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反派后,我把他撩懵了

第236章 述律

往北去的河道还未完全冰消雪融,南下的河道又未正式开放,河面上很是冷清,远远望去只前方开阔水面上零星停着几艘小渔船,渡口倒是热闹,人手加上车马浩浩荡荡的一大片。

船尚未靠岸,船下打头的年轻男子已经面露欢欣朝着姜略和狗宝挥起了手。

姜略目视但未有动作,狗宝也朝对方晃了晃胳膊打招呼,低声诧异地嘀咕道:“述律怎么来了幽州,不会是奉命吧?”

姜略并未回答,见沈崖香好奇,先低声跟她介绍此人名叫述律琢,经常去清风观听道,尤其喜欢汉文化,颇有造诣。

狗宝听见了插了一句嘴:“以后你应该能常见到他,他喜欢听师兄讲道论道,性子也不错,不用拘谨。”

姜略也未反驳,只道:“随意就好。”

沈崖香点点头,一边打量这青年,距离并不算太远,是能够看清楚对方的面容的。

此人生了一副汉人面孔,长眉细眼,唇如仰月微微上勾,五官俊美,身材颀长略显单薄,穿着北兴传统的圆领蓝袍,袖口却略大一些,不是窄袖,也没有髡发,跟汉人一样黑发高束,简简单单地簪了根木簪。

“他是汉人?”沈崖香问。

“他母亲是汉人。”姜略道,又补了一句,“是隆泰帝的依兰妃。”

沈崖香专程了解过北兴,知道这个王朝是在部落联合的基础上组成,虽以皇室为尊,但还有几个大部落的实力也不容小觑,皇室以世里为姓,原是一个部落的名字,述律则是另一支部落的名称。

在世里部统治北方之前,这里是部落大乱斗,各部落不断地进行厮杀与吞并,轮流坐庄,比如先帝时和亲联姻的大部落就已经彻底消失了,不知是被全灭了还是吞并了。

述律部是世里部崛起之前最大的一个部落,当然,现如今也已经被世里部打散了,在北兴已经不是头部部族。

想到女人在北兴的地位,沈崖香就明白了,这位依兰妃肯定是隆泰帝从述律部抢过来的,而述律琢是述律部的人。

世里皇室的后妃一般是以母族部落的名称来称呼,她倒是知道北兴有依兰部,但在这些部落中的汉人多是早年劫掠来的,地位极低。

这时,前方甲板上传来世里合剌的质问声:“述律琢,怎么来的是你?我大兴是没人了吗!”

沈崖香听他说话都本能的厌烦,怕姜略又说她忧心忡忡方才忍住了没露出厌恶神色。

述律琢看样子却并不恼怒,往船的方向又走了几步,挨着船工刚放下去的舢板站了,才仰头温声解释道:“石抹宰相脱不开身,托我前来迎接。”

船尚未停稳,世里合剌已经上了舢板,边走边骂骂咧咧:“石抹老儿委托于你?你们什么时候交情这么好了?差点忘了,你这野种最会讨好人,以前在上都就哄得父皇认你为六皇子,哄那石抹老儿应该也不在话下,怎么,野心装不下去了?冲着石抹德馨来的?就凭你也配!”

沈崖香忍不住望向世里合剌的背影,皱眉道:“他不会是想要跟石抹德馨求亲吧?他一把年纪又早已娶妻,这样不要脸的事未必做不出来。”

路上她的确是拿跟石抹家的“交情”刺激了世里合剌,放狠话气人嘛,她也会的,但要是因此给石抹德馨招惹了世里合剌这个麻烦,那就很不好意思了。

姜略还未说话,狗宝先低嗤道:“石抹老儿早就拒绝过他了。以前都不答应,现在就更不会了。”

沈崖香微微挑眉。

姜略牵了她下了甲板,“先下船。其他的事情看看再说。”

船下,述律琢神色如常说着:“大皇子你也知道朱里贞和草原盟一直摩擦不断,前几日卓鲁代敏灭了塔塔尔部和乞颜部,石抹宰相和草原盟求助朝廷,皇上诏令卓鲁代敏至上京,派了我过来给他们双方调停,现在他们齐聚上京,石抹宰相实无法分身前来。”

世里合剌怪笑了两声,讥讽道:“本皇子都差点忘了你与草原盟和朱里贞都有渊源,毕竟就连你母亲怕是也不清楚你是哪的种,你倒真是个调停的好人选!”

这话说得真是一句比一句难听,几个在甲板上等着下船的大周官员都不由得神色变了变,生怕这些北兴蛮人刚下了船就拿刀互砍。

然述律琢只面色涨红了些,并未争执什么。

世里合剌走到他跟前站定,他还往边上让了让:“大皇子,前面准备了马车和良驹,请。”又指了个下属让人在前去给他们带路。

世里合剌走了,述律琢这才抬起头来,不过转瞬的功夫,已经面色如常,还笑着与已经走到跟前来的狗宝打招呼:“狗宝,有一阵子没见了,上都少了你,我觉得都有些冷清了。”言语间很是亲昵。

狗宝低声道:“是有一阵子没见了,你倒是越来越会忍了。”

述律琢正色道:“既然不能改变外物,那就只能改变自己了,将这当成是磨炼心性,也就无所谓忍不忍了。”

狗宝闻言朝天翻了个白眼。

述律琢拍了拍他的肩膀,见姜略携沈崖香走过来,笑问道:“国师,我没有辜负你的讲道吧?”

姜略神色疏淡,语气也没什么波澜:“六皇子浑然和气,居身之珍。”

述律琢神色间略显羞赧,随后目光转向沈崖香,带着明显的好奇打量:“想必这位就是长荣公主了。”

沈崖香也学着姜略不露声色,喊他“六皇子”,又以道家之礼揖了揖,并未多言。

述律琢拱手回了一礼,笑道:“恭贺国师和长荣公主新婚大喜。”

姜略道了声谢,沈崖香亦朝着他微微颔首。

“车马已经备好了,国师,公主,请!”

他又对几个大周官员致歉,寒暄过了,这才亲自领着他们上了马车。

幽州渡距离上京不远,马车一个时辰也就到了。

上京是大周旧都,当年是如何的繁华沈崖香无缘得见,而今马车穿城时略略看过,也非常繁华,商铺林立,房屋密集,街道宽阔,车队经过时,行人回避,都被士兵挡在街道两边,看人数也不少,汉人、北人皆有,参杂在一起,除了服饰发饰多了些奇奇怪怪的,别的倒是看不出与大周有什么差别。

晴千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