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五百年

东周五百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5. 窃国者诸侯

卫国的事么,得从卫武公说起.睿智的老者武公姬和去世后,他的儿子即位,号为卫庄公.庄公夫人是齐国公主,所以叫庄姜,就是<<诗经.卫风.硕人>>中那位”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的大美人.庄姜既美且贤,就是有一个缺点,不生育.次妃是陈国公主,名厉妫,也不生育.厉妫的陪嫁妹妹倒是生了两个儿子,公子完和公子晋.庄姜把姬完过继到自己名下,又献了一个宫女给卫庄公,生了公子州吁.

要说这几个儿子,卫庄公最宠的是州吁,纵得无法无天.大夫石碏看不下去,曾劝谏道:”主公要是想传位给州吁,那就立他为世子.如果不想,就该好好管教于他,免得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种下将来乱国之祸根.”庄公好歹还有一丝理智,还是立了姬完为世子,但依旧宠着州吁.

石碏的儿子石厚,偏偏和州吁是发小,两人好得共穿一条裤子.一起并车出猎,骚扰民居.他爹怎样拘禁他都不听,最后只能由他去了.

庄公逝世后,世子姬完即位,号为卫桓公.这是个厚道人,可惜性子太懦弱,没什么大作为,石碏知道这一点,便告老在家,不再过问朝政之事.可听说卫桓公要兴兵伐郑,还是出来劝阻了,郑伯两代为周卿士,在诸侯中威望甚高,再说这毕竟是人家的”内政”,卫国不便参与过甚.桓公想想也是,恰此时又接到了郑庄公的来信,详细讲述了太叔段的所做所为,于是罢了兵伐之举.至于公孙滑,郑庄公念着弟弟止此一脉,便任他老死卫国罢了.

卫国那边刚消停,周天子那边传来消息,说周平王因为郑伯久不来周,有意让虢公忌父取代他.这还了得?郑庄公星夜赶往洛阳,来了一招”以退为进”.他反复为自己久不入朝履职而请罪,婉转请辞去卿士之爵,退回藩地,态度诚恳,语言凄切.周平王心里打起了鼓,他也知现在周室衰弱,需要郑伯这样有能力威望的诸侯来扶持.这封辞职信他不能批.于是反复安抚郑伯,可对方却不见好就收,口口声声说虢公才干在己之上,实在不敢忝居其位.逼得平王只好放大招,提出将太子狐派往郑国以为人质.

郑伯又辞:”哪里有天子派人质到臣下那里去的事?这样天下人都会以为臣要挟君王,这是万死之罪了!”

平王安慰:”这是因为爱卿治国有方,朕派太子前去学习治国之道.你若再不答应,便是真的怪罪于朕了.”

群臣见二人相持不下,便出主意说让周平王派太子狐到郑国去,郑伯派世子忽前往洛邑充作人质.互相抵押,两不吃亏.这哪里像君王与臣下的关系,分明是两个平等国家交换人质嘛!自此,君不君,臣不臣,礼崩乐坏了.

郑伯自此留周辅政了.周平王是个长寿的,在位五十一年而崩.郑伯与摄政的周公黑肩召太子狐回来嗣位.那太子狐大约身体一向不扎实,又为父亲的死而悲伤,一到洛阳便一呜呼了.只好把他的儿子姬林立为周桓王.天下诸侯俱来奔丧,并拜谒新天子.

周桓王对于父亲在郑国做人质的事一直是耿耿于怀,一登王位便立即剥夺了郑伯寤生的卿位.郑庄公回国后,君臣论及此事皆愤愤不平,觉得郑国两代父子有大功与周,现今桓王无故逐回庄公,是不义之举,定要想法出出这口气才好.怎么做才好呢?

大夫祭足领了一队人马来到郑周交界的温邑,自称本国遇灾荒,要借粟米千钟.温大夫不肯,祭足便士兵自备镰刀割取田中已成熟的麦子.

