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来的男友竟是我上司

第25章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从某处传来声音。

和煦的阳光下,铃铛般的笑声。

“熊说,你为什么在那里?和我一起玩吧。”

把脸伏在散发着太阳味道的冰冷亚麻布上的少女,听到翻页的声音一下子抬起头来。

在染成橙色的房间里读书的女人,把视线转向了身旁的少女。

“狐狸回答,我可以,因为会被讨厌的……”

在想永远听下去的平静的声音里,在惬意的时间里,少女希望这一瞬间能永远持续下去。但是,她在心里的某个地方察觉到不会这样。

啊,这是梦。

她有这样的自觉,因为作为本人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是宋满的过去。

放学后,母亲带她去医院,她喜欢在那里读书。

母亲读的杂志中有一部分刊登了绘本,每个月一换的短故事,让她读好几遍。插图的线条、墨水的渗透性、文字的形状一个个都记住了,这样反复好几次。

“如果是小满,你会对狐狸说什么?”

看到女儿趴在床单上的样子,母亲可能觉得她已经厌倦了。

但实际上,宋满很喜欢听母亲朗读的声音。熊和狐狸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翻页前略微上扬的语尾。内容其实什么都无所谓。

少女宋满不可能说出这样的真心话,她听着听着看了看绘本。

害怕被讨厌而希望一个人待着的狐狸,蜷缩在黑暗的洞穴深处。

“……嗯,不知道。”

“那如果是熊呢?”

移动视线。洞窟入口站着一只熊。因为身材高大,稍微动一下周围的人就会吓一跳。虽然经常被误解,但内心还是很温柔的生物。

透过年幼的宋满的视野,看着那幅画,宋满不可思议地觉得那只熊和他认识的某个人很相似。

“小满。”

母亲叫道。

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后,宋满本能地抬起头来。

“你为什么在那里?”

“啊……”

睁开眼睛。自己也知道自己醒了,清醒得很。

环顾四周,看到了熟悉的房间的天花板。不是医院的,是自己的房间。

虽然是非常令人怀念的平静的梦,但不可思议的是,宋满的身上却冒着汗,湿漉漉的t恤也冷了起来,让人感到不快。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你说过那种话吗?

小时候的记忆非常模糊。现在的宋满无法判断这只是梦,还是真的发生过。只是,母亲的声音在不断地追问着,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大。

为什么会在那里?

为什么……

宋满一边感到心情混乱,一边环顾四周,桌上散乱的纸张映入眼帘。是一大早回去的赵志安写的角色的相关图。

漫不经心地拿在手上,右斜的神经质的字似乎表现了赵志安的人品,让人笑了。

这么说来,这是什么纸来着?

他让宋满拿出纸来,让她随便用一眼就能看到的纸的背面。翻过来一看,原来是很久以前就没了的企划案。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母亲再次在耳边问道。

在不希望的部门工作。拿出成果调动工作,拼命地去做调查,结果还是没能成功,但还是没放弃的方案。

最近,虽然也以同样的热情投入其中,但内心某处却觉得自己的企划反正不会通过而放弃了。几乎不像以前那样废寝忘食地挑战了。

但是进公司的时候,接受面试的时候,宋满应该有比现在更明确的梦想。

——你为什么在那里?

我在这里是因为……

宋满看了一会儿上面的字。

她不知不觉陷入了某种沉思中,意识仿佛神游了出去,其实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其实太多的为什么,和那莫名其妙的质问,已经让宋满的思绪有些混乱了。

她暂时想不出一个答案来。

“……啊?”

下周初。天还没亮就起床的宋满,收到了从今天开始要一起去采访两天一夜的前辈职员唐羽的联络。

发高烧,去不了了……

这么说来,就我一个人?

最近的工作态度有所改变,正打算重新振作精神,调动到童书部门,更加投入工作。

就像被打断了话头一样,宋满无言以对。

为了避免读错,我把邮件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了一遍,当然内容是一样的。

就算要找同行者,这个时间也……因为有采访对象的预约,所以列车的时间不能推后……啊,列车预约座位和住宿怎么办?如果当天取消的话就不能退款了。

在这次的采访出差中,本打算作为助理陪同。主要是做些杂活,事先做的也不过是预订旅馆和列车之类的。

看到接二连三发来的采访资料,宋满感到一阵眩晕。

给赵主编打电话……

联系主编请示。宋满想只有这样了。但是,在发出信号之前,手指就停止了。

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虽说是紧急事态,但这个时间打电话也会给人添麻烦吧。而且,她想起了昨天早上走出自己房间的赵志安的身影。

虽然没有尴尬的因素……

不知为何就像逃跑一样回去了,很难联系。

而且,自从昨天梦见母亲后,宋满就一直耿耿于怀。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刊登采访详情的文件我也有,基本上应该是当地汇合的撰稿人和摄影师的陪伴吧。除此之外的事情都是用邮件发给我的……也不是不能一个人做吧?

我看过很多了,没关系。回程稍微推迟一点也在允许范围内,没关系。中午给赵志安打电话不就行了吗?

迄今为止,送阿门已经经历过几次采访旅行,现在一个人应该也能胜任。

不,我试试看。

宋满斥责着自己快要受挫的心,从被窝里爬起来。

这是个让人看到只要做就能做到的机会。

虽然几乎没有成果,但这不是证明有用的难得机会吗?这么一想,马上就会像刚进公司时那样干劲十足。

当天空开始呈现出清晨的白色装扮时,宋满抱着大手提包,气势汹汹地走到列车月台,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啊?

在人稀疏的站台上,有一个男人光是站着就引人注目。胳膊上拿着一件薄上衣,身上穿着条纹衬衫和深色长裤,身材高大。

挺直的背脊和手臂连一毫米都不动,像机器人一样无机物般的伫立着。

楠木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