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五百年

第252章 252. 庞涓兵败桂陵

庞涓这边也列好阵,只见对面齐阵中“田”字帅旗飘舞,一辆戎车推出,上头田忌披甲戴盔,手执画戟,立于车中。田婴手执长戈,立于车右。

田忌高呼道:“魏国的将领能打仗的,上前来说话。”

庞涓亲自驱车上前回话:“齐魏两国一向和好,魏国与赵国的恩怨与齐国何干?将军莫要弃旧好变仇敌,才是上策。”

“赵国已将中山之地献与我王,主公命我领兵相救。若魏国肯割让几个郡的土地与我,自会退兵。”

庞涓大怒:“你有什么本事?敢和我对阵?”

“你既然有本事,认识我的阵法么?”

“不过是‘颠倒八门阵’罢了,我在鬼谷子那里早学过了,你是从哪里偷学到这一点皮毛的,敢来问我?我魏国三岁孩童都认识此阵!”

“你既认识,能破此阵吗?”

这下庞涓犯了难,但要是说不敢打,岂不丧了志气?面子往哪放?一咬牙应道:“我既然认识,自然能破!”

转头庞涓吩咐庞英,庞葱,庞茅说:“我记得孙膑曾讲过,这阵能变成长蛇,首尾能相呼应,击其中则首尾皆应,使攻者困在其中。你三人各领一军,只看此阵一变,便三队齐进,让他们首尾不能相顾,则可破阵。”

庞涓说完,便自己带着五千名先锋上前打阵。一入阵中,只见八个方向的旗子开始转换,根本认不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门。魏军东冲西撞,齐军甲戈如林,根本没有出路。

忽听一阵金鼓乱鸣,喊杀声起,立起一面大旗,上有军师的“孙”字。庞涓心肝乱颤:“就知道那个残废到了齐国,我中计了!”

危急之时,幸好有庞英与庞葱两路人马杀进来,只救出庞涓一人,那五千选锋折得一个不剩。庞茅被田婴所杀,魏国一共损失两万多人。

庞涓哪里知道,这八卦阵本有八方,但中间还有一个戊己,一共是九队车马,一般是正方形。但到了有人来打阵之时,可抽去首尾两个角,以阻止外部援军入内,只留下七队车马,变成一个圆形的阵法。这般变幻无穷,庞涓自然深陷其中不得出。后来唐朝的卫国公李靖也掌握了这个阵法,命名为六花阵,从此兵法中变有了圆阵。

知道孙膑也在齐军阵营中,庞涓心中害怕,便与庞英,庞葱商议好,几个人弃营而逃,连夜回安邑去了。田忌与孙膑于是奏凯还朝。

周显王十七年,魏惠王因为庞涓有攻取邯郸的大功,便功过相抵,不追究他桂陵兵败的责任了。齐威王将举国兵权委托给田忌与孙膑,却遭到了相国驺忌的妒恨。他担心这两个人将来会取己而代之,便与门客公孙阅商议,想要夺田忌与孙膑的君宠。

恰在此时,庞涓也派人给驺忌送礼,想让他设法除去孙膑。这正中驺忌的下怀,他派公孙阅假扮成田忌的家人,在五鼓时分去一个算卦人家里叩门,奉上十金求卦。

占卜完成,算卦的问:“你算这个有何用?”

“我家将军田忌是田氏宗亲,手握兵权,威震邻国。如今想谋划大事,烦请先生卜个吉凶。”

算卦的大惊失色:“这是悖逆之事,我不敢过问!”

公孙阅假意抚慰道:“先生既然不肯卜,那么就不要泄露此事!”

公孙阅才出门,驺忌早已差人拿住这个算卦的,说他替叛臣田忌占卦。此人赶紧解释:“虽然有人来过小店,但我的确不曾替他占卜。”

驺忌入朝,将此事禀告齐威王,还让那个算卦的出首为证。齐威王果然生疑,每天派人监视田忌的一举一动。田忌知道自己被猜忌,于是托病辞了官,还了兵权,孙膑也辞去军师之职。

第二年,齐威王薨逝,太子田辟疆即位,是为齐宣王。年轻的齐宣王早就知道田忌的冤屈与孙膑的才能,一上位就马上召他们回朝复位。

再说那庞涓,一听说齐国辞了田忌与孙膑不用,大喜道:“我现在终于可以横行天下了!”

此时,韩昭侯已灭了郑国,迁都新郑以夸耀其功。赵国的相国公促侈到新郑道贺,同时约请韩国一起举兵伐魏,约定灭魏之时,共分魏国土地。

韩昭侯正得意,一口答应道:“现在正值饥荒时节,等来年再起兵进讨吧。”

庞涓探听得消息,对魏惠王说:“听说韩国要助赵攻魏,如今乘他们还未合兵,应该先讨伐韩国,让他们谋算成空。”

魏惠王派太子魏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大将,尽起倾国之兵,向韩国进发。大军走到外黄时,有个姓徐的布衣书生来求见太子,魏申问道:“先生来求见,有何见教?”

“太子此行,是要讨伐韩国的。臣有百战百胜之法,太子愿听吗?”

“当然愿听。”

“太子领军攻韩,若取胜,也不过富了魏国,当一个魏王罢了,可万一不胜,会怎么样?若无败军的害处,却有称王之荣耀,这就是百战百胜了。”

魏申咂摸出味儿来,明白了:“是啊!寡人便听先生的,即日班师。”

徐生说:“太子虽肯听我的,却行不通的。一人煮鼎,众人吮汁。如今想吮太子的肉汤的人太多了,太子便是想班师,又有谁肯听呢?”

说完便辞去,魏申下令班师。庞涓不肯:“大王将三军委托给了太子,未见胜败,便匆忙班师,跟打了败仗有什么两样?”

其余将领也都不肯班师,太子无奈,只得引兵前进,直趋韩都新郑。

韩昭侯派人向齐国求救,齐宣王召集群臣来商议到底救不救韩。

相国驺忌说:“韩魏两国火并,是齐国的幸事,不如不去管的好。”

田忌与田婴有不同意见:“魏如胜了韩国,必会祸及齐国,应该去救。”

只有一个孙膑默然无声,齐宣王单单要问他:“军师不发一言,莫非救或不救都是不对的么?”

孙膑点点头,说出一番道理来。这一下,庞涓的死期将至了。

湛兮若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