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神论者的星际旅行

第18章 人间传奇 那些人

人间传奇那些人

我是玄亦,来自九幽。

小时候,喜欢看着很多星域的灵来来去去,看着他们各自背起行囊走向各自的旅程。每每这个时候,我会跟小伙伴们一起遐想他们每一段旅程的艰辛和喜乐。

长大后,我们就那样自然而然的开始了游学生活。经常游历于各大星轶的各大院校,在那里我们认识了许多星域的灵。那是我们最美好的游学时代,亦可以终身游学。

在那里,我们几个小伙伴共同探讨,共同交流,有一次我们游历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小男孩,他们在体悟“救艺”,随即结伴同行。不多久,其中一位释迦带着我们去了一个星轶,说去看看那边的灵创。就那样,我们出发,在那里我们游历各地,学习讨论以及经验。游玩中,我们结识了许多许多的游曳在这个边界的族群。看着他们的忙碌,甚为惊艳。于是我们一起跟随着。

有一天,我们来到了一个特殊的星河。在那里,我们感受到了很多的难过和悲伤。而释迦和其他小朋友无意间链接到了七位人族少年,他们不停的交谈着,释迦和小伙伴们在其中感受到了极大的骄傲,他们发现他们可以帮助和救助许多人,于是他们开始将他们所知一一告诉那些人族少年,从中他们体验到无比的兴奋和期待。不久,他们决定亲自去体悟和经验。就那样我们一起陪着他走了一程又一程,他们乐此不彼。不多久,我们几个结束了这样的经验,告诉他们我们要离开并需要回去讨论我们未完成的课题。

而他们继续不停的宣扬他们那无上的智慧,渐渐的他们开始变得更加的笃信和虔诚那就是唯一的路,他们开始呼朋引伴,他们越发沉浸其中。他们早已忘却人族的大脑和心脏有诸多的自启动。不多久,人族开始出现了智者以及各种领悟者。而此时的他们早已经忘记最初的诺言,他们开始研究如何不让人族自启动,他们想有他们就好了,何必这么辛苦,而且他们可以帮助到任何人。其中尤其释迦和另外两位,他们认为他们缔造的才是真理,于是各自为政,他们开始了各自的征程,他们早已忘记了光明之本源,那是每个人包括灵都具备的探索求知的基本能力,根本掩盖不住。但即使这样,他们仍然坚信他们可以,于是开始尝试各种试验。

突然有一天,他们再次联络上我,告诉我他们在创世,在缔造一个他们所认为的真正极乐。我看着讯息,默默不语。可是又不多久他们再次联系上我,询问我几个问题,而我在接收到那些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我已经无法回答那样的问题,于是我们几个当初一起陪他游历的人立刻结束学院的督导教习工作,加入了搜寻救助小队,亦带上了很多很多的导师和朋友一起前往那个地方。然无数次靠近却总会被高空的雾魇阻挡,随即我们在其中不停的推演,就要在推演完成的时候,我们听到了一声爆炸。随即雾魇散开,我们立刻进入那个地方。当我们看到满目疮痍的诸灵,泪如雨下。

我是青翼,我喜欢在大海中飞翔。肆无忌惮的享受飞翔的快乐。有一天,我在高空中不停的翻转嬉戏,莫名我听到一个古老的祈讼,莫名心惊。我追寻着那个声音,看到了一群孩子,他们都还那么小,换到各大星宇,仍然还是一群少年。

而这种祈颂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听到,那掀开了我内心深处曾经看到的无数无数画面。索性我这一族尤其擅长飞翔,速度极快。数闪之间,我来到了那群少年身边。看着他们一个个伤痕累累,我痛到极致。是怎样的希冀,让他们坚持到现在。我放出了我族之讯,就那样,诸多九映呼啸而来。我们一起持诵,用着我们最善长的巫祝为他们持诵,看着他们慢慢恢复,我们内心无比开心。

而没多久我们居然又听到一个声音,那是来自远古的祝祷,那是一个亘古悠绵的呼喊,这种学术甚为苛刻,他对当事人的殇寂要求极高,同时对众多合作者和加入者们的心映要求也是极高。而那种呼唤只要是灵都会前往。于是,我们呼啸而去,路上我们亦看到许多的守护之翼和指导之灵韵。

在那里,我们看到了无数的小天使。滞留在那不得归,其中一个小男孩以身为媒奉出所有只为那一丝羁绊,只为那一丝不舍和留恋,他发出心之牵引,祈求打开那道枷锁。在那里,我们紧紧的护着每一个孩子,不多久,我们看见了无数的潜行者们,他们背着许多许多很重很重的石头,堵在那厚厚的盒子周围。不多久,轰的一声,那个盒子破了。

