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五百年

第195章 195. 阖闾无道失名剑

伍员问孙武:“伐楚该怎么进兵?”

孙武答曰:“行兵之法,必得先除内患,才可外征。我听说王僚的弟弟掩余在徐国,烛庸在钟吾,二人都怀报怨之心。今日进兵,必须先除掉这二位公子,然后南征。”

伍员奏过吴王,阖闾说:“徐国与那钟吾都是小国,只需遣使前去索要,不怕他们不从。”

二位使臣出发了,徐子嬴章羽不忍心送姬掩余去死,私下把他放走了。掩余半道上正遇见从钟吾逃离的烛庸,二人商议好一起投奔楚国。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嘛,楚昭王欣然接纳,让吴国二公子居住舒城,专门练兵以防御吴国。

两个小国竟敢不听命?阖闾大怒,命孙武领兵灭了徐国,徐子嬴章羽逃奔楚国。灭徐之后,孙武兵锋直指钟吾,生擒了钟吾国君为俘。

孙武连灭两国,接下来攻破舒城,杀了掩余与烛庸。按阖闾的意思,就该乘胜直取郢都,可孙武说:“民力已竭,不可再用。”于是班师。

伍员思考了几日,向吴王献计道:“可以效仿当年晋悼公的以逸待劳之法,楚国执政的都是些贪庸之辈,吃不得苦的。不如将我军分为三师,每次出一师出征,楚国那边必会倾巢而动,敌出我归,敌归则我再出,使对方疲于奔命,再发动突袭,必可成功。”

阖闾点头,于是将吴军分为三部分,依次迭出骚扰楚境,等郢都派出人马来救时,吴军已走了,如此几番,搞得楚人叫苦不迭。

话说吴王阖闾有个爱女叫胜玉,有一回宫宴之时,阖闾把自己吃剩的半条鱼赐给了女儿,胜玉大怒:“大王是在用剩鱼来羞辱我,叫我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胜玉退回寝宫便自杀了。阖闾是又悲又悔,本是想逗逗女儿,谁想她气性这么大,说死就死了。为表爱女之情,阖闾大办丧事,在姑苏阊门外,凿池积土,营建墓室。挖了多么土呢?传说挖出了一个太湖,也叫女坟湖。

至于随葬的金鼎,玉杯,银尊,珠襦更是不计其数,吴国府库为之空了一半,连当年欧冶子所铸的“磐郢”名剑,也成了随葬品之一。

出丧那日,姑苏城中街市有一只巨型的纸白鹤飞舞,姿态甚美,引得城中万民跟随观看。不知不觉白鹤跳入了胜玉的墓门内,跟随的观众们还没醒过神,墓门机关启动,石门降下,内里填土,姑苏百姓枉死于墓中的不下万人。

阖闾眼见这一幕,说:“我女儿有万人殉葬,以后就不会寂寞了。”

至今吴地办丧事,都会有白鹤起舞,这便是当时的遗风。那时的君主,都不把人民的生命当回事的,杀生送死,阖闾真是无道之极!

话分两头。郢都楚宫内,某一日,楚昭王醒来,枕畔一片寒光吓了他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把宝剑。到了天亮,请国中最好的相剑师风胡子来看看。

风胡子一看到这把剑,大惊失色:“大王哪里得来的?”

楚昭王说:“寡人睡醒了,枕头边就有这个,不知这是什么剑?”

“这就是‘湛卢’,正是吴中剑师欧冶子所铸。当年越王铸了五口名剑,吴王寿梦想要。越王便献上其中三把,分别是‘鱼肠’,‘磐郢’,‘湛卢’。‘鱼肠’用以刺杀王僚;‘磐郢’随葬了亡女;只有‘湛卢’尚存于世。听说此剑有灵,出之有神,佩之有威。但若是君主做了逆天悖理之事,此剑便会离开。哪个国家得以此剑,国祚必会绵长。如今吴王阖闾弑杀王僚,又坑杀百姓,吴人皆怨,所以‘湛卢’剑才会离开那无道昏君来跟随大王。”

楚昭王喜不自胜,马上将“湛卢”宝剑随身佩戴,以为至宝,宣告国人,以为天降之祥瑞。

姑苏城内,吴王阖闾丢了“湛卢”,四处求访,忽有人来报剑已在楚国了,阖闾怒不可遏:“一定是楚王贿赂我身边的人,把剑盗走了!”

为泄愤,他一连杀了身边数十名侍从,还命孙武,伍员,伯嚭准备伐楚,另一面再派使臣去越国征兵。越王姒允常一向和楚国有来往,不肯出兵。这一次,孙武接连攻取楚国的陆邑与潜邑,但后头补给不继,只好班师。

阖闾深恨越国不肯出兵,想要出兵教训教训越国。孙武劝谏道:“臣夜观天象,今年岁星在越国方向,伐之不利。”

被胜利和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阖闾不肯听,坚持伐越。这回大败越军于檇李,狠狠烧杀抢掠了一番以泄恨。孙武私底下对伍员说:“四十年之后,越国必强,而吴国气数将尽矣!”

这番话伍子胥牢牢记下了。

阖闾即位第六年,楚国令尹囊瓦为报去年潜陆之仇,特意率领水军伐吴。阖闾再次命孙武与伍员出击,大败楚师于巢地,俘获楚将芈繁。

这个战果阖闾不是很满足,他说:“不入郢都,虽然击败楚兵,也没什么大功可夸耀。”

伍员说:“臣也一刻不敢忘郢都啊!只是楚国毕竟是天下之强国,不可轻敌。虽然令尹囊瓦民心已失,但是尚未与诸侯们交恶。听说他贪得无厌,常常向其余诸侯索要财物,不久必会生变,到时便有可乘之机了。”

孙武在长江口日日操演水军,伍员则终日收集楚国情报。忽有一日,探子来报:“唐蔡两国国君遣使来通好,已到了姑苏郊外。”

伍员十分高兴:“唐国蔡国都是楚国的属国,无缘无故遣使过来,必然是与楚国有怨,这是上天赐予我攻破郢都的机会呀!”

原来是楚昭王得了“湛卢”宝剑,自然各个属国要来朝贺的,唐成公与蔡昭侯也不例外。这蔡侯自己也有宝贝,一双羊脂白玉佩,两副银貂鼠裘,他以一裘一佩作为礼物献给了楚昭王,自己留下另外的一裘一佩。

贪财的囊瓦想要,命人去找蔡侯要。可蔡侯爱若珍宝,哪里肯给?这就得罪了楚国的令尹大人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湛兮若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