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笑韵

爱情的笑韵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章 什剎海的重遇

第六十六章:什剎海的重遇

蘇佩珊來到許笑韻辦公室,卻只看見小葵:「許總監呢?」

小葵也想知道許笑韻去了哪兒,她從檔案室回來發現房裡空無一人,現在又非午休時間,手提包也不見,她只好替許笑韻處理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

小葵猶豫:「蘇總,總監是不是…」

蘇佩珊打斷她:「別胡思亂想,專心工作。」轉身離去之際,瞧見桌上一份文件,封套是桃紅色,非常亮眼。

:「這份計劃書是總監花了兩星期做的!」小葵像獻寶一樣把計劃書獻上。

蘇佩珊接過翻開:「藥膳理料?」

整座漢華大樓也沒有許笑韻蹤影,她到底去了哪兒?

夏天將過,BJ快要入秋,秋風吹來,為什剎海的湖水帶來一波接一波的漣漪。

十年裡,許笑韻當遇上不開心或失落便會來什剎海,坐在同一張石椅上。十年如一日,除了離開那兩年,這個習慣沒有改變。

下午到黃昏,準備收拾心情離去之際,卻聽見身後一把熟悉的聲音。

老人說:「小伙子,人生沒有跨不去的坎,珍愛生命啊!」老人看見一名男子坐在湖邊一整天,以為他想不開做傻事。

戴著鴨舌帽的男子回:「老伯我只是來懷緬過去,沒有別的意思。」

老人撫鬚:「人活著就是要向前看,過去便讓它過去吧!」

男子苦笑回:「如果可以讓它過去,我便不用那麼煩惱。」

老人伸出蒼老的手,輕拍他肩:「你還年輕,以後會明白。」提著魚杆離去。

男子轉身,下一刻愣住:「笑韻!」

許笑韻也看清楚男子是誰:「楚天!」

白楚天瞧見她白晢的臉帶著五道指痕,著急問:「誰打的?」

許笑韻低垂著頭沒回答,他猶豫:「是你媽嗎?」

同一處地方,同一個人,多麼似曾相識。

黃昏後蚊子四處出來覓食,耳邊:「嗡嗡嗡!」不停。

白楚天提議去他公寓,他說想吃許笑韻做的飯。許笑韻不想回家,也不想見任何人,所以同意了。她讓他在車上等,她去買菜。

許笑韻再次來到白楚天BJ的頂層公寓,走進玄關後,白楚天把那雙小豬拖鞋遞給她。他把拖鞋從上海帶回來,兩年過去都沒丟,證明這間公寓他不常來。

許笑韻換了拖鞋後,提著袋子走進廚房,洗了手打開冰櫃,如她所料,冰櫃除了純淨水再沒有其他。

她在廚房做飯,白楚天忙著打掃衛生,吸塵抹地,公寓沒有太多傢俱,很快便打掃乾淨。

快樂的孩童歌聲從許笑韻的手提包傳來,他看了眼廚房方向,下一刻打開手提包取出手機。

一個沒有來電的陌生號碼,他隨手刪去。

鈴聲卻再次響起來,非要對方接聽不可,白楚天終於忍不住接聽。

:「許笑韻你終於肯接電話!你在哪?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找你?多大了還翹班?你做人能不能有些交帶?」