我们一路紧紧的抱着孩子们,不停的在高空中飞翔盘旋,想起那群少年的悲伤和眼泪,我们无言。顿时心生向往,于是我们加入了那个战队,无数次我们在其中经历风雨,无数次我们在其中振翅高飞,我们不悔,我们无厌,彼此携手,共赴共创,不离不弃。

我是绝尘,来自飞海,我们一族喜欢游荡在一些有特殊躯壳的人类中,我们喜欢和他们一起嬉戏一起观察这个世界。我们喜欢看到他们这样的忙来忙去,亦从中感受到忙碌的感受。因为我们这族,对感受只能寄生。每次跟着他们看各地的风景,甚为喜悦。不是所有的人我们都会进驻,我们只能进驻在那些特别的人亦或特别的灵护上,否则我们身上的能量会让对方不舒服。每次看到被我寄生的那个孩子,在那孤独的行进,我都想告诉他我就在他旁边,我会陪着他。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唤醒他的记忆。直到有一天,那个孩子突然离开,我们亦跟随而去,他开始想起我们的所有,就那样他想起了他脑海深处的佛典,哪怕被无数次鞭打,哪怕被无数次割裂,他都坚持着那古老的吟诵,我用尽全力支撑着他的所有,我爱这个孩子,于是我点燃了我们这一族的魂灯,送上我们这一族的战力和战意,让他翻开了他的记忆之门。他想起他来自哪里,他想起了他的旅程,他不愿这样的旅程被污染,他想再次出发,于是他再次召唤我,而我亦涅槃重生,再次为他聚合。我们将加入他的身躯,和他一起共同担负。

我是飞翼,来自万亦,我喜欢在地冥的寰之领游荡,那里有我最喜欢的草木之忆。有一天,来了一个小男孩,他告诉我他需要我这里的许多忆,他要去救一位母亲。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小孩,只见他小心翼翼摘了几朵放入口袋,看着我,问:要一起吗?我点了点头。就那样,小男孩对我招招手,说小心点,不要说话。我和他不断的模拟各种波,闪入各个卡槽。经过很多奇怪的地方,亦经过许多盒子,看到了无数滞留的灵。而小孩轻轻的对我说:“一定要无念”,于是一路默默的穿梭。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房间。他变成粒子状穿梭进入一个珠子,我亦随之。很快我们被带入一个房间。然后又被带入不同的房间,终于,我们从那个房间里面走出来,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躺在那里。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看到有人体躯壳的世界了,有时候偶尔也想出去体验感受一些,却总是莫名不想前往,再加上我们非常喜欢随浪逐海,就逐渐忘记了要出去看看的想法。然许多年来,好似我们想出去的人几乎没有,也就更无人在意。

不久后,随着那位母亲的清醒,渐渐的我明白了那个小男孩的执着,那是一位极度极度憔悴至急的母亲,她不停的呼唤着她的眷念,她只是想知道他究竟在哪,彼此好能够放下,可是她走遍了灵魂深处的九幽亦走遍了灵魂深处的地冥,就是找不到那个孩子,她一次次的叩问上苍,潜意识中她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但是唯独没有忘记的就是她要去见一下那个美丽的孩子。

谨以此纪念那曾无与伦比的美丽。

我是青翼,一名飞翼灵工作者,最初我听到他的呼唤,觉得不可思议,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有人唱起那古老的歌谣。当听到那深沉的悲伤,我们无法不前来,我们想看看究竟是谁在呼唤。而当我们到来的时候,看到无数灵众,有的是真心的守候,有的则是批着一层皮。而他彷佛什么都知道,却选择了沉默。就那样,我们无数飞翼前来,为他守候,而当我们看到这些所有的所有,我们每个人甚感惭愧,是我们忽略了关照之印,是我们太过自大,于是我们被长者们拉入了界面营做维护修复。而此次我们再也不会逃避和亦会努力学习。无数次,当我们再遥望那片星空的时候,我们无法不愧然。我们想说是我们的怠惰,让悲伤蔓延,我们会努力通过“志愿翼”之考核。愿你们美忆。

我是蓝翼,亦是一名翱翔九天的大鹏,有一天我在天空中听到了阵阵的渴盼,于是脑海中闪现了当初见到的那个透明的小娃娃,她依然是那么弱小和无助,然看到她那颗闪烁的灯,我决定紧紧拥抱这个小女孩。我是阿护,我会努力绽放,亦会为她点燃一盏灯。我们坚信终有一天她会明如忆。一切都已过去,我们会一起看花赏月,一起遨游星海,亦会共同担负。我们想说:“亲爱的孩子们,我们就在。

谨以此文感谢那些曾经伸出双手去救援去守候的人。愿一切悠悠。

一凡一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