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归来

第210章 谁也不准叫她疯丫头

第265章 谁也不准叫她疯丫头

夏家的人对陈默很客气,在农村来说,对你客气就等于疏远,不会成为自己人。

毕竟农村人观念陈旧,你再有本事,如果是个上门女婿,也会被别人看不起。

陈默对这些当然不看重,只要不是自己身边的家人亲朋,他对其他人都是无欲无求。

你亲近也好,疏远也罢,与我何干?别招惹我就行!

找陈默喝酒碰杯的人少了,陈默也乐的清净自在,很快就吃饱了,放下筷子走出了屋子。

站在大门外的土坡上,放眼看着四周。

蚕山村以南是七八里左右是拐子江,北面不到两里地就是野蚕山。

山并不高,上面长满了桑树,郁郁葱葱。

养蚕卖桑葚,也是蚕山村的村民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小时候我们这些村里的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去山上采桑葚吃。”夏淑慧走到他的身旁,看着不远处的野蚕山说道:“那时候最甜的黑桑葚漫山遍野都是,现在却很难看到了!”

陈默有些不解的问道:“既然是最甜的,不是应该越来越多吗?”

夏淑慧摇摇头,笑着说道:“黑桑树养不了蚕,只有一种通体雪白的无用蚕可以吃黑桑叶,其他蚕种都不吃!”

“无用蚕?”陈默有些奇怪这个名字。

夏淑慧点点头说道:“蚕山人养蚕已经几百年了,以前是卖给丝绸商人。

现在销路广了,蚕虫,蚕茧都可以入药,蚕虫也是酒店食材,还有蚕沙,也就是蚕粪,是高等肥料。

可是吃黑嗓叶长大的白蚕,吐不了丝,也不好吃,无法入药,就是无用蚕,没人愿意养,也就连带着黑桑树一起都减少种植了!”

陈默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夏淑慧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野蚕山说道:“以前你师公也喜欢吃黑桑葚。

小兮从小没喝过母乳,你师公每天用黑桑葚榨汁,泡奶粉给她喝。”

颜兮的爷爷就是颜祖堂,也是陈默的父亲陈望的师父,所以陈默叫师公也没有错。

陈默看着夏淑慧奇怪的问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师公很疼小兮。

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就带了她一个多月。

难道师公当年就在这里?

可是当年你离开家,跟师父结婚,不是已经跟夏家人闹掰了吗?”

夏淑慧叹息了一声,点头说道:“你师公当年和小兮就在这里住了一个半月,为的就是想缓和我和夏家的关系。

他和我爸,原本就是拜把兄弟!

我爸也是练家子,年轻的时候,跟你师公不打不相识,拜了把兄弟,一辈子关系好跟亲兄弟一样!”

陈默心中一动,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一丝脉络,但是又有些摸不准。

夏淑慧看着他神情严肃的模样,轻声问道:“怎么了?”

陈默对她说道:“没什么!师母,今天我晚点回去,等会你坐周总的车回城吧!”

夏淑慧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对他说道:“好!”

酒足饭饱,周祥也红着脸,和何奎勾肩搭背的从屋里走出来了。

刚才还打生打死的两个人,现在却成了好哥们,郑爱玲和周岩看到了也有些无奈。

夏淑慧跟着夏老拐去了一趟村委,回来后就跟周总上了车,跟大家伙告别,陈默留了下来。

等车子不见了,杏嫂撇撇嘴,低声对身边的妇人们说道:“都成了大老板了,还这么小气!

几十年没回娘家了,回来一趟就带了这点不值钱的玩意,有什么用?”

旁边一位胖胖的妇人哼了一声说道:“就是!人家在武山城开厂的狗娃子回来,还给咱们每家每户发了一千块钱的红包。

钱不多,可心意到了,咱们拿着也舒坦。她倒好,一人一把瓜子就打发了,以后不要回来了!”

有着灵动大眼睛的女孩气呼呼的说道:“三婶四婶,你们别说我姑坏话!

光那些酒,我姑就花了好几万,还有礼物,我姑回来花了十万块不止!比狗娃叔差不了多少!”

杏嫂过来揪住了女孩的耳朵,对她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三婶以前那么疼你,都忘了?你姑给你一台新手机,就记着她的好了?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夏蝉,你在良江城上了四年大学,你姑管过你一次吗?

你哪次回来,不是三婶给你煎你爱吃的蚕蛹子?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哎呦,疼啊三婶!”女孩使劲拉开杏嫂的手,然后一把抱住她的脖子说道:“我当然知道三婶最疼我了!可那也毕竟是我姑嘛!

在上学的时候,我倒是想找我姑去,你们不让啊!

而且那时候我姑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颜家人对她和我兮姐太坏了,我也不敢去给她们娘儿俩添麻烦!”

说到这儿,夏蝉眼圈红了,松开杏嫂的脖子,哽咽着说道:“你们别说我姑了,她其实那些年过的真的很惨!

娟姑只是被打,日子还能过的下去。

可是我姑和兮姐,真的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活着,太惨了!

如果不是姐夫来到她们家,我姑和兮姐就被逼死了,我们夏家人,还都不知道!”

“那也是她活该!”胖妇人说道:“谁让她跑的?”

夏蝉看着胖妇人说道:“四婶,我姑不跑就有好日子过了吗?看看我娟姑,你觉得我姑嫁给严彪子会怎样?

更何况我专门去打听了,我姑父对我姑特别好,很疼她的。只是姑父的家里人对我姑不好而已,这能怪我姑选错了人吗?”

胖妇人张了张嘴巴,神情有些尴尬,哼了一声说道:“那些我不管!

我就知道,疯丫头现在日子好过了,对咱们却这么抠抠把把的,我就看不上她!”

“一群熊娘们吃饱了饭就在这里嚼舌头,都给我滚到屋里去!”夏老拐披着外套走过来,对着这群女人骂道:

“人家还抠抠把把的?人家比你们大方的多!”

村里的妇人可都是泼辣的主儿,就算是被村长骂了也不怕,一个个脸色忿然。

杏嫂撇着嘴说道:“她大伯,疯丫头给你们喝了几瓶马尿就把你们这些大老爷们给灌糊涂了?

一泡尿下去什么都没有,哪有直接给钱实惠?她连一千块钱都拿不出吗?”

众妇人一个个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帮妇人,平时插科打诨什么糙话浑话都敢说,连男人都骂不过她们。

不过这一次,夏老拐却不像以前那样扭头就跑,不跟这些娘们斗嘴,而是把脸一黑,对着一帮妇人大骂:“都给老子闭嘴!

她没掏一千块,可慧丫头掏了一千万!”

“啥?”杏嫂吓了一跳,瞪着夏老拐问道:“她大伯,你说啥?”

夏老拐把夏淑慧走之前到村委给他留的支票掏出来,甩了甩对众人说道:“慧丫头走前留了一千万给我!修路的,直接通到国道!

你们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熊娘们,哪来的脸说她抠抠索索?

以后谁都不能叫她疯丫头,让我听见,我非抽她的嘴巴子!”

残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