三个月后,正值七月,稻谷成熟之时,祭足又故伎重演,在成周城外将稻禾割取一空.

话说周桓王接到两地的奏报也是勃然大怒,可听了周公黑肩的劝说,也不好为了这么点边境割稻的小事就点兵征郑吧,只好生生忍下了这口气.

郑伯见桓王并不责备,心里果然不安,遂写好奏本准备入朝请罪.可这当此时,接到齐僖公的来信,约郑伯石门相见.齐僖公这回见郑伯,有两件事,一是和郑伯拜把子,二是看上了郑世子忽,想嫁一个女儿给他.谁料那姬忽是个气性大的,竟拒绝了.他的理由也很硬气,说婚姻应当门户相当,而郑是小国,齐是大国,所谓”齐大非偶”嘛!死活不做凤凰男.

郑庄公劝不动儿子,这门婚事便搁下了.走石门回来,郑伯又打点着准备去洛阳了,此时从卫国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卫桓公被公子州吁杀了!庄公叹道:”郑国将有大兵临境了!”

群臣奇怪:”主公怎么料定的?”

“那州吁得位不正,必然想兴兵立威,郑卫素有嫌隙,必然会被他当作靶子.”

州吁弑兄夺位的过程,十分血腥.因周桓王新立,卫桓公也打算去洛阳拜谒新天子.州吁听了石厚的主意,趁着给哥哥送行的机会,假装不小心将杯子掉到地上。借着拣杯的藉口,绕到桓公背后,拔出短剑,顿时刃透于胸,血溅当场。在场的侍卫大臣目睹这一切,惊得目瞪口呆,来不及反应。趁这时机,石厚已带兵将一干人团团包围,人们慑于威势,不敢作声。那州吁对外宣称哥哥暴病而亡,由自己继承君位。这便是“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的由来。

需知春秋弑君夺位者甚多,但像州吁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亲手杀人的还真是罕见。卫国人心浮动,个个愤懑于州吁的残暴,为枉死的桓公抱屈。在这种情况下,州吁急待发动一场战争并嬴得它,来为自己树立君王的威信。他向陈,蔡,鲁,宋四国派出使臣,邀请他们一齐伐郑。也怪了,这四国竟齐齐答应了,各派车马来参加伐郑联军.

这次五国联军能组成,都是石厚的主意.陈,蔡两国是周王室的死党,原是来为受了委屈的周桓王出头的.至于鲁国嘛,大权都掌握在公子翚手里,重金行贿无有不来的.最复杂的是宋国:原来宋穆公的君位是传自他的哥哥宋宣公,为了报答兄长,待到穆公临终前,将君位传回给自己的侄子殇公,而不是儿子公子冯.这就逼得公子冯在宋国呆不下去,只得出奔郑国,成了宋殇公的一块心病.于是,殇公不顾大司马的劝谏,硬是参回伐郑联军,意在逮回公子冯而已,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五国军马来势汹汹,郑国朝堂人心惶惶,有主战的,有主和的,吵作一团.只有郑庄公稳坐钓鱼台,指挥若定.第一步,他派高梁弥护送公子冯去了长葛,果然宋师拔营往长葛而去.宋师一走,其他四国军心浮动,阵线渐渐瓦解.

第二步,派公子吕出城挑战卫军,待石厚领兵出阵,则卖个破绽,假装不敌,败走溃逃.石厚追了一阵也就算了,这一仗算卫国赢了.本来州吁攻打郑国只是为了立威,如今赢了这一场得了面子也就达到了目的.于是,卫国准备得胜班师了.

郑庄公被许多史家评为春秋首霸不是没有缘由的.他外表忠厚,内藏奸诈,实为”厚黑”之祖.太叔段,武姜,周桓王,卫公子州吁之类的人,都是表面张牙舞爪,实则腹中没有多少谋算的人,哪里是郑庄公姬寤生的对手?

湛兮若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