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僵史

第7章 衣衣往事

陈道长和小峰连夜离开方元镇,此时他也不知道该去哪。

“师傅,我们要去哪?”小峰问道。

“不知道,反正方元镇呆不下去了。”

“哦……那要不我们去孟树师兄那里去住一夜吧,他那里位置大。”

陈道长一听到孟树这个名字,顿时就气冲冲的说:“去哪也不能去他那。”

“为什么,师傅?”小峰不解的问道,在他的印象里,孟树师兄对他特别好,就像一个善良的哥哥,虽说他和师傅经常板个脸。

陈道长没有理会小峰,转移话题的说道:“我们去看看还有没有旅馆。”

小峰紧跟其后,不知不觉他们就来到了东村的街上,此时街上房屋紧锁,灯火尽暗。

“师傅,你看这里都关门了,哪有旅馆住,前面就是孟树师兄的地方了。”小峰说完,拉着陈道长的袖子就朝孟树的地方跑去。

刚开始陈道长拘泥的挣扎了几下,表示不去孟树那里寄宿,但天色已晚,无旅馆可住,而自己一夜折腾未睡,也已疲倦。

小峰和陈道长来到孟树的地方,两人面面相觑,互相看着对方,心里头都想着,这么晚了,谁去敲门,打扰人家睡觉怎么办?

小峰拉了拉陈道长的衣角,“师傅,你敲门吧!”

陈道长愣住,说:“为什么是我敲?”

“你是师傅嘛!”

“我……”陈道长没有道理反驳,小峰说的对,作为师傅,虽然孟树不再是自己的徒弟,但他们也有过师徒情分,想到这里,陈道长缓缓抬起手,轻轻敲了一下,“师傅,你这么小声,孟树师兄怎么听得见,大点声!”

“你说大声会惊醒他们……”

“不大声惊醒他们我们怎么进去睡觉?”

“……”陈道长窘了,心想小峰你这小子还真有心机,算了就这一次,豁出去了,陈道长扬起手,猛地拍着门,最后还激动的踹了一脚,和他这身道袍的形象完全不符。

“敲”完门后,陈道长飞快的闪到一旁,把背对着门,好像是说“我什么也没做”。

“谁呀大半夜的,这么用力敲……哎哎,别用脚踹啊!”就在陈道长猛力拍门的时候,屋内传出的孟树粗犷的声音,所以陈道长赶忙闪到一旁,面子是不能丢的。

孟树穿着半扣的衣服打开门,开门后看见陈道长,脸一横。

又看见后面站着的小峰,把门大开,说:“进来吧。”

孟树又将熟睡的妻子喊了起来,叫妻子给他们热了几盘菜,招呼他们吃,在桌上,小峰狼吞虎咽,他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因为一直在担心陈道长。

“你们大半夜的来敲我的门就是来吃东西?”孟树看着两人急迫的吃样,问道。

“不是,还要借宿一晚。”小峰边吃边用手比划,对于一个哑人来说,这应该是最特长的了,因为不需要嘴巴说话,现在的嘴巴只管吃。

孟树听后,又嘲弄般的看着陈道长,轻笑道:“你不是在方元镇骗钱骗得风生水起吗,怎么大半夜的流浪街头啊?”

陈道长嘴里塞满了菜,他可不像小峰能边吃边说,只是回了孟树个白眼。

孟树也没理会,接着说:“这有的人啊,就该流浪天涯,不配拥有家!”

陈道长顿时怒瞪着孟树,小峰目睹着一切,他看着陈道长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化,忙推了推正欲接着说话的孟树。

“呜呜……”小峰看着孟树,示意他不要再说。

“拦着我干什么?让我说说。”孟树又开始说,“想当年你也是个人,怎么就成了鬼呢!”

“竟然还当了道士!”孟树不断的讽刺着什么,小峰在一旁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不知道孟树在说些什么,但他看到陈道长渐渐灰下去的脸。

陈道长努力装作很平静,放下筷子,但嘴唇却在微微颤抖,说:“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

“不知道,可能是你来寄宿我有点不高兴吧!”

“我马上走!”陈道长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却被小峰一把拉住。

“不必了,让你睡一夜也无妨,就当我好心了,流浪汉。”

“你……”陈道长怒目看着孟树,而孟树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更让他懊恼。

好半天他才挤出一句话:“我可是你父亲……”

孟树越发平静,“他不是人!”

“你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

“我只尊重人!”孟树吼道。

小峰听到这些话后彻底蒙了,陈道长说孟树是他儿子,没听他们说起过啊,为什么孟树还要恶语相向?

这时妻子从房里出来,示意孟树小点声,别吵到孩子。

孟树压低声音,“你说你当年死了多好,如今又当道士欺神骗鬼,你这不是害人吗!”

陈道长微微低着头,痛苦的说:“对,当初死的应该是我,我不该抛下……”

“行了行了,谁爱听你这些话,你要是真愧疚,早就去赎罪了,怎会活的好好的!”孟树打断了陈道长的说词,淡淡说道。

“我想睡觉了,孟树师兄。”小峰假装困意,伸了伸懒腰,又转头对陈道长说,“师傅,休息去吧!”

