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五百年

第13章 13. 车中冤魂

鲁侯此次来齐国,本是为齐襄公迎娶周室王姬穿针引线的,但夫人文姜说思念故国,一定要跟着一起来。大夫申繻反对,他说:“按礼法,父母在,出嫁女一年回娘家一次看望父母子。但现在,故齐侯夫妇已不在多年,哪有已嫁的妹妹回娘家看望哥哥的道理?”但架不住文姜一再恳求,鲁桓公还是带着夫人一起来了。

文姜来一趟多不容易呀!齐襄公郑重亲自出郊相迎,摆下接风酒席。鲁侯办完正事后,本要携夫人一起下榻馆驿,但齐襄公借口说要接妹妹进宫去见见嫂子们。待进得齐宫,便与文姜共处密室,把酒言欢,两人竟做一头睡了。

那鲁侯在馆驿等到深夜,不见夫人回来。遣人打探,这才知道自宋国子姓正妃逝世后,齐襄公身边只有一位连姓偏妃,是大夫连称的妹妹,且两人感情淡漠,几个月也见不到一面,更别说和文姜有什么交情了。怕是从来没见过面的两个陌生人了。

鲁侯问夫人:“你这次入宫见到谁了?”文姜低头说:“无非是连妃罢了。”

“你昨夜在哪住下的?”

“自是从前出嫁前的宫室。”

“你哥哥在哪睡的?”

文姜脸一红:“哥哥在哪睡的,我做妹妹的怎么会知道?”

鲁桓公冷哼一声:“只怕做哥哥的倒要关心妹妹住的地方了。”

文姜一听这话,心知丈夫已起了疑心,但毕竟是自己理亏,又不能承认。只是一头哭泣埋怨丈夫无端猜忌自己,鲁桓公即不安慰也不发火,只是一味冷冷盯着她。无论如何,这里毕竟是齐国境内,他有再大的怒火也得忍着。

夫妻俩各怀心事,谁也没注意到:此时,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离开马车一侧,径直走进了齐宫,将两人的口角一五一十汇报给了齐襄公。

现代有科学研究证明,久未谋面的异性至亲属再次重逢时,有较高的机率产生不伦之恋。齐襄公诸儿与妹妹文姜就是这种情况。在共度那不可明状的一夜之后,两人的往日旧情就像老房子着了火一般不可控,正是耳酣情热之时,诸儿怎舍得妹妹回鲁国去?再加上也怕鲁桓公回国嚷嚷得列国都知晓了这段丑事,遂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翌日,鲁桓公夫妇要回国,诸儿诈称要摆酒送行,理由冠冕,桓公即使再不乐意也得在面子上撑过去,只得欣然独身赴宴,留文姜在馆驿之中。席间,襄公示意群臣轮番向鲁桓公敬酒,所谓“借酒浇愁愁更愁”,直灌得桓公人事不醒。此时,齐襄公叫来公子彭生,嘱咐他:“鲁侯酒醉得厉害,你抱他上马车,好好服侍他。不能叫马车晃着他了,切记切记。”

那公子彭生是个实心肠的,听了吩咐,紧紧抱着桓公上了马车。也不知怎的,那马车晃得厉害,彭生不得不把桓公抱得越来越紧,两只胳膊箍得铁桶一般。那公子彭生是个力能举鼎的大力士,鲁桓公岂能经得住他这一揉搓?待到了地方,松开胳膊一看,桓公的两根肋骨已断,口吐鲜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还没等抬下车,就咽了气。

齐襄公听了噩耗,假模假样地哭了几声,掉了几颗鳄鱼眼泪,便遣人到鲁国报丧。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鲁桓公死亡真相传到国内,群情激愤,桓公庶长子庆父,振臂高呼要杀往齐国,为君父报仇。大夫申繻劝阻,为国家颜面计,还是暂时隐忍,一面扶世子同即位,是为鲁庄公;一面派使臣去往齐国,要求惩办杀人凶手。

那公子彭生被襄公下令绑缚街头问斩,十分不服,大声叫骂道:“你这个无道昏君!为了要睡自己的妹妹而杀妹夫,还拉我做替罪羊!你等着,我就是死了,也要化为厉鬼索你的命!”襄公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愿听,左右从人偷笑。

