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僵史

第16章 阴兵现

镇长再来到祀堂,已是半夜,祀堂除了几支蜡烛的光亮外,再看不见其他。

镇长取出一支蜡烛过燃,走下地窖,走到一半,镇长停下脚步,心想:这么晚了,地窖又那么黑,万一脚没踏稳,把东西摔碎了可不值得。

想到这里,镇长自顾一笑,转头走出了祀堂,用手摸了摸怀里的宝贝,今夜你就到我家里去睡觉吧!

回到家,镇长把铜扣锁拿出来,仔细的擦拭,然后放在了自己的木阁上,上面还摆着其他各种古董。

忙了一天,镇长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哪又吹来一阵阴风,镇长给自己拉了拉被子。

木阁上铜扣锁前,一个穿戴着清朝兵甲的人正歪着头不解的看着面前熟睡的人……

……

此后几天,镇长天天都精心擦拭铜扣锁,他已经不打算还回去了,因为他发现这把铜扣锁价值不一般,上面的纹路雕刻的很精细,而且锁芯也是属高级锁芯,虽然没有钥匙,但足以放在家里收藏,等哪天找个锁匠配一把钥匙,那家里的钱什么的就都保险了。

期间,他还带着陈老板董老板去了趟地窖,把“国宝”平分给他们代为保管,这可把陈老板董老板高兴坏了,忙送上两副精美的茶具和茶叶给了镇长。

把“国宝”给了他们这几天,镇长每天都去陈老板董老板家看看,只见他们和自己精心对待那个铜扣锁一样对待这些宝贝,自己也就放心了。

可谁想,晚上……

镇长再一次把铜扣锁擦拭好后,去睡觉,这边的陈老板和董老板也一样,这不过他们的东西多一点而已。

晚上,整个镇子都睡了,镇长家里的木阁前那个穿戴清朝兵甲的人又出来了,他每天都得出来看着面前这个镇长,心里咒骂着他,

“天天在我身上搓,都搓出伤了,唉!”他心疼的摸着自己的手臂和脖子,并不停的伸展着。

突然他脑子一转,径直走上前近距离看着镇长,他虽然在这里站了这么多天,几乎天天晚上都是看着镇长睡觉的,但他还没这样看过人,他在屋子里四处走着,“这房内的布局怎么变化这么大,我还记得……”

“你特么谁啊?”他屁股不知被谁踹了一脚,转过头一看,是镇长,只见镇长从枕头下抽出了一把刀,“你到底是谁?擅闯民宅,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他心里一想,老子堂堂清朝正白旗皇家禁卫军,老子就是王法,你敢这么吼我,老子杀了你!

他扬起自己手上的长枪,就要刺向镇长,镇长一个激灵,快步逃离,离开了家。

而陈老板董老板这边情况也差不多,天天给“国宝”擦拭身体,这些“国宝”里面的人也都是被弄的全身不自在,晚上集体出来透透气,不巧陈老板起夜后,想去看看“国宝”,结果看到自己屋子里一屋穿戴盔甲的人,吓得感觉跑了出来,此时镇子被镇长的叫喊惊醒,村民们都出来了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听见外面这么嘈杂,陈老板和董老板家里的客人们还有镇长家里的客人都一一齐步走了出来,上了镇子。

“我跟你们说,咱们镇上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群穿清朝服装的官兵,就蹲在每家每户的屋子里,怕是清朝余党啊!”镇长急忙道。

“啊,那可怎么办啊?”

“是啊,这样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得被赶走?”

“别说了,也许现在还在家里蹲着呢!”镇长忙挥手示意不要出声。

“快去请张师傅!”一个村民小声说。

“请张师傅也没有用啊,人家是官兵!”镇长说。

“那可怎么办啊?”一个村民叹气道,一转身,发现镇子前面一支声势浩大的人马正朝这边走过来,“索命的来啦,大家快跑啊!”

群众一下子四分五散,大街小巷的窜逃。

这支清军走近,疑惑道:“这么百姓见了我们就跑?”

“张师傅,救命啊,快开门啊……”镇长跑来轩隐堂,猛烈的拍着轩隐堂的门。

张问打开门,见是镇长,问:“怎么了?”

镇长忙进了院子,躲在张问身后,说:“镇上来了军队!”

“军队?不是前些天走了吗,来了你们怕什么?”张问疑惑不解。

“不是啊!”镇长忙挥挥手说:“穿着清朝盔甲的军队,怕是清朝余党啊,躲在每家每户家里。”

“清朝余党?”张问越来越晕了,现在都是民国十九年了,哪还有什么清朝,更别说余党了,“你说的军队,现在在哪?”