孟树知道小峰是想缓和一下现场的气氛,于是没再发作,说:“去吧,床已经给你们铺好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回了房,小峰见孟树回房后,忙拉着陈道长说:“师傅,休息去吧,我好困。”

陈道长坐在床头,脸却朝向窗外,小峰端来一盆热水,说:师傅,洗把脸吧。

在陈道长扭过脸的那一刻,小峰看到,陈道长的眼眶是湿的,一个老年男子眼睛已经不再有年轻时的那般光亮,纵使他百感交集,也只有几滴浑浊的泪。

陈道长上床躺着,小峰在他对面的床上,小峰看到陈道长翻来覆去的,于是弱弱的说:师傅,你真的是孟树师兄的父亲?

陈道长回过神来,看了小峰好半天,才缓缓的回答说:“嗯!”

小峰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急忙问陈道长:师傅这件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你是想听吗?”

小峰猛烈的点着头。

“那好像是三十多年前了……”陈道长的思绪开始翻涌……

“小叶!”陈钰官兴奋的冲在歪树上坐着的孟小叶挥了挥手,扬起他刚采到的各种花,小叶高兴的站了起来,也冲他挥着手,陈钰官迈开步子朝孟小叶跑去,陈钰官将花递给她,她红着脸的接在了手里,然后一起坐在了歪树上。

这棵歪树已经有很大年岁了,但整个树干都是斜着在长,和地面差不多平行,它的树干已经成了一个座篮,人甚至可以在上面躺着睡,当然这里也是他们的安乐窝。

小叶靠在陈钰官的胸膛,闻着花香,说:“我真希望我们能永远这样。”

陈钰官摸着小叶的头,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可我爹……”说到这里,小叶停住了。

“我知道,你爹不喜欢和穷人家结亲,我一直在努力,我已经给我舅舅写信过去了,他会带我去省城,到那时我赚了钱,就风风光光的娶你!”陈钰官认真的说。

“嗯!我相信你,无论如何,我都要和你在一起,如果我爹不同意,我们就私奔!”

“小叶,让你受委屈了。”陈钰官温柔的看着小叶,“都怪我,生在了这个破烂家,如果我是富人家的少爷该多好啊,那就能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了。”

“如果你真是富人家的少爷,那我就不会喜欢你了,我喜欢你正是因为你的老实,这是富家子弟没有的。”

“是因为我的家境造就的。”陈钰官苦笑道。

“没关系啊,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哎呀天色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不然我爹又要怀疑了。”小叶赶忙从陈钰官怀里起身,“要不要我送你?”陈钰官起身问道。

小叶扭过头,笑着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被我爹发现他会发脾气的。”

小叶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她看到府里还亮着灯,于是蹑手蹑脚的进去,走到大堂的时候,发现她爹坐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她回来,知道自己躲不过,小叶只好硬着头皮向老爹请罪。

小叶轻轻走到孟老爷后面,用手蒙住孟老爷的眼睛,孟老爷全身一激灵,忙把小叶的手放下来,问道:“小叶啊,今天和那个陈少爷玩的开不开心?”

小叶看了孟老爷一眼,一脸沉闷的说:“啊,我不喜欢那个陈少爷。”

小叶她爹所说的陈少爷是个富人家的少爷,叫陈生。不是小叶的情郎陈钰官,今天原本他爹把他和陈少爷安排一起去吃饭看戏,但小叶并不喜欢这个陈少爷,早早就敷衍了陈生几句就去找她的陈钰官了。但这件事情她爹不知道,而且也不能让她爹知道,她觉得爹一心只想和富人家结亲,喜欢讲门当户对,穷人一律没门。

“陈家人多好啊,你看,下午人家还送礼来了。”孟老爷把手指了指,小叶朝着指向望去,只见两大担的红礼箱。

“爹,我真不喜欢那个陈少爷。”小叶走到孟老爷身旁撒着娇。

孟老爷摸着小叶的头,说:“有什么不喜欢的,人家陈少爷长的一表人才。”

“这事啊,就这么定了!”孟老爷坚定的说道。

“爹,凭什么?难道你要我一辈子都和一个我不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吗?”小叶说着,眼泪忍不住的留了下来。

孟老爷心疼的说道:“小叶啊,他们家有恩于我啊,要不是二十多年前他们家救了你娘,不然哪有你啊!”

“就算他们家救了娘一命,为什么要我用终身幸福去补偿?”

“此事我已主定,来日挑个良辰吉日你们就结婚!”

“爹……”

“不要再说了!”

小叶哭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榻下哭着,为什么爹要这样,难道我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权利都不能有吗?此时小叶又想到了钰官,该怎么跟他说呢?爹决定了的事他是不会改变的。

孟老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小叶的房间外,正欲敲门,却又放弃,他就小叶一个女儿,这可是他最爱的人啊,他当然不忍让女儿过的不幸福,可是……

当年小叶的母亲怀胎八月,在去庙里求签后,回来时路上马车失控,一下子冲进了河里,幸而当时陈家老爷经商回来,路遇此事,二话不说就跳进河里救人,救回了小叶娘亲的性命和小叶的性命,那时孟老爷就许诺说:如果我夫人生的是女孩,将来一定嫁入陈家当感谢救命之恩!

陈家人没当真,孟老爷一直记在心里,而陈少爷也很喜欢小叶,陈家人也看好这一对。

但小叶喜欢陈钰官……

衰人才显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