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怡然

我自怡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大佛之花

云亦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对了,梅姨,那你少了的三十多岁的寿命又是怎么回事?”

梅姨顿了顿道:“我可以不说吗?”

云亦可:“自然可以。”

梅姨笑道:“算了,说了也没什么。我把它给了更需要的人。”

梅姨说的含糊,云亦可心里也有了些猜测,但看梅姨这个态度,却也不想再多问这个问题了。

…………

梅姨拿出了两个玉盒递给了云亦可,道:“诺,这是三十六重叶和七月虞,给你了。”

云亦可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三十六重叶药如其名,由一根翠玉状叶柄和两边的羽纹叶片组成,像一把翠玉做成的工艺品蒲扇。

而七月虞,则特指在该草药在花茎上长有紫红色的花蕾,呈长圆状倒卵形,及其稀有。花蕾只在七月开放,而它的药用价值也全体现在它的花上。

这种花极难保存,不论用什么器具,都最多存放七天就会枯萎,药效流失。也所幸现在正值七月,不然还真麻烦的很。

云亦可把盖子合上笑道:“我昨天正好把阵法给画好了,这草药真的来的及时。”

在云亦可和梅姨交谈时,一直在外面游荡,说是寻缘的无聪大师突然回来了。

只见他垂下白眉的眉毛微挑,嘴巴微微动了几下。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可以看出他说的是“孽徒”二字。

就在云亦可心下有些疑惑的时候,突然杏林外面被一群冰晶纹的白甲的士兵围住了,还有几个白衣执事也向这个方向赶来。

出了什么事情吗?

“快,快救救他,救救国师哥哥!”一个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云亦可一下子站了起来,就看见穿一身冰蓝色长裙的北辰空濛,一副山献圣女的打扮。没有任何伪装,推着轮椅就冲了进来。

云亦可走到梅不群身前,看了片刻,惊讶道:“这是……不是说二十七岁生辰才会爆发吗?”

“寻常是这样,而今天是七月半,中元节,鬼门大开,本来也没什么的。但两界时间流速不同,却恰好和异世界他去世的祭日重合了。”

师尊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为她解惑。

云亦可:“我靠!”

“怎么了!”梅姨看见动静也匆匆赶过来。

云亦可简言意骇道:“病情提前爆发了。”

只见梅不群歪倒在轮椅上,眉头紧锁,一个“川”字在眉上格外显眼。脸色苍白,衬得印堂发黑如墨。

最重要的是他手在不停的颤抖像挣扎似的,嘴里念念有词……

“快,推到大堂中心去。”云亦可冷静下来道,大堂里有她画好的阵法。

杏林大门紧闭,一群士兵将整个杏林里外三层,围的是水泄不通,一股紧张的气氛不自觉的蔓延开来。

几人都匆匆到了大堂处,应云亦可的要求,除在最中心的梅不群和各在大堂一处的云亦可和北辰空濛,其他所有人都退到边上。

云亦可手势一起,一个暗紫色的阵法就出现在了大堂的地上。

梅不群所在的地方是全阵最中心,而云亦可和北辰空濛所在的则是一处核心阵眼,三人呈三角形的站位各站一处。

阵法刚一出现,就被从中心处所喷出的了黑气所笼罩,随着那诡异黑气之外,还有许多怪异的人影。

刚刚那个空旷的大堂空间进一步被拉大,仿佛成了一个见不到边缘的舞台。

舞台上群魔乱舞,仿佛一个亡灵国度。梅不群的身影已经被那些不详腐朽的人型怪物所阻隔,看不见身影。

血肉模糊的人影滴着黑色的血液在黑气里行走,白骨骷髅眼中的两点绿光闪闪,照出了地上拉长立起的黑影……

鬼哭狼嚎,百鬼众魅。魑魅魍魉,光怪陆离。

“这,这是什么?!”梅姨捂着心口道,看着这副仿佛末世降临的场景,一副就要昏过去的样子,樰槡赶紧扶住了她。

她们都处在阵法边缘,所有的鬼怪和她们隔了一堵看不见的墙。

“这是被杀害的冤魂的灵体,也是梅不群的真正病因。”

