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心头朱砂痣

第141章 陛下 远衡求见

第141章 陛下 远衡求见

宫中的兽首香炉里,龙涎香正袅袅升起,盘旋不去。

顾明烟下了马车,随着宫人的引路,镇定自若的抬脚跟随着,她眼神余光打量之后,便知晓这要去的路,只怕就是谢崇渊的寝宫。

耳畔有绒白之物飘洒,顾明烟定睛一瞧,忍不住伸出手掌承接。

下雪了,她看着雪花融化在掌心,化作一滴冰凉的水滴,忍不住心中一紧。

其实先前,姨母却是要替自己的,只是终归被自己拒绝了,纵然是编出来再好的理由,都掩饰不住这药方的真实来历。

自己孤注一掷的豪赌,终究还是竹篮打水。

瑛修媛,没想到紧要关头竟是她救驾于水火,顾明烟心中很是五味杂陈,这世间知道这药方的仅有三人。

昔年的宜宁公主,如今的顾明烟;

昔年宜宁公主身旁的大宫女瑛儿,如今的瑛修媛;

昔年宜宁公主很照顾的弟弟,如今的一国之君谢崇渊。

她试图搅和这浑水,终究还是猜不透这未知的命数。

韩慎在殿门外打着转,余光看见有人近前,一抬眼,才看到上了台阶的顾明烟,忍不住眉心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药方竟是这沈家表小姐所有。

且这位虽父母双亡寄人篱下,但却又一桩不错的婚事,若是大婚成后,她也会上皇家玉碟,可偏偏——她的芳名却是宫中的忌讳。

也不知今日会不会被陛下知晓,更不知一旦陛下知晓,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韩慎连忙拱手,“顾小姐,没想到竟是你。”

顾明烟颔首,“小女见过韩总管。”

也罢,船到桥头自然直,如今人都到了门外,不进去也是不可能的了,韩慎小声提点顾明烟,陛下心情不大好,让她心中有个数。

这才抬脚进殿去通报。

顾明烟缓缓抬脚,跨国那高高的门槛,收敛好心神,准备打这没有硝烟的一场人心仗。

可就在她前脚进殿面圣时,宫门口说有要事求见陛下的靖北侯世子,正翻身下马。

而后匆匆入宫,面上一派焦灼神色,叫守卫的禁军都忍不住猜测,是不是当真发生什么大事了。

谢歧心急如焚,本应等天亮之后再启程回京的,可不知为何他总是心中不踏实,谁料观中道士送来一封密信,说是京中送来的。

早就到了,但观中人忙着救助百姓,一时忘了这回事。

信是钟离湛写的,信上说了沈府和京城的大事,看到上面写的宫中内官入沈府,好似是为了什么物件,而后却又匆匆回宫。

他便心知不好,前后推测起来,定是那药方之故。

这便来不及多说什么,摸着黑翻身上了马,只带了谢一随行,其余的亲兵都留在三清观中,等待着天亮之后,护送父亲回府。

三清观地势偏僻,很是清静自在。

可谢歧从没有一次觉得,这回京之路是那般的漫漫遥远。

好不容易回到京城,却又见到了久候在此的钟离大哥,听他说今晨,内官带着沈家表小姐入了宫,他便有马不停蹄的径直赶向宫中。

谢歧不顾仪态的奔跑着,落雪拂面而过,他不住的盼着,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小女见过陛下。”

谢崇渊看着脑袋深埋的女子,忍不住微微摇头,看来这沈家的表小姐也不如何,连请安的规矩都不知道。

虽说姿势没有差错,但这说话自保家门的次序却是漏洞百出,连个名字都不说。

不过,瞧着她这浑身不自在的瑟缩,一副局促的模样,想来是没见过什么世面,有些害怕。

想到这,谢崇渊倒也无意再追问,只是晃了晃手中的药方,“这药方,是你写的?”

“……是,陛下。”

“哦,说来听听,你是如何知道这张药方的?”谢崇渊好奇的侧目,等待着底下那人的回答。

“小女自幼体弱多病,双亲为此甚是担忧,曾……”

顾明烟正按着心中计划解释着,忽然殿外有人道:“陛下,远衡求见!”

竟是不经内官通传,直接以内力呼喊之,真是胆大妄为!

韩慎心头一紧,匆忙看着陛下的神色,试探的道:“陛下,靖北侯世子许是担忧陛下安危,这才冒昧前来面圣。”

“远衡?”被门外这中气十足的一声打断了思路,谢崇渊索性摆了摆手,“行了,让他进来吧,朕倒是要看看,这小子能说出个什么来?”

脑袋深埋的顾明烟则是掩饰不住震惊的神色,好在美人瞧的见,她极力忍住自己想要侧目的想法,死死的咬着牙。

心中却忐忑不安,不知道谢歧这个时候面圣,是不是为了自己。

可内心深处,却隐隐的有几分安定,不知道从何时起,听到谢歧的名字她都会有几分信赖。

谢歧抬脚进殿,一进来就径直朝着龙床上的陛下行礼,而后难掩担忧的道:“远衡前阵子去了三清观,临近年关想着迎父亲回府,共享天伦,不曾想宫中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见他面颊淌着汗珠,谢崇渊眼神微微一眯,这才扯了扯嘴角,“原来如此?”

“陛下安康,远衡和父亲都心安了。”谢歧拱手,姿态很是谦恭。

“远衡,京中之事,你当真浑然不知?”比起来问那药方,身为国君的谢崇渊自是有猜疑之处的,自己若当真出事,这皇室子弟里能扛得住胆子的,只有靖北侯府。

会不会,这远衡是故意为之的呢?

“陛下恕罪,容远衡一一道来。”谢歧自是品味出来这话中深意,仔仔细细的将这阵子三清观之事详细说来,包括凌晨才看到的书信,还有自己马不停蹄抹黑赶路这事。

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谢崇渊这才满意的颔首,“远衡,你风尘仆仆入宫,也是心中挂念朕,你辛苦了!”

“为陛下分忧,乃是臣子分内之事!”谢歧义正言辞的表了忠心,随即像是不经意间的眼神一转,看见一旁跪着的身影,顿时面色一变。

这场景,谢崇渊自是瞧见了的,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怎么,远衡是认识这位姑娘?”

“陛下。”谢歧眼神躲闪,竟带了几分的羞赫,这场景看得谢崇渊稀奇不已。

倒是一旁的韩慎及时的道:“陛下,这沈家表小姐,就是世子命定的世子妃呢,只是有孝在身还未成婚。”

一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