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反派后,我把他撩懵了

第224章 对敌

上次在赏花宴上输给姜略,李挚觉得对方就是仗着隐藏身份才侥幸赢了他。他本就不服气,偏偏顾修还对姜略多有赞誉,就连姜略娶亲时弄了个马车迎亲,都被上纲上线成反马。他不过是略反驳了几句,就被斥责为没有心胸,不能欣赏对手。

今日他原是打算趁此机会与姜略一较高下,再亲手击败对方一雪前耻,大战几十回合之后他就察觉到了他与姜略在武力上的差距,这也不打紧,他是领导者,并非是杀手,也没有拘泥于一定要武力上胜过对方,只要今日姜略死于他手,那都是他赢了!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而要杀沈崖香,一是她可恶,二则也是李挚的一种策略,正好也能检验一番到底是他没有心胸,还是姜略在惺惺作态!沈崖香对姜略若真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重要,甘愿自轻自贱也要抬高,那他得知沈崖香被围攻击杀必定会受到影响。

哪知,姜略有没有受到影响,并不确定,但他自己却实实在在被沈崖香给扰乱了心神,还因此受了伤。

现在不亲手杀了沈崖香,都难泄他心头之恨!

李挚剑势越发凌厉。

剑锋还未至,沈崖香已经能感觉到那股肃杀之气。

这不是第一次面对李挚的攻击,她心里很明白实力差距太大,凭她根本就无力正面反击或是躲避开,她想压制对方的同时还保全自己,实在是太难了。

即便这是属于她计划中的一环,她也被逼得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这是身体对抗死亡的威胁最本能的反应,可这种反应不仅救不了她,反而会让她死的更快、更窝囊!她心一横,目光中闪过决然,突然猛地往前迎上去。

这番动作落在李挚眼中,就是她朝着他的剑扑过来,如此令人费解的反常举动让他的动作有些迟滞,下意识的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而此时,剑身又突然被一根冰锥给击中了,在一声锵响之后颤动着发出嗡嗡的剑鸣声,那力道又急又猛,颤得李挚掌心一麻,紧了紧剑柄,他目光闪了闪,唇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冷笑。

他知道这是姜略做的,刚才二人对决之时,对方也曾以冰锥作为袭击手段,道士讲究天人合一,擅长就地取材,这河边有一块山崖下倒垂着不少冰凌,从这一方面来看,姜略确实是个有真本事的道士。

但此时他正在被十余顶尖高手们围攻,竟还敢分心,高手过招,瞬息间都是致命的威胁,一旦落于下风或是受伤,气势受损,再而衰,三而竭,那就离死不远矣。

如此看来,姓姜的对沈崖香也的确是有些情意,但眼光却着实不怎么样,而且不知取舍、困于情爱,所以只能止步于此了,死在他手中也不冤枉!

正是李挚分神的这一瞬,沈崖香抓住机会将手中的东西朝他迎面砸过去。

李挚的反应也正如她所料,即便有短暂的失神,也只是给了沈崖香将东西脱手的机会,眨眼间就被他以剑劈开,根本就无法近他身子。

“不知所......”谓!

李挚话未说完,突然“轰、轰”的两声响,那个被他破开的暗器先后炸开,白色纸屑漫天飞舞,与纸屑一道应该还有什么东西飞溅出来,在一片簌簌声中夹杂着几声极细微的声响,直觉不妙,他急忙往后跃开。

“挚儿,你躲什么,这是特意用来迎接你的,不好看吗?”

李挚冷眼看向刚才他所在的位置,乍一看并无异常,但仔细看发现有两点极细小的银色的反光,“暗器?倒是小瞧了你。”

“你小瞧的还多了去了!”直到此时李挚有所顾忌了,沈崖香才算是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她接二连三的拿东西砸向李挚,有她准备好的各种自保的迷药、毒药,也有姜略帮她准备的暗器,从随身的包中抓到什么就砸什么。

李挚也的确是好手段,他周围的杀手们都有好几个中招遭殃身亡的,就连世里合剌的亲兵也有个被误伤惨死了,恼得世里合剌骂骂咧咧了两句,赶紧也随着人群往边上躲开再战去了。

李挚却全部都躲了过去,毒粉也都没能伤他一分,除了他反应极快,也有此间风太大的因素,毒药洒出来很快被吹散了,无法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来。

在沈崖香的攻势下,他也被拦住,未能再强行靠近一步,好几次他恼怒得朝沈崖香射飞镖,都因他被她的种种工具干扰而失了手。

但沈崖香的包快要见底了,她最后洒了一把毒粉,看李挚挡住了眼睛避到了风向侧面,趁机掏出了最后的家底,是三个小竹筒。

李挚刚放下胳膊,就见火药带着火星子朝他砸过来。

“这就是你从方端那里骗走的火药配方,无耻小人!你喜欢,倒是来接啊!”

李挚暗咒了一声,没有再避,就算这火药中还加了毒药,经过这几番试探,他也有信心能够不伤到自己,他猛地跃起,第一次只来得及将这竹筒劈开,但还是晚了,竹筒爆开,五色烟直冲天幕。

第二个竹筒紧随其后。

沈崖香手心里密密实实的汗,面上一片沉着,讥讽道:“骗人在前,杀人在后,这一个是他还你的!”

李挚冷笑了声,迎上沈崖香丢过来的第二个竹筒,不管里面装的是什么,他赶在爆裂之前将之劈毁了,火星子在空中一闪即灭,哑了,满竹筒的黑灰撒下来。

他只略一侧头,随后屏住呼吸,纵身一跃,将第三个竹筒一脚踹向沈崖香:“这种无用的东西,你自己收着吧!”

在这竹筒擦窗而入的时候,沈崖香飞身往外扑,将要落地的瞬间,腰间缠来一条手臂将她一拉一抱,她压在对方身上跌进了草丛中。

顷刻间,她所在的舱房已成了一片火海。

沈崖香微松了口气:“乔木。”

姜略的手还固着她的腰侧,两人腰腹间隔着一点儿距离,他心有余悸,并未回应她。

这时,身侧传来草木被碾压的窸窣声,沈崖香惊疑不定地抬眸,只见一道凌空跃起的背影朝着李挚杀去:“少管闲事,我的仇自己讨!”

晴千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