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心头朱砂痣

第75章 不知出事的是谁家小姐

第75章 不知出事的是谁家小姐

萧夫人很是谨慎,每条船上安排的摇撸妇,还有伺候的丫鬟都是通水性的。

一船船秋色摇曳着,众人正笑闹之时,就听见不远处案上传来动静,很是喧哗的样子。

便齐齐扭头看去。

有那耳目好的,仔细留神之后,却也听了清楚,便揣度着道:“说的好似是‘出事了,快快靠岸’……”

众人惊疑不定,备受压力的摇撸妇使尽了吃饭的力气,这才把一众贵人送到了岸边。

一艘艘船渐渐靠拢岸边,众人都好奇的纷纷上岸,打听究竟是什么事,能这般的兴师动众。

“什么,有女客误入了前院,还被客人看见了?”

“谁家的,这般不懂规矩?”

“你可别看我,我们府里姐妹今儿个都在呢,可没有那不着调的。”

众口纷纭之下,大家难免先力争自己的清白,毕竟此等寿宴之上,传出去什么不好的风言风语,这辈子就算是毁了呢。

沈娇娇忽而心头一动,想到了与自己一同来的沈清芙,方才她身子不爽利,便说在树下静坐歇歇。

她难耐的抿了抿嘴,虽极力遏制自己这不靠谱的想法,但也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恨不得匆匆离开,去那处角落瞧瞧她人还在不在的好。

“诸位小姐们,夫人请诸位移步,到了厅中时便按着家门入座就是。”前来传话的仆妇不卑不亢的说道,实则大家都是门儿清,这显然是主家要理一理客人,尤其是不在场的客人。

人潮汹涌,从湖畔经过园子,向着后院而去。

沈娇娇不敢太过于形色外露,否则若是被人言揣度,即便没有的事也会变得板上钉钉,只好随着众人前行。

却见厅中气氛没了先前的热闹,长辈们都难得的凝重,萧夫人面上很不好看,待得婆子们进来之后,这才笑的很不自然的道:“竟是我的疏漏,没想到今儿个竟有客人身子不适。”

沈娇娇哪有心思听这场面话,她眼角余光不住的打量着,只想找那一抹紫衣,只是眼睛都快裂出眶去了,也不见沈清芙的身影。

心中好似有个石头慢慢的堵住,她不免面上焦急了一些。

可直到寿宴快要结束,她也不曾见到沈清芙人影,直到与娘亲汇合之后,被她意有所指的握住了手,下意识的抬眼看着娘亲的侧脸时,她才彻底的明白过来。

原来,真的是沈清芙。

她究竟想做什么!

若是沈清芙在眼前,沈娇娇只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扇晕过去,纵然是心生爱慕,却也得分分场合不是,哪有人家府上老太君过寿,你不明不白的这么一出的!

果不其然,萧夫人一边盛情送客,一边让身旁的管事婆子邀请王氏去偏室小坐。

沈娇娇便不得不内心焦灼的来回踱步,不知道萧夫人会与娘亲做怎样的商议?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时,王氏笑盈盈的与相送的萧夫人告辞,母女两这才一同朝着府外走去。

碍于身后是萧府下人,两人不曾开口,直到坐上了马车,看见那里面神色慌张坐立不宁的沈清芙时,沈娇娇差点就叫出了声。

好在极力忍了住,这才咬着牙掀着帘栊进了里头。

那眼神就像刀子一般,毒辣的看着不停垂着脑袋的沈清芙,粉拳更是紧紧的握着,生怕一不留神就挥刀沈清芙脸上,又被旁人瞧了笑话。

沈娇娇恨恨的扭头看着窗口,头回觉得回府之路是这般的漫长。

沈清芙更是连头也不敢抬,更别说询问事情的结果了,她本以为自己只要众目睽睽与萧公子有了肌肤之亲,这般就是板上钉钉的了,萧府若还想要名声,只能让自己进门。

她心乱如麻,双手十指缠绕在一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终于捱到了沈府,王氏掀开帘子,“大小姐有些饿了,直接进府就是。”

沈娇娇心甘情愿的背锅,当下怒目圆睁, 双手抱在身前冷哼一声,“沈清芙,你最好想清楚,否则我必亲手缴了你的头发,送你去静安寺,也算是姐妹一场。”

听到这话的沈清芙浑身一颤,当场就要跪下,只是马车内地方不大,真要是跪下去少不得要磕磕绊绊的。

另一边,得知夫人已经回来的安姨娘更是满心欢喜,先头伺候了老爷醒酒,如今更是翘首以盼,恨不得倚门而望才好。

“刘妈妈?”怎么先进来的是你,她面上一僵,随即暗暗一喜,定然是芙儿的妙极成了,这才会被夫人身边的老人前来清人。

她喜不自胜,连忙回身扶着老爷的双臂,“老爷,夫人回来了呢?”

沈少卿本就斜靠着椅背打瞌睡呢,忽的就听闻一声厉喝‘跪下’,连忙浑身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看向厅中,见二女儿正委屈的跪着,便疑惑的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氏甩袖回头,看着上座的沈少卿,见他醉意稍性,便满腔的火气对准了他身旁的安姨娘,“怎么了,老爷何不问问你身旁的安姨娘,都给自己的女儿教了些什么?”

“好端端的去赴宴,打扮的花枝招展倒也罢了,谁给她一个庶女的胆子,竟敢去勾引人家府上公子!”

平地惊雷起,沈少卿惊得连忙倾直了上半身,木愣愣的咽了口口水,这才恍然问起,“芙儿,你快说,到底怎么了?”

沈清芙宛若一只鹌鹑,死死的不敢抬头,只默然的淌泪,好似自己有无限委屈似的,直教一旁的沈娇娇恶心的不得了,白眼都翻到了天上去。

一旁的安姨娘见状,连忙跪下抱着沈少卿的腿哭诉,“老爷,定是其中有什么误会,芙儿最是乖巧温顺的,何时有过这等子事呢,许是,许是那劳什子公子故意调戏芙儿,也说不准的。”

沈少卿缓缓低头,深吸一口气后道:“你当我是傻子吗,今儿个的宴会男女宾分的清清楚楚,再说那萧公子乃是府中主人,自幼数读圣贤书,何时有过不堪的劣迹?”

王氏见他还没昏了头,这才一抬手,不由分说的下令,“刘妈妈,搜她的身。”

“夫人这是做什么,芙儿还是个黄花闺女,众目睽睽之下,叫她情何以堪?”安姨娘飞扑到女儿身旁,死死的搂住沈清芙,楚楚可怜的道。

“哪里就众目睽睽了,这里面都是一家子人,”沈娇娇看不下去了,没好气的驳道:“情何以堪这词用的不对,应当是自食其果才是。”

一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