“镇上……”

张问二话不说,冲出了轩隐堂,赶向镇上,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四处逃窜的村民们,村民们看到张问就像找到靠山似的,不到一会,身后就跟着一条人。

张问赶到镇上,却是一阵刺骨的寒风吹来,“好盛的阴气!”

街道上并没有镇长所说的军队,但阴气很重,或许是什么脏东西,张问定睛一抹,开了鬼眼就走上去。

只见前面一支身穿清朝盔甲的军队。

“阴兵!”张问惊讶的说道。

方元镇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阴兵,难道是阴兵过境路过方元镇,不对,那他们应该前行啊,而且镇长说他们在每家每户都有……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张问只得走上前,那支军队看见张问过来,先是一愣,而后举起武器过来对着张问形成包围圈。

张问手里捏着一张符,看着面前的阴兵们。

“俗话说,人有人路,鬼有阴路,诸位为何要扰乱阴阳呢?”

“你是道人?”阴兵中为首的一个将军打扮的人走了出来,阴森森的说:“吾等乃大清乾隆皇帝钦定的正白旗皇家禁卫军,吾乃护安将军科察隆冬。”

“我不过是平平一介道士。”张问说道。

“说说你们的来历吧!”按照常理来说,张问是不敢和官兵这么说话,但他们现在是一群阴兵,张问自然就不怕了。

“我们于乾隆三十八年暗中护送皇上下游江南时,路经湖南,不料遭一群蛊毒之人毒手,吾等尽数死绝,尸体被抛到蛊林泥沼之下,冤魂难容,后幸得一退隐官员相救,散尽家财买来古董器皿供奉吾等之魂……”

“是这样!”张问恍然大悟,“原来那些古董正是你们的收魂之所!”

“正是!”科察隆冬命其他阴兵们放下武器。

“那你们为何不去投胎?”张问问道。

“吾等死后一段时间,曾自行前往地府准备投胎,无奈黑白无常说吾等黄气不散,不敢收容。”

科察隆冬所说的黄气,正是指他们身上的皇家之气,由于他们是皇家禁卫军,所以不同于一般人。

“吾等被那退隐官员收留,而后被安置在那官员的江西老家,本来吾等准备待身上的黄气消散后就前去投胎,然不知为何,身体之黄气久久不散,时至今日,已快百余年矣!”

张问看着这支阴兵,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们清朝已经覆灭的事,这支忠义之师,死于非命,克死异乡,已经是非常悲催的了。

“你们生前乃乾隆皇帝钦点的皇家禁卫军,身体自然不同于常人,然而如今你们已死,委屈在这里和阳人待在一起,怕是不合时宜。”张问说道。

“那倒简单!”科察隆冬说,“只恳请你帮我们向当今圣上写上一封信书,吾等自有办法让圣上看见,这样我们就能魂归故里。”

当今圣上?张问忍住没有笑,看来这支清军还不知道如今已是民国的天下了。

“敢问如今是哪位皇帝当政?年号是什么?”科察隆冬看到了张问的表情有怪,弱弱的问了一句。

“如今是民国十九年!”

“哦?哪位皇帝的年号是叫民国?”

“这么说吧!”张问坦白道,“清朝已经覆灭了,现在是中华民国,不兴清朝那一套了。”

“噢!怪不得你没有辫子!”说完,张问看到科察隆冬和其他阴兵们都低下了头,似在为自己的国家感到伤心。

张问心想:你们也是一群忠义之师,对国家还这么衷心,我还是帮帮你们吧!

“对了,你们说之前在江西官员的家中,怎么如今来到这里了?”张问说道。

“前不久,一支穿着怪异的军队,拿着奇怪的武器闯进了那官员的家,二话不说就进去抢东西,还打伤了家中的后生,无奈我们只有魂,白天无法出来,当我们再出来时,发现自己的寄魂器皿被他们运了出来,他们看到我们很是吃惊,但还是把我们的寄魂器皿越拉越远,我们出来吓他们,一连吓了几天,然后他们就把我们拉来了这里……”

“看来那个罗团长是打着国民党的旗号四处烧杀抢劫,之前还说这是国宝,原来是为了给自己留着,只因里面有鬼才不敢再运!”张问心想道,对着科察隆冬说:“你需要我把你们送回江西官员的家吗?”

科察隆冬和各阴兵眼睛一亮,忙说:“要要要!”

“好,我过两天就把你们送回江西。”张问说道,心想如果真是罗团长的诡计,那么他一定还会回来拿这些东西的,不如再给他还了回去。

张问自知自己一介草民,无力惩戒这支军痞,只得用这个办法,二来也能让这群忠义之师魂归。

……

衰人才显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