梅姨虽然不太明白她的话,却听明白了后半句。稍稍稳住了心神,寻声看去,只见云亦可青色的身影就在他们不远处,只是呈半透明状悬浮于空中。

在云亦可格外嫌弃的眼神里,有几个掉着腐肉的怪物从她身体里穿过去,却根本碰不到她,仿佛她身处另外一个世界。

同样状态的是另一处的北辰空濛,只不过她眼睛紧闭,一道金光她身上蔓延开来,像怪物们的深处延伸而去。

云亦可也闭上了双眼,颇有些眼不见为净的意思,道:

“我还要处理一下刚到手的三十三重叶和七月虞,暂时还不能出手。

而这些冤魂在阵法里暂时拥有了实体,他们因为向往成为活人,会主动寻觅阳气,也就是会主动攻击活人。所以会主动往外走,不能让他们离开去祸害百姓。”

“都怪我。”梅姨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你也不知道会提前。”孟小小安慰道,一只金蝶在她袖子里瑟瑟发抖,特别没出息。

无聪大师肖战站出来双手合十,了然道:“阿弥陀佛,让我来就是为了这一刻吧!云施主,交给我吧!”

云亦可自然不会拒绝:“那小心,我把阵法的出口收缩到你那个方向。”

“阿弥陀佛,这样最好。”

二人交流完,就有一个全身是血的“人”摇摇摆摆地转过身来,对着梅姨她们。

他右眼眶一个眼珠子掉下来,被他前进的骷髅脚一脚踩扁。他摇摇摆摆地向几人冲来。看着很慢,但却一下子就到了阵法边缘。

云亦可又提醒道:“小心,不过也不用太在意。这些冤魂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复活,他们怕一切神圣能量。

当他们都死光时,也就是梅不群的病治好的时候。”

云亦可虽然这么说,但她心里并不轻松,因为数量太多了。

在梅不群身上还源源不断地冲出许多黑气,而黑气里不断地演化鬼怪。一层单薄的金光护着他的身体,让他没有被围攻的尸群给大卸八块。

换句话说,那些黑气就是冤魂的浓缩体,黑气稀释了就变成了那些面目可憎的鬼物。

无聪大师高念佛号,不退反进,一步走进了黑气弥漫的大阵里。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言罢全身佛光大亮,靠近他的那只怪物更被那佛光照的浑身僵硬,黑气不断从他身体里冒出再蒸发。连周围那些浓郁的黑气也不敢靠近无聪大师分毫。

他手中的佛珠投掷而出,在地上横扫,打倒了一片怪物。

枕夏也一跃而起,跳到了怪群深处,没有使用兵器,一拳一个,打的相当暴力又过瘾……

云亦可看着局势被控制住了,稍稍放了心。从盒子里取出了三十六重叶和七月虞,扔进了一个黑色小罐里,闭上眼睛,全心催动它。

她分明闭上了眼睛,却还是看到了一个画面出现在她眼前。

云亦可知道这是阵法的一部分附带作用,靠梅不群和北辰空濛的灵魂共振,还原了二人前世的场景。

眼前许多艳冶女子摇曳着婀娜的身姿,围绕在“自己”的身边,丝竹管弦声不休。舞袖频回雪,歌声几动尘。

身前还有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子喋喋不休道:

“公子你瞧中哪个姑娘,直接说。像公子这样精致的玉人,我相信姑娘们都很愿意的……”

“是啊是啊!公子选我!”

“呸,公子怎么看得上你……”

这是,青楼?!

云亦可还能感觉的到手中的黑色小罐,在心里呐喊道:“怎么是第一视角?师尊!我知道你听的见。”

“干嘛?”一个有些无奈的声音响起。

云亦可:“能给我切上帝视角吗?”

没有回应,但云亦可感觉眼前的画面上移,变成了从上往下俯视下面这群人。

看布局摆设,这里的确是青楼无疑。

云亦可接着注意到了刚刚第一视角的主人。的确,老鸨刚刚说的那句话绝不是夸张。

那人和梅不群长的一模一样,应该就是他的前世了。不过他没有梅不群常年患病的那般苍白脆弱感。

穿一身绣有红梅点点的白色锦袍,面目英挺、身材修长。垂着浓密纤长的睫毛,嘴角微微勾起,带点玩世不恭的意味。真应了那句话:

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

那老鸨笑的夸张:“公子,我们这倚翠苑最好的姑娘都在这了,你看看喜欢哪个?”

