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猎户小辣妻

农门猎户小辣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2章 相见不如不见

第252章 相见不如不见

不管商瑾昱是不是那个胖子,随着后面的葱烧海参、黄金虾球、东坡肘子、松鼠鳜鱼、佛跳墙……等一道道大菜端上桌子,叶修远便没有再想的精力。

一是菜肴味道让人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二是崔国公喝了一口度数不算低的回味酒,站起来宣布了今日的主题大事。

“承蒙诸位不弃,愿意来我这个粗人府上喝酒。今日,崔某人便请诸位做个见证。崔某人的小女儿秀娘早在两年前就定了亲事,女婿是崔某人亲自挑的,便是这……”

崔国公目光转动,席上不少人也跟着他看了过去。

崔亮被超品国公,三代不降爵,只要不是叛国大罪,不会抄家灭族。

如此尊荣之下,崔家儿女的婚事便成了许多人攀附的捷径。然而崔夫人在京城三年,一直和老夫人吃斋念佛给家里男丁祈福,旁人根本无从得知崔家儿女的婚事。

眼见着崔世子回京,询问的人便多了起来。等崔国公回京,不知道多少人都动了心思。

甚至还有传言说,宁柯要把定下的未婚妻退了转娶崔家小姐为皇子妃.

如果有崔国公助力,宁柯的储君之位立刻就能比其他兄弟坐得稳当。

也只有宁柯自己知道,这些终究只会是传言。别说人国公府懂得明哲保身,就是崇康帝属意的储君也不可能是他。

总有一些人自作聪明,自以为是还不自量力,妄图想用舆论逼迫国公府站队。

殊不知,人武国公竟然早有准备,没有在京城任何一个世家挑选结亲人家。反倒是给崔秀娘定了一个军中将士。

顺着武国公的眼神看过去,叶修远站了起来,铁塔般的身子震慑力十足,再有一张硬朗的脸和狰狞的伤疤,怕是小儿见了都能吓哭。

“修远,过来见过诸位大人和叔伯,日后在京城安家,还得诸位多多照拂。”崔国公招手。

叶修远点了点头,上前几步,比崔国公都还高出半个头。崔国公特别满意这个女婿,在他看来,文人脑子里弯弯绕绕太多,自家闺女嫁过去还不得被欺负死。

武人好!特别是骁勇善战的武人,专情、实在。又有自己把关,叶修远如今的官职还能往上升一升。他无亲无靠的,到时候在京城分个小院子,依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闺女肯定能过得舒服自在。

叶修远长相凶恶,再加上不善言辞,在崔国公介绍了之后他便二话不说端杯子就干,那样子倒是把被敬的人给吓得战战兢兢。

叶修远一杯酒喝下去脸色更难看了。当初,立夏酿成了烈酒,说是在舅舅家学会的手艺,之后叶修远听杨振威都说没喝过那般劲道的烈酒,他以为立夏是骗子。

可到了京城才知道,兴许立夏的舅母是京城人,立夏那些手艺都是从京城这边传过去的。以前都是他见识太浅薄了。

敬完了文臣,到武将这边大多都是熟人,全都是被叶修远武力“征服”的手下败将。

之前只是小范围知道他是崔秀娘的未婚夫,现在大家都知道叶修远哪怕和他们一样还是校尉,前途都不可限量了。

有的是羡慕嫉妒,有的是真心祝福,反正到了武将这两桌,酒就给不要钱似的往叶修远口中灌。

哪怕杨恩抓耳挠腮说了好几次叶修远身上有伤,也没能让这些豪爽汉子慢下来。就连崔世子都带着两个弟弟来起哄,自家的小白菜就要被猪给拱了,他们伤心啊。

女客那边,本来听崔国公说给崔秀娘定了亲事,一个两个的虽然有些可惜,但还是端出了诚挚的笑容准备表示祝贺。

可是轻纱那头,叶修远一起身,大家都愣住了。隔着轻纱,她们都能看到叶修远的身材和长相,大家都是文官家眷,大多都是在京城生活了多年,脑海里根深蒂固的审美观让她们要真心实意说出“恭喜”二字实在太难。

崔夫人见状,不由有些尴尬。只能招呼客人:“修远少年英雄,又是我们家秀娘的救命恩人,这门婚事早就定下来了。修远是个上进的,非得等到有成就了再提亲,我们崔家可不是那等势力人家,奈何孩子就是爱重我们家秀娘。”

旁人还能说什么,自然是夸,大夸特夸,往死里夸。可是夸着夸着就品出味道来,要真是疼爱女儿的人家,崔家这女婿除了长相差了点,别的还真是无可挑剔。

无父无母、无亲无靠,就算不是崔夫人夸赞的那样武人专情,为了前程,也要对崔家闺女一心一意。这样的女婿,其实想想还蛮好的。

前面正席上,除了夸赞国公府今日酒席实在是令人大开眼界,便是变着花样夸崔国公、夸崔国公的女婿。

旁边厨房里,等所有的菜品和点心端了上去,立夏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似的坐倒在了灶台边。

所有的助手和崔府的下人也都跟着松了一口气,欢欢喜喜地分坐在了两张桌子边上。

今日中午那些饭菜说起来除了那佛跳墙,别的都算不上名贵,立夏问过了崔府管事后,每样都多做了一点,也让崔府的下人们一起尝一尝极味楼的美味。

极味楼的人和崔府的下人经过大半天的磨合,也算是有些熟悉了。虽说不能够将崔府一些隐秘的事情胡乱往外说,但今天公开的事情大家还是很乐意说一说的。

在崔家下人口中,崔秀娘和叶修远有些“传奇”的亲事渐渐立体了起来。还有个中年婆子见大家聊来聊去都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之类,她都有些插不上嘴。

不由着了急,“你们啊,都只看到了表面。只有我跟在咱们夫人身边,知道得最是清楚。什么救命之恩,都抵不过肌肤之亲,两人都那个了,咱们小姐还能嫁给谁!”

“那个,哪个?”崔府里有年纪小的丫鬟根本就不懂。

眼瞅着中年妇人凑近了给小姑娘解释,立夏心里无端端升起一股气愤和烦躁,猛地站起来转身就走。

便也没听见中年妇人说道:“小姐生病了,是叶校尉背回家的,两人隔着薄薄一层衣衫相处了一天一夜呢,除了嫁给他,还能嫁谁!”

九月初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