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反派后,我把他撩懵了

第271章 扬名之路7

沈崖香又端了一碟子西瓜出来,一时也没走,好奇地在边上听着。

这些事情以往都是狗宝出去打探消息的,左大哥五月里回来避暑,前几日出去,他就跟着左大哥一同外出跑商去了,人不在山里。

对外界的事情沈崖香确实也不知道,她偷瞄姜略,见他神色平静得很,心道,或许他是料到了吧?反正她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姜略见状,干脆拉了她坐了下来。

韩询略微一顿,就继续怅然道:“此前也没想到朱里贞部区区三千人竟也能大败兴兵,若是此次一战大兴再败,怕是真要变天了。”

他看向姜略,继续道,“你之前一心在为大兴谋算,如今眼看大船将没,届时不管是朱里贞人,还是其他的哪个部落称王北地,都不是善茬,你倒真是一点儿也不着急。”

沈崖香心说:这话说得也实在是太客气了,岂止不是善茬啊,姜略之前要隆泰帝取消部落制,就得罪死了那些部落头子,至于卓鲁代敏,她曾与对方结仇,也不能善了。世里部要是扛不住,别管换了谁,第一个就得找他们的麻烦。

相比起来,隆泰帝真还算是客气讲道理的了。

总之,普天之下皆敌人。

沈崖香暗暗看了眼姜略。

姜略正好取了根竹签叉了一块西瓜递到她嘴边,“吃瓜,清热祛暑。”

沈崖香嗔了他一眼,还是一口将那西瓜吃了。

韩询投来一瞥,又迅速地收回了视线。

姜略这才回他:“骤雨不终日,急也无用。”

“你的意思是不看好朱里贞部和卓鲁代敏获胜?”韩询拱了拱手,道,“实不相瞒,老弟,此番我来找你就是想与你讨教讨教,也好拿个主意,此番乱世我韩家只求能有个清净之地可以摆下书桌。”

姜略反问道:“你以往一心只传道授业与人解惑,今日却反倒来与我讨教,是什么人对你说了什么?”

韩询叹了口气,道:“日前确实有人来找我,劝我给大周引路,趁着此次朱里贞部为祸,带着南郡南归于周。”

沈崖香闻言西瓜也顾不得吃了,抬眸看向韩询,又看看姜略,还有些纳罕,造反这等隐秘之事,对方竟也说给他听,这么信任他么?

可真难得啊!

姜略回以一睨,并未说话。

韩询继续道:“说实在话,隆泰帝虽非我族类,但他能讲道理,也有向学之心,能够听得进汉学,我韩家这些年在他治下行教化之事,也有些微成绩,勉强算得上是没有辱没先人。大兴皇帝若能够延续隆泰皇帝之德,韩家又何必去折腾一番?可如今眼看大兴将乱,我这心里实在是惶恐难安,怕再来一次当年北人烧伤抢掠之祸。

更严重些的,要是换了旁人当家,谁知道对方会如何待汉人,隆泰帝如此,汉人也是末等人,再换蛮人新主,真怕被逼着学他们去茹毛饮血,做些土匪行径。这南郡,大周不取,朱里贞也好,其他人也好必抢之,与其如此还不如归周。”

姜略道:“南归不易,稍有不慎局势更险。”

“我也考虑过。”韩询道,“依你之见,若是有人能够与卓鲁代敏呼应作乱,左右夹击,大周再出兵有没有收回南郡的胜算?”

姜略反问:“与卓鲁代敏呼应?届时南郡从与兴人为邻,换成与朱里贞为邻,或是与给先生出主意的人为邻,胜算又在哪里?

如先生所言,余者皆虎狼之辈,得此邻居,安在何处?大兴虽不比从前,但抵挡朱里贞却还不成问题。”

韩询欲言又止。

姜略见状目光微暗,道:“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清楚,但还是让你产生了动摇,那就只能是这劝说之人的身份非比寻常了。”

他旋即恍然,道:“是李挚。”又摇了摇头,笃定的道,“顾修。”

韩询与顾修年岁相当,都是当年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有交情不奇怪。

韩询为之动摇也不奇怪。毕竟李挚是景和帝的嫡子,还是嫡长子,即便不被承认,也因为景和帝的荒唐行径而弱化了。

如果顾修与李挚能够趁此机会占了南郡,在南郡汉人眼中跟归周确实是一样的。

这样一来,李挚手中也就有了更多的筹码,他的威望甚至足以超越景和帝。

姜略感慨道:“顾玉郎果然名不虚传,让先生出面劝大周出兵,召集南郡汉人同心协力,他再借卓鲁代敏拖住兴人,渔翁得利,一举数得。

他有能呼应卓鲁代敏的人手,那这些人就只能是在北地了……”他略一沉吟,指了指东面,“北地最有可能的就是肃慎人。顾修他是肃慎人?”

韩询拱了拱手,笑道,“他也话里也探过你几次。”

姜略哼笑了声。

韩询道:“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了。先帝时肃慎人建渤海国,主动依附大周,学中原文化与习俗,两国往来频繁,渤海国被当时草原人攻破,先帝出兵援救,皇室已灭,只带回了他一个,后来秘密将他交给了顾家收养。”

姜略沉默了一会,想起诸多细节,心情颇为复杂,道:“这些年有很多肃慎人与汉人杂居和通婚,已经很难将他们区分出来了。”不用说,那肯定是顾修刻意为之了。

韩询默认。

“依兰,敏图等被兴人驱逐到临海的肃慎六部,部落群居,与外人交流甚少,常年冒险出海行商,对兴人示弱且恭顺,这些人应该就是他的亲信死士,论其实力的确不比朱里贞弱。”

这是姜略从与李挚几次交手中得出的判断。

更别说,隆泰帝的后宫之中还有一个依兰妃,而对方有个身手不凡且瞒过了众人的儿子述律琢,此子在与朱里贞的战争中还不知道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他是个变数。

以往许多猜不透的地方也隐隐窜了起来。

处心积虑,计划周密且忍辱负重筹谋了多年的肃慎人,的确不是仅为生存战斗的朱里贞人可比的。

晴千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