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五百年

东周五百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9章 229. 吴越间的最后一战

吴王夫差这个人,一辈子坐惯了顺风船,一旦遭遇挫折,很容易一蹶不振。本来黄池会盟时栽了那么大跟头,他本应该向当年的勾践学习,励精图治,还是有很大希望重振吴国。可惜,他不是勾践,越国退兵后,夫差更加沉缅酒色,不理朝政。

吴国境内连年饥荒,民不聊生,越王勾践乘此机会再次起兵伐吴。大军刚出会稽,便见路上蹲着一只怒气冲冲的青蛙,肚子气鼓鼓的,眼睛瞪得老大。勾践肃然起敬,在战车中跪起致敬。

从人们问:“君上这是做什么?”

“我看这怒蛙是个欲战的斗士,所以礼敬。”

军中传言:“大王连一只怒蛙都如此礼敬,我等多年训练,难道还比不上这蛙吗?”人人交相传言,互相激励,立下必死之志。

越国父老将自己的子弟送到边境上,含泪道别说:“这一次不灭了吴国,便不再相见!”

勾践传诏军中:父子都在军中的,父亲可以归家;兄弟俱在的,哥哥可以归家;独生子也可以归家;有病不能出征的,报告一声,可以赠予医药粥米。

全军将士感念越王恩德,欢声雷动。到了江口,行军法斩了军中有罪之人,以严明军纪,全军纪律井然。吴王夫差也尽出国中精锐,前往长江上迎敌。越兵屯于江南,吴兵屯于江北,两军隔着一条长江远远相望。

勾践派范蠡统领右军阵,文种率左军阵,他自己领六千人居中。约好次日在江中决战。

黄昏将至,勾践命文种的左军溯江而上五里,以等待吴军,严令一定要等夜半时再击鼓进军。命范蠡的右军反方向前进十里,只等左军交战,右军再上前夹攻,务必击鼓声要传遍大江南北。

夜半时分,吴军忽然听见震天的鼓声,知道是越军偷袭,仓皇间举起火烛,哪里看得真切?远远的一阵鼓声传来,越国的左右两军合拢来进攻。夫差大惊,下令分军迎敌。不料越王自己领着六千人在黑暗中,径直冲向吴国的中军。

此时天色未明,吴人只觉前后左右,哪哪都是越军,实在无法抵挡,大败而走。勾践在后头紧追不舍,一直追到笠泽,两军大战一场,吴军又败走。一连三战皆败北,名将王子姑曹,胥门巢全都战死。

夫差连夜逃回姑苏,闭门自守。勾践从横山也就是今天的越来溪进军,在姑苏胥门外筑起一座小城,名为越城,准备困死吴都。

围城多日,姑苏城内状况窘迫。太宰伯嚭称病不出,夫差只得派出王孙骆来,他脱去上衣,膝行到越王勾践面前乞求道:“孤臣夫差,昔日在会稽得罪了大王,如今不敢违命,也曾与大会结盟而归。如今大王举兵要诛杀于孤臣,实指望大王能如当年会稽时那般赦免了臣的罪过!”

语气哀婉,勾践有些不忍心,想着要不就这么算了。范蠡说:“大王卧薪尝胆二十年了,难道要功败垂成吗?”

这样,王孙骆来来往往七次了,文种与范蠡死活不肯答应吴国的求和。击鼓攻城,吴人再无交战之力。文种与范蠡打算毁了胥门,自此入城。

入夜,姑苏南门上有伍子胥的头颅,巨如车轮,眼中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头发胡须四张,光射十里。越国将士吓得腿肚子打颤,只得屯兵不进。

夜半,南门刮起一阵暴风,顿时大雨滂沱,电闪雷鸣,飞沙走石,那速度比弓箭还要快。越兵被走石击中的,不死也重伤,江上的船索都被大风吹断,再也不能连起来。

范蠡与文种急了,只好脱去上衣,在大雨中望着南门叩头谢罪。良久,风停雨止,两人也不敢回去,坐在那里直等天明。上下眼皮打架间,忽见伍子胥乘坐一辆白马素车来了,衣冠雄伟,宛若生时,说:

“我早知道越兵必来,所以才故意请求把我的头悬于东门,看着你们进来。吴王虽如此待我,但我忠心未绝,实在不忍见你们从我头下入城,所以故作风雨。然而越灭吴是天定之数,我无法制止。你们如要入城,得从东门进,我会为你们开道。”

二人将此梦告知越王,命军士们自南往东开挖一条水渠。这渠道马上挖到蛇门与匠门时,忽然太湖水自胥门汹涌而来,城墙在波涛的冲击下裂出一个大口气,无数鱼儿随波涛涌入。

范蠡说:“这是伍子胥在为咱们开道呢!”

之后,这个城墙上的口子便就势成为城门,水渠名为葑溪。成为伍子胥显灵的证据。

吴宫中的夫差听说越军入城,伯嚭投降的消息,遂带着王孙骆与自己的三个儿子,逃往阳山。日夜兼程,一行人肚里空空,饿得发晕,侍从们在田里拔下一把生稻,剥洗干净送上来。

吴王嚼咽后,伏在地上喝了口沟里的水,问:“刚才吃的是什么?”

“生稻。”

“公孙圣当年说过,‘不得火食走章皇’,果然应验了。”

王孙骆说:“咱们吃饱了就走吧!前面有深谷可以暂避。”

夫差已绝望:“妖梦已准,死在眼前,能躲到哪里去?之前我杀了公孙圣,弃尸于此山之顶,不知他的魂灵有没有响应?”

“那大王试着叫一下吧。”

夫差对着阳山大叫三声:“公孙圣!”

山中传来三声回响:“公孙圣------”

三呼三应,做了亏心事的夫差心中恐惧,不敢在此停留,便转向干隧而去。

勾践领人在后头一直穷追不舍,将吴王藏身之处围得水泄不通。夫差亲笔写了一封书信,射入越军营中。兵士们拣来给范蠡和文种看:“吾闻‘狡兔死而良犬烹’。敌国如灭,谋臣必亡,大夫何不存吴一线,以自为余地?”

好一个“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灭,谋臣亡”,道尽数千年绵延不尽的帝王心术,世道人心。究竟这封信能否打动范文二人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湛兮若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