白楚天沒有說話,對方繼續吼:「嘴巴啞了嗎?你說話呀!」

白楚天開口:「笑韻她在忙。」

對方聽見男子聲音,語氣更重:「你是程嵐?快讓許笑韻來接電話!」

白楚天說:「我是白楚天。」便掛掉。

電話掛掉後,宋大宇震驚不止,許笑韻怎麼會跟白楚天在一起?他忙回撥,卻發現手機已不通,白楚天把他拉黑了。當年他把白楚天拉黑,現在白楚天報回這個仇。

白楚天把手機放回手提包裡,冷笑:「呵,宋大宇你也有今日!」

:「楚天,可以進來嗎?」許笑韻喊。

白楚天立刻回復溫柔面容:「好的!」

他走進廚房,飯菜已煮好,他問:「怎麼了?」

許笑韻背對著他:「可以替我解開嗎?」剛才穿上圍裙有點急,打了個死結,拉也拉不開。

白楚天站在許笑韻身後,廚房充斥著油煙味,但他卻只聞到許笑韻身上獨有的體香味。他遇見女人無數,哪個女人不會塗香水抹精油?但沒有一個身上的味道能讓他心動。

手沒有解去圍裙的帶子,他從背後輕輕擁抱許笑韻,下巴擱在她肩上:「我跟馮夭夭兩年前已經分手。」

許笑韻推開他,卻被他阻止:「十年前離開前,我對自己承諾會回來娶你為妻。這十年我並不好過,母親走掉,父親離去,在娛樂圈摸爬滾打,我以為一生會這樣度過,直至重遇你。笑韻,不管是過去現在將來,你都是我最愛的人,我愛你。」

許笑韻聽哭了,為甚麼他兩年前不說?現在……

白楚天把她抱緊:「對不起,是我該死!我保證以後都不會再讓你傷心,原諒我好嗎?我們從新開始!」

許笑韻卻搖頭:「楚天…我已經喜歡上別人了。」

白楚天放開她,他終究是遲了。他輕鬆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不要有負擔。」果然是演員,情緒調節那麼快。

白楚天原是在天津有一個節目,今天休假便坐高鐵來BJ,他不知道為何要來什剎海,這裡早已沒有等他的人,只當故地重遊懷緬回憶。

他讓許笑韻留在他家過夜。公寓只有一間臥室和一間書房,他取出枕頭和被子準備做廳長。

許笑韻說:「你睡床,我睡沙發。」

當許笑韻走進臥室看見六尺寬的大床時,第一個反應便是,打滾。

許笑韻以為會睜眼到天亮,怎知一夜好眠。感覺到有隻手在臉上游走,從眉梢,眼睛,鼻子到嘴唇,她忍不住臉上癢癢,張開眼睛。

:「早安!」白楚天的笑容比窗外的太陽更耀眼。

許笑韻驚嚇過後,她抱緊被子:「早…現在幾點了?」

:「九點。」

她一聽立刻彈起來,遲到了!遲到了!

白楚天卻在身後哈哈大笑:「騙你的,現在才七點!」

許笑韻生氣得想揍他。

吃過早飯後,白楚天欲送許笑韻上班,卻被她一口拒絕。在他討價還價後,許笑韻終於同意他送到漢華附近。

出門前許笑韻從手提包取出手機,發現手機已經關機,以為沒電,卻不想一開機電量還有六十。

她把手機放到白楚天面前,白楚天以為她發現了,想解釋之際,卻聽見她說:「楚天我有個朋友是你的粉絲,她快生日,可以拍一條祝福片給她嗎?」

白楚天愣住,很快回神:「當然可以!」

許笑韻拿著手機拍攝,白楚天站在鏡頭前,他問:「你朋友叫甚麼名字?」

:「文碧瑩。」

最後白楚天拍了一條短短十二秒的影片,送給文碧瑩作生日禮物。當文碧瑩收到影片後,開心到張超眼睛刺紅,這是後話。

白楚天開的是一輛很普通的私家車,所以走在路上很難讓人發現,車主是位大明星。

許笑韻讓他停靠在路口,對面就是漢華。

白楚天抬頭看去近處的摩天大樓:「你的辦公室在幾樓?」

許笑韻回:「三十六。」

白楚天認真地想:「這個距離三十六樓能否看得見?」

許笑韻打趣他:「你站在車頂上跳舞,全世界也看得見!」

白楚天輕捏她臉頰:「頑皮!」

與其說捏不如說摸,許笑韻忙躲開,白楚天跟她說:「我要走了。」

白楚天離開是意料中事,許笑韻問:「何時回來?」發現自己說傻話,白楚天的家在上海,他來BJ幹啥?

白楚天回她:「一個月吧。」他眨著漂亮的大眼睛:「你會等我嗎?」

眼前人是許笑韻十年念念不忘的初戀情人,為他寫了一篇屬於二人的故事,還被拍成電視劇,她根本沒有不等他的理由,如果在兩年前……

許笑韻說:「楚天我們現在是朋友。」

白楚天點頭:「是是。」擁抱她:「我的好朋友,你一定要幸福啊!我會永遠祝福你!」

作家lbUaS2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