呆了呆,从身后摸出如意杆递过去“兰兰要揭盖头吗?”

九霄无声冷笑,并没有开口否认身份,反而接过杆子挑开林苦悠的盖头。

恰巧在此时,洛尘悠悠转醒,刚巧看见他的动作,从椅子跳起上冲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他赶到时,林苦悠的盖头缓缓落地,一张小巧精致的脸露出来。

盖头被揭开,林苦悠才感觉到有些紧张,他抬起头去瞧,是九霄。

他震惊的表情取悦了九霄“怎么?不是你叫我揭开的吗?”

洛尘这才从初见林苦悠的惊慕中走出“你干什么!人家等了一个晚上,谁叫你去挑盖头的!”洛尘拉开九霄,回身望去,果然见林苦悠露出委屈的表情。

他那么在意盖头,一个晚上坐着不敢动,现在居然叫一个男人随随便便的揭开了,洛尘想想就生气。

“干什么大惊小怪的,江汀兰都不稀罕的揭盖头,一个晚上都没来,还用得着等吗?洞房花烛夜就那一夜,过了那个时间就差了那个意思了,她要是真在乎的话,洞房花烛夜都能叫你独守空房吗?切,我还当你是个麻烦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江汀兰对你,也就那样吧。”

“你胡说什么,昨天晚上要不是怀卿半路截走阿兰,他用得着等吗?”洛尘将他拖出去,不想叫林苦悠看见九霄一脸得意的说出那些伤人的话。

九霄笑笑,不嫌事大的大声嚷嚷“怀卿能将她勾走,叫林苦悠洞房花烛夜独守空房,那也是他有本事,再说了,若是江汀兰心里真有他,怎么可能被人轻易的捉走,怕是打断了腿,也要爬回来的吧?”

“你在乱说什么!快给我闭嘴!”洛尘咬牙切齿的推搡他,九霄也不死赖着不走,周遭已经有月宫的小仙娥围过来看热闹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呆着。

洛尘赶着周围窃窃私语的人群“去去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是你们该管的吗?都别看了,今天的事情,谁要是敢说出去,我就……就,就叫阿兰收拾你们!你们快散了!”洛尘装出凶巴巴的样子,可他毕竟不是月宫的主人,没有威严,还是捂不住悠悠众口,人是全散了,可还是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说着话,眼睛还往林苦悠房里瞧,全是好奇看热闹的嘴脸。

他进门安慰着林苦悠道“你别听他们瞎说,阿兰就是有事,她也不是不在乎你的……就是,就是忙而已。”

林苦悠听着他别扭的借口,低垂下来脑袋。

别说林苦悠了,洛尘编的慌他自己都不相信。

“哎呀,你别担心,你想想,你长成这样,谁能忍心拒绝呢!”洛尘走上前抬起他的脸仔细地瞅了瞅,不得不感叹林苦悠的长相。

“来来来,我给你盖上,没有人知道你盖头被揭过了,我替你保密哦!”洛尘拿起盖头就想往他头上盖,林苦悠抓住他的手放下“不用了,已经没有意义了。”

盖头已经叫人揭开过一次了,何况这已经是新婚的第二天,做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什么叫没有意义啊,盖头一定要叫阿兰掀开一次的,来,你盖上,我给你去叫阿兰,你等着。”洛尘没听他的反抗,将盖头一把遮住他的脸。

洛尘跑出去,没走两步就碰上了怀卿带着江汀兰走来,他上前拉住江汀兰的手想要将她带走“你要带她去哪?”

怀卿一动不动的盯着洛尘,他又恢复从前的发型,只不过换了他从前穿的黑衣,那只受伤的眼睛被遮挡起来了,可他只用一只露出来的鲜红眼睛盯着洛尘,尽然叫他有些胆颤了。

“我带她去……掀盖头呐,人家等了一个晚上了,盖头还没掀开呢。”洛尘有点很害怕怀卿的眼神,躲闪着说出原因,他倒还不忘给江汀兰为林苦悠说些好话“小悠一个晚上都没睡,你要不……先去看看他?”

江汀兰知道自己是伤害了人家了,有点不敢去见林苦悠,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什么昨晚会缺席,何况她也并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纠缠,发生些什么。

可林苦悠一直等着,她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的。

江汀兰松开怀卿强拉着的手,硬着头皮跟洛尘离开,怀卿捏了捏空荡荡的手,跟上江汀兰与洛尘两人。

“来来来,快掀盖头。”洛尘还没到就在门口嚷嚷,比江汀兰还要兴奋。

江汀兰拿着如意杆,挑开林苦悠的红盖头,。

他一身红衣,更称的他唇红齿白,一头白发被高高挽起,带着金黄的凤冠,初看显得有些艳丽,细看更像出水芙蓉,江汀兰不知道原来男子穿红衣带凤冠也会那么好看,不显得女气,反而有些英气。

江汀兰在他的脸上停留的有些久了,怀卿就在一边看着两人的对视,林苦悠有多好看,他本该早就知晓的,可还是被惊艳了,更何况是兰兰呢。

“好了,盖头也掀开了,兰兰也该饿了,走吧,我们去吃早饭。”怀卿将江汀兰强行拉到怀里,叫她不得不看着怀卿的眼睛。

江汀兰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明显的祈求的味道,一时没反应过来。

“走吧。”见她一直没有反应,怀卿没等她说话就是想拉走她。

“哎——等一下啊!交杯酒还没喝呢!”洛尘端着两杯酒不敢快步走,只能小碎步的跟上去,可等他到了门口,两人早就不见踪影了。

林苦悠坐在床上,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与江汀兰说上一句话呢,她就离开了,匆匆一面,若不是盖头揭开了,他都怀疑江汀兰从来没有来过。

洛尘端着酒呆愣着回头看看林苦悠,他果然一副神伤的表情。

这下他也不知怎么安慰他了,洛尘放下酒杯,走上前拍拍林苦悠的肩膀,想了想说道“没关系的,你没看阿兰刚刚都看呆了吗!这就说明她很喜欢你的!反正……起码很喜欢你的脸!管他呢,你只要想办法与阿兰呆在一起,牢牢抓住她,你长得这么好看,不怕她不喜欢的!”

“是吗。”林苦悠貌似并没有被安慰到。她记得江汀兰说过。长得好看的她都挺喜欢的,自己又不是唯一一个好看的,就像九霄说的那样好看又有什么用呢?怀卿月线从前也是好看的,现在虽然被毁容过了,可他瞧着还是风姿犹存的,江汀兰与一位那般身份的人在一块,会回头看看自己的吗?

从前林苦悠只想着能叫她陪陪自己说说话就心满意足了,现在看着江汀兰那般轻易的被怀卿拉走心中确却是不满了。

鸟族男子不论是嫁进本族还是外族,做小还是做大,因着光鲜的样貌,都是受宠的,可没想到自己新婚夜居然会是这样的,林苦悠心中暗道:凭什么我要一次次的叫人抛下?难道我就不配得到爱吗?

难渡风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