鲁庄公于父亲灵柩前即位,他倒是个有作为的,朝中有申繻,颛孙生,公子溺,公子偃,曹沫等一班文臣武将,还有庶兄公子庄父,庶弟公子牙,嫡弟季友帮衬他,于次年改元。

新君即位,一面得继续为那杀父仇人齐襄公迎娶周室王姬出力,一面还得派人去齐国迎回母亲文姜。先说周朝那边,周公黑肩本想请缨护送王姬远嫁齐国,但周庄王不许,怕黑肩有外心,借出使之机私交诸侯,为弟弟王子克图谋,便另外派了大夫荣叔。周公黑肩知道此事后,与王子克密商,准备趁王姬出嫁之日,杀了周庄王改立王子克。大夫辛伯反水,将二人密谋告知庄王,黑肩被杀,而王子克逃往燕国。

齐国这边,齐襄公与文姜再怎么难分难舍也拗不过礼法大道,只得洒泪而别。文姜自知做下悖伦之事,为齐鲁两国所不容,于是停停走走,来到齐鲁交界处的禚地,说:“此地不鲁不齐,正吾家也。”

鲁庄公是个孝子,知道母亲不愿归国,所谓放过他人也是放过自己,便干脆在禚地建筑行馆,让文姜长居于此。自己得空便去探望于她。

自从鲁桓公不明不白死在车中后,齐鲁两国沸沸扬扬,无人不指责齐襄公荒淫无耻。那诸儿一面遣人迎娶王姬,一面也思量着做点什么事来挽回自己的声誉。想来想去,卫国虽驱逐了国君,但毕竟现在的新君眼看着就是自己的连襟了,不好翻脸。只有郑国,子亶与高渠弥杀了郑昭公,就拿他们开刀了!

主意打定,齐襄公使人送信给子亶,谎称要与他订立盟约。子亶不知是计,大喜:“有齐国支持,我的君位稳如泰山了!”便想让高渠弥与祭足同自己一起去。

高渠弥没问题,但那个祭足却是个千年老狐狸,谎称有病,不去。大夫原繁不解,问他为什么不去。祭足说:“齐是大国,郑是小国,为什么突然向我们主动示好?其中必然有图谋。”

果然,齐襄公一见到两人便握着子亶的手问:“先君昭公是怎么死的?”子亶惊得说不出话,手也在打颤。还是下头的高渠弥答道:“是因为生病而死的,君侯怎么问到这个?”

齐襄公冷冷地说:“听说是出城祭祀遇到贼人,跟生病有什么关系?”

那高渠弥见遮掩不住,只能对曰:“本来染了风寒,又被贼人给惊着了,所以暴亡。”

“国君出行防卫何等严密,哪里来的贼人?”

“嫡庶争位,非止一日,公子们各有其党,哪能防得住?”

“逮着贼人了吗?”

“现在还在查着呢,目前还没什么消息。”

襄公大怒,说:“还访什么,不就在眼前吗?你受国家之恩,竟以私怨杀君。到了寡人面前,还想装蒜?”于是命左右将二人绑了。

那子亶伏地求饶:“不关我的事啊,都是高渠弥干的。饶我一命吧!”襄公说:“既知道是他干的,你怎么不杀了他?现在你自己到地底下跟昭公说吧。”说完,旁边百名死士一齐上前,将子亶一顿乱砍。至于高渠弥,齐襄公命将其“五牛分尸”在南门外。

消息传回郑国,原繁不由感叹祭足真是料事如神,一面与诸大夫商议立君位的事。叔詹建议迎回子突,祭足想也不想便拒绝了,诸公子中唯子突继位,他祭足必将身首异处,这点不能预知,他就枉为国士了。于是便决定派人往陈国迎回公子仪继位,送礼修好于齐陈两国,又往楚国年年纳贡。自此,郑国才稍得安宁。

唉!想当初,郑庄公寤生何等威风,号为方伯,而今郑国竟被大国玩弄于股掌之中,仿佛鱼腩一般,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湛兮若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