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五百年

东周五百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5章 235. 漆身吞炭

次日夜半时分,韩虎与魏驹派人袭杀守堤军士,从西面掘开一个口子,洪水倾泄而下,直灌入智伯的营中。一军惊乱,喊声四起。等智伯从睡梦中惊起,水位已到了他的床榻,衣服被褥浸得透湿。

到了此时,智瑶都没做他想,还以为是巡堤疏忽,以至于偶然决堤,赶紧布置人去堵口子。不一会儿,水势越来越大,幸好有智国,豫让率领水军,划着竹筏前来相救,将智伯扶入船中。

正凄惨之中,却见韩魏两家兵士乘着小船,顺水杀来,将智家兵当头乱砍,嘴里还叫着:“拿智瑶来献的有重赏!”

智伯这下全明白了,后悔道:“我不信浠疵的话,果然中了那两家的奸计!”

豫让说:“事情紧急,主公可从后山逃走,去秦国借兵。臣以死拒敌!”

智伯与智国将小船掉头转向山后,不想赵襄子早防着他逃往秦国,早教张孟谈预先埋伏一支人马在龙山后,正巧撞个满怀。赵无恤亲自绑了智瑶,当众宣其罪过,斩首。智国投水而死。

豫让引领残兵奋勇力战,无奈寡不敌众,手下渐散。他听说智伯已被擒,便变装逃往石室山中。至此,智氏的军队全军覆没。赵无恤一查黄历,当天正是三月丙戌日,天神所定日期,一丝不差。

三家合兵一处,将智伯所修的堤坝闸板,尽数拆毁。晋水东流,晋阳城中的水终于退了。赵无恤安抚完城中民众,对韩虎与魏驹说:“全赖二公之力,保全残城,实在意外。但智伯虽死,智氏尚存,必须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韩魏二人表示赞同:“当然要尽灭其族,方解我等心头之恨!”

三人一同回到绛都,以叛逆罪围了智氏全家,将全族男女老少尽数屠杀殆尽。只有智果因为早已出族改为辅氏,幸免于难。之前韩魏所献的土地各地收回,又将智氏的土地封邑三分均分,一寸都不给晋侯。

周贞定王十六年,赵无恤论晋阳之功,大家都认为张孟谈应是首功,可赵无恤偏偏推高赫为第一。

张孟谈自是不服气,他问:“高赫在围城中,不出一策,不效一劳,凭什么居首功?臣实在不解。”

“我在困厄之中,左右众人都惊慌失措,只有高赫举动恭谨,不失君臣之礼。功只在一时而已,但礼可垂万世,难道不该受上赏吗?”

张孟谈这才愧服。赵无恤为感谢霍山神的襄助之功,特在霍山修祠,命原过世代守其祭祀。智伯虽死,但赵无恤仍恨恨不已,特意将他的头抹上漆做成便壶。

石室山中的豫让听说过,痛哭流涕:“士为知己者死,我受智氏厚恩,如今国亡族灭,连主公的遗骸都受此凌辱,我怎么能偷生于世呢?”

痛定思痛,豫让更名改姓,伪造囚徒身份,挟带匕首潜入赵氏内院的厕所中,准备伺机行刺赵襄子。

其实赵无恤自灭了智氏后,一直担心有人会来寻仇,这天踏进内厕,忽觉得心意不宁,命人搜查,果然牵出了豫让。

赵无恤问:“你身带匕首,是要行刺我吗?”

豫让正色答道:“我是智氏亡臣,,正是要为智伯报仇!”

侍卫们都说:“这人如此叛逆,当诛!”

赵无恤摆摆手说:“智伯身死,又无后人,豫让仍要为他报仇,是真正的义士!杀义士不祥!”

他下令放了豫让,忽又召他回来问:“我今天放了你,你能放下前仇吗?”

“放我是您的私恩,而报仇则事关臣的大义。”

侍卫们火了,纷纷劝谏道:“此人无礼之至,放了必为后患。”

“我已答应放他了,怎能失信?今后小心些也就是了。”

为避免豫让再来刺杀,赵无恤当日便前往晋阳去了。

豫让回到家中,整日思考着怎么才能为智伯报仇,妻子劝他去韩家或魏家谋个差事,也好谋求富贵。豫让怒了,拂衣而出。他本想潜入晋阳,但又怕赵家人认出他,便剃去胡须与眉毛,用桐漆将身子涂成癞子一般,扮成乞丐在集市中乞讨。

有一回,豫妻偶然在市集中听到他乞讨之声,惊呼:“这是我丈夫的声音啊!”再上前一看,仔细观察豫让,迟疑道:“声音像但却不是这个人。”

妻子离去后,豫让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个破绽,于是吞下一块烧红的炭,生生变成哑喉咙,再次在市集上行乞。豫妻再来时,无论声音还是容貌都认不出来了。

有位素日相交甚笃的好友,见到这位乞丐,十分怀疑他就是豫让,低声呼唤其名,果然就是。于是邀他到家中饮食,问:“我知道你报仇之志十分坚决,只是不知如何去报。以你的才干,若假意投效赵氏,必得重用。到时乘机行事岂不是唾手可得?何苦要如此自残呢?”

豫让谢道:“我如今投了赵氏之门,又行刺于他,便是二心。如今我漆身吞炭,为智伯报仇,正是为了让那些心怀二心的人自惭形秽!如今分别后,再不要相见了!”

说完,豫让辞别友人,径直奔晋阳城去,依旧扮作乞丐,再无人认出他来。

话说赵无恤回到晋阳城,看见智伯所修的新渠已成,废了可惜,便命人在渠上修桥,以通两岸往来。这桥名为赤桥,正因为火是红色,火能克水,所以叫这个名字,以克水患的意思。

赤桥修成那日,赵无恤特意驾车去观礼。豫让得知消息后,又一次怀揣利刃,装成死尸,躺在桥梁下。赵无恤的车子将要靠近赤桥时,拉车的马忽然不断悲嘶,止步不肯向前。车夫一连抽下数鞭,马还是不肯前进。

张孟谈进言道:“良骥不陷其主,此马不肯过赤桥,必是有奸人埋伏于此,不可不防。”

赵无恤停车,命左右仔细搜检赤桥上下。不久回报:“桥下并无奸细,只有一具死尸僵卧在那里。”

那么,赵无恤会作何反应?豫让能否刺杀成功?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湛兮若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