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反派后,我把他撩懵了

第222章 气煞

沈崖香和世里合剌对视一眼,对方的嘴巴刚一动,她就抢先说道:“大皇子,他们太过分了,竟然没把你放在眼里,瞧不起你!”说着还得意地笑了两声。

世里合剌一脸恼怒,亦嘲讽道:“作为一个女人,被人喊打喊杀,还是非杀不可的,你应该好好反省你自己,本皇子也觉得你着实是惹人厌恶,该杀!”

他还比了个杀的动作。

“我们现在就别自相残杀了吧?”沈崖香故意晃了晃手上的东西。

黑乎乎的世里合剌也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就见她突然将之往一个黑衣人身上砸过去,他赶紧捂住口鼻,转念想到黑衣人都蒙着脸就又放下手,也就是这一瞬间,那黑衣人倒在地上不动了,眼睛还瞪着,竟是已经死了。

他忍了下来。

知道世里合剌被震住,沈崖香也暗松了一口气,她是有能够保命的东西,但这回能够一击毙命也有运气的成分在,她特意挑选的这个杀手本就受了伤,暗器加毒药遇着伤口加速了他的死亡,下回就不知道能不能击得这么精准了。

她不露声色,越发寸进尺地指着世里合剌道:“他们觉得我比你更重要,我比你更厉害,枉你还是他们的盟友,还是北兴第一勇士,被人看不起,远不如我,哈哈哈!”

她还朝着被阿金、阿土和阿木吃力阻拦的杀手们扬了扬下巴,“你们就是觉得我比他厉害是吧?看来你们的头儿虽然人不怎么样,但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眼光的,兴人大皇子确实是不行,不用太将他放在心上。”

“大皇子,你也不用生气,至少本公主活着就能保得住你啊!”

众杀手之前觉得他们这么多人全力剿杀沈崖香一个女子,还有些太过了,这会儿已经完全领悟到了任务的深意。

世里合剌就已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了,他没有朝沈崖香出手,却突然出手将距离他最近的杀手一把薅住,胳膊夹住对方的脖子,对着那人的头脸就是一顿猛砸,对方倒在地上后,还被他泄愤似地猛踹了几脚。

之前他只想坐收渔翁之利,被狗宝喊破之后,即便被杀手追砍也没有使出全力,此时却跟发了疯一样猛砸猛打,他的几个亲兵见状便也跟着下了狠手,“瞧不起谁呢!”

世里合剌与他的几个亲兵出手都是一个路子,又准又凶残,力道之大让人心惊。

沈崖香心道,若是他底下的将士都是这般生猛,那他被称之为北兴猛将也绝不是夸大。

他们缓解了阿金三人的一些压力,沈崖香怕露马脚,也没有再轻易出手,看着这一大片黑衣人,脸色不由沉凝下来。

无疑,这些杀手是冲着破坏和谈来的,姜略和世里合剌任何一个人在大周境内出事,都可能会影响现在的和谈结果,要么让北兴生怒撕毁合约,要么提出更加苛刻的条款,但大周也不一定会答应。这样一来目的总是能够达成的。

想破坏和谈的周人太多了,但如此厌恶她、甚至将她放在世里合剌之前必杀的……这范围可就小多了。

“住手!”世里合剌突然一声暴喝,说话间还扭断了一名杀手的脖子,阴鸷的目光落在沈崖香面上,磨牙凿齿道,“就让他们先杀了重要的,等会再出手。先往后撤!”

沈崖香心下有些遗憾,却也知道世里合剌不会再上同样的当了,故也不再刺激他。

他的几个亲兵闻言利落回撤,而这些杀手竟也真没有追他们,反而一股脑地朝沈崖香涌过来,对她的杀意竟比对世里合剌还深。

沈崖香也恼极怒极。

她难道比世里合剌还可恶,还该杀吗?

简直混帐!

这时,一个黑衣人扑在了窗沿上,刀尖几乎划过她的皮肤,沈崖香心中一凛,身体的反应比脑子更快,她手起匕落,仓促中挥出去的一击,竟直接划破了杀手的咽喉,虽然没有枭首,却也差不多了。

那人显然都没有反应过来,血喷溅出来的瞬间,眼神中的惊惧尚不及收敛,脖子就耷拉了下来,温热的血喷了沈崖香一手,下巴上也被溅了几滴,呼吸中都全是血腥味。

她这双手一直都不干净,沾过血,有过人命,可用这样的方式杀人,也是她头一回,被世里合剌冷眼看着,她眼也不眨,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近乎冷酷的轻蔑笑容。

然后扫视着这群黑衣人,高声道:“沈宝章!别遮住脸了,我知道是你!普天之下,要论唯恐天下不乱和卑鄙无耻,舍你就没人了!你乃当世第一不要脸之人!”

无人回应她。

沈崖香也只能确定围攻她的人之中并没有沈宝章,那肯定就是在她视线盲区了。

而姜略也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她心中就有数了,他必定是被那无耻之徒给缠住了。

她嗤笑道:“喊你你还不答应,不会是又死皮赖脸非要姓李,不肯再用沈宝章这个名字了吧?好吧,就成全你,李挚!反正你的这个李,肯定不是皇亲国戚那个李,我知道你其实是嫉妒我吧,我被皇上收为徒弟,如今还是名正言顺的公主,而你,送上门给他当儿子,他都不要,啧啧啧!”

世里合剌瞥了眼船尾处,明显看见与姜略对战的黑衣人招数乱了,要不是仗着人多被及时救下,他可能已经重伤了,当然这会儿恐怕也受伤不轻。

他看戏似的捻着他的小胡子,目光有些诡异的发亮,问沈崖香:“那个姓李的真的是大周的皇子?大周皇子不想和谈,偷偷对和谈使下杀手?有意思!”

沈崖香循着世里合剌的视线望去,可被船板遮挡住什么也没有见着,只道:“你别胡说八道,什么皇子,那不过是一个硬要给自己冠皇亲国戚姓氏的乱臣贼子罢了。他也就只能拿这个身份去外面糊弄不知情的人。”

她扬高声音,“李挚,我知道你正做这样的打算,先搅浑了水,再跳出来自称大周皇子,号召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帮你作乱。不过,你也别以为杀了我们这些皇子皇女,师父就会认你,你死了这条心吧!大周这么多的百姓,随便挑一个也不会挑你。”

晴千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