所有的姑娘都围着他转动,不过好像还忌惮着什么,也只是围着,没有动手动脚,规矩的很。

就在云亦可暗自撇嘴的时候,“梅不群”突然跃起,踩着雕花的楼梯扶手飞到了二楼。

不动声色地拨开了几个姑娘,一把握住了一个看起来就要离去的紫衣女子的手,把她带到怀里道:

“爷喜欢这个。”

那紫衣女子看起来有些懵,她戴着淡紫色的面纱,精致秀丽的五官隐隐可见。

她抬头,与“梅不群”对视。那是一双灰色的眸子,为她增添几分神秘与诱惑。

而“梅不群”之前一直垂着眼睛,现在被那紫衣女子从下往上看去,才可看到那双眼睛里的流光熠熠。

看着她,虽然没看到脸,但云亦可敢保证,她就是北辰空濛的前世。

“北辰空濛”呆怔几秒,伸手把“梅不群”给了推开来。侧过身去,看起来有些怯怯的,面色不好。

“梅不群”明显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力气如此之大,竟然被她一把推开了。正巧,那个老鸨追了上来,插在二人中间。

“这个姑娘,本公子要了!”

谁知那老鸨面露难色道:“公子啊!这位姑娘不行,她不是我们这里的姑娘。要不,你换一个?”

“我可不信,该不会是妈妈你故意把最好的姑娘给藏起来,等着哪天艳压群雄吧?”

“梅不群”说到最后语气上扬,像带个小钩子般,有些撩人,却也透露着些许危险的意味。

“当然不是。”那老鸨急忙解释,很是畏惧“梅不群”的样子,有些手忙脚乱。

“这位姑娘真!真!不是我们倚翠苑里的,咱们也不能做这种逼良为娼的事啊!”

“北辰空濛”微微蹙起眉头,欠身行礼道:“我先走了。”

“嗳~”

“梅不群”一把拉住“北辰空濛”的袖子,笑意浅浓,带三分痞气,更加勾人,让边上的姑娘们都不由得春心大动。

“姑娘当真不考虑一下在下?”

“北辰空濛”头也不回道:“不考虑。”

说完就把袖子从他手里抽出,转身就走……

这不会是他们的初见吧?云亦可想到。这时她听见外面声音有些大,连忙睁开了双眼……

在屠魔现场,无聪大师佛光普照,力压群鬼。

就在他稍稍松懈的时候,他身后一堆倒下的骷髅鬼怪里,有一只骷髅摇摇晃晃的立起半个身子。

伸手不知道兼起了谁散落的白骨肋骨当做长矛,往外用力就是一掷。

感知到身后的异常,无聪大师全身金光更盛,一把把那骷髅给压成碎骨。

但来不及了。因为那骷髅投掷的方向更本就不是无聪大师,而是在阵法外最没有战斗力的梅姨。

那骷髅离梅姨其实已经很近了,而无聪大师枕夏孟小小等人又太远,那根白骨长矛片刻就到了梅姨身前。

而云亦可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梅姨在劫难逃时,一直在梅姨身边扶着她的樰槡突然挡在了梅姨身前。

在骨矛与樰槡身体相交的那一霎,一道白金色的光芒突然浮现,挡在了樰槡心口处,骨矛也停在了半空。

又要发生什么事了?

只见樰槡仿佛僵住了一般,好一会儿才终于抬起右手,轻松的把那根骨矛给拿在了手里,毫发无损。

这时樰槡往前一步,睁开双眼,那是一双带着慈爱和宽厚的金瞳。

樰槡走入阵法中,一朵朵白色的彼岸花从地上盛开,白色衣裙上的黑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金色的彼岸花。

白色彼岸花不断地吸纳黑气,在这片腐朽黑暗不详的世界里,开的却愈加圣洁,在这片白色彼岸花的世界里,仿佛神国降临。

白色彼岸花,又称大佛之花,据传,是开在天堂里的花。

淋雨的橙子

作家的话
因为一些原因,发的有点晚,久等了,各位!做为补偿,这章4000+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