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第6章

翌日,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桃夭就被瑶光唤醒了。

“我们该走了。”瑶光拍了拍她的脸颊,好让她清醒些。

桃夭眸子里还氤氲着一层迷蒙的水雾,她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道,“天亮了啊。”

瑶光颔首,不等她有所反应,便揽住她的腰枝,借着风力转盈地飞上了悬崖。

“我送你回去吧,那些老虎说不定还在找你。”瑶光松开她。

“那就谢谢你啦,瑶光。”桃夭倒是很乐意和漂亮公子多待一会。

瑶光将桃夭送回桃树那,就见白雪在树下坐着,闷闷不乐,眼睛似乎还有点红。

“白雪?你在这儿干嘛呢?”桃夭小跑过去,拽了拽她耸拉着的长耳朵。

白雪猛地转过头,看见完好无损的桃夭,“哇”地一声哭出来,“呜哇,小桃花,我还以为你被老虑吃掉了。”

桃夭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好啦好啦,小爷这不是还活着呢嘛,让你哭的好像小爷真的死了一样。”

白雪伸手抹了抹眼泪,耳朵抖了抖,“我…我想替哥哥和族里的兔子谢谢你,对不起…还差点害得你…”

桃夭不在意地摆摆手,绽开笑靥,“你可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难,应当…应当…”

瑶光在旁提醒道,“两助插刀。”

桃夭拍了下脑袋,“对,两肋插刀”

白雪刚才太激动,这才看见桃夭身旁的瑶光,她红着脸悄悄打量着瑶光,唔,好漂亮的公子啊,比她哥哥还要好看呢。

桃夭见白雪打量瑶光,大方地介绍道,“他是瑶光,天族人,就是他救了我,要不然我大概就会被那帮老虎五马分尸了…”桃夭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对了,我听族里的兔子说,淮丹昨晚坠崖死了。”白雪的神色凝重了些。

桃夭怔了怔,“不会吧,她从崖上掉下来,最多应该也就是受些伤,怎么可能死了呢。”

白雪摇摇头,“我刚开始知道的时候,也不敢相信,但是她确实是昨晚想你偷偷去崖底找你的尸体,才掉下去摔死的。”

桃夭暗道活该,那只老虎倒也倒霉,哼,不过,死了就死了,谁叫她想杀了自己呢,一定是投报应。

瑶光的眸子悄然划过一道暗光,淮丹再怎么说也是虎妖,身子骨硬着呢,掉下去倒还真不至于摔死,是瑶光夜里察觉到了动静,嫌麻烦,干脆顺手解决掉了那只碍事的老虎,伪装成了坠崖的伤抛尸在了崖底。

“小桃花,那我先回去啦,下次有定空一定给你带给你带胡萝卜当谢礼。”还没等桃夭拒绝,白雪就化回原形跑远了。

“果然是兔子,跑的这么快…”桃夭嘟囔着,猛然想起瑶光还在旁站着,目光转的向他,“那个,你要回去了吗?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瑶光对上她满溢期待的眸子,鬼使神差地点点头,“恩,有空的话,会来找你玩的。”

桃夭的眸子亮的仿佛夜空的碎星般,“好,一言为定!”

天帝命瑶光收复魔界,天界众人都知道这是个烂摊子,天帝舍不得大皇子和二皇子去收拾这烂摊子,就把它推给了最不受宠的三皇子。

众人纷纷向瑶光投去同情的目光,瑶光却是面不改色的挽了挽手道,“瑶光定不负父皇所望。”

魔界边境,天界军营

“殿下,您在想什么呢?”丹青见自家殿下又对着饭菜发呆,忍不住开口道。

“无事,明日,速战速决。”瑶光放下筷子,半眯的淡金色双眸中闪着如野兽般危险的光。

“是,殿下。”丹青见恢复如常的瑶光,放下心来。

“少川主,没有殿下的准许,任何人都都不能进去的,您就别为难我们了。”

瑶光在帐内便听见了外边吵闹的声音,他疲惫地按按眉心道,“让她进来吧。”

“瑶光哥哥,我都听姨娘说了,陛下让你收复魔界,你放心吧,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陪着你。”

华鸢的脸上还透着病态的苍白,嘴唇毫无血色,像只脆弱的瓷娃娃。

“你的毒还未解,我已寻到那药引,马上就能为你解毒了,现在你还是回凰川好好养身子吧。这儿太危险了。”瑶光用眼神示意丹青扶住华鸢摇摇欲坠的身体。

“那,等我身体里的毒解了,你就会来娶我了,对吧?”

瑶光的身形一顿,淡淡道,“恩,等你的毒解了,我就去求父皇赐婚,现在,你先回凰川养好身体,丹青,送少川主回去。”

丹青和华鸢走后,帐内就只剩瑶光一人他抬眸望着魔界永无尽头的黑夜,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手。

魔界,长恨宫

“要我说,干脆投降吧,归顺天族有什么不好的。”离修懒懒地靠在塌上,逗弄着一只巴掌大的灰色小鸟。

守在宫内的暗卫们听到这话,都默默擦了一把冷汗。

身为魔君的长子,将来可是要继承君位的,殿下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无所事事的性子啊。

离修似是累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他不喜欢阴暗暴躁的魔族,也不喜欢清高古板的天族,若是有机会能去热闹的人界玩玩就好了,人族说不定有意思多了。

离修那双狭长的凤眸半眯着,不知又在打什么算盘。

他晃了晃鸟笼,引得那小灰鸟叽叽喳喳的叫,“这魔界,终于有点意思了呢。”

老魔君被气死了。

离修上任的第一天,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投降。

“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翼觉得自己的暗卫生涯很是艰难。

“你家主子一向没什么野心,你是知道的,我只希望魔族子民能安居乐业幸福美满,归顺天族对我魔族有益无害。不用多说了,让那些老不死的都回去,父王己经死了,让他们老实点。”

离修依旧悠闲地逗弄着小灰鸟,眸里却是一片清冷,毫无半点笑意。

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恭敬地很退下了。

人界

瑶光婉拒了天帝想为他举办庆功宴的想法,第一时间赶了回去。

他远远地便望见了那树开的旺盛的桃花,那桃树不知怎的吸收了天地间至纯的灵气,一年四季都开的灿烂。

一缕微风轻轻拂过瑶光的耳边,他伸出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地捏住了那片花瓣,待光散去,他看着手心里躺着的不明物体,一言难尽,“这是什么?”

桃夭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心里充满期待,“我用胡萝雕的兔子,怎么样,可爱吧?”

瑶光看了看手心里雕的像猪的兔子,还是道了句“好看”,好好地收了起来。

瑶光细细地将他这两个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却略过了华鸢的事。

“魔族投降了?”

瑶光颔首,“新魔君上任的第一天就投降了。”

桃夭托着下巴,拔了下琴弦,问道,“那你就是将军喽?”

“那个时候还是将军,不过现在,我是皇子。”

桃夭差点没把琴弦拨断,“诶?你是皇子?就是话本说的那些能继承帝位的嘛?”

瑶光听到“帝位”的时候,金色的眸子里掀起一丝细小的波澜,“不是所有皇子都能继承帝位。我是最小的皇子,我还有两个皇兄,他们都比我优秀许多。”

手背上传来灼热的温度,瑶光一愣,下意识低头看向覆在自己手背上的小手。

“我觉得,瑶光要是想的话,一定能成为最优秀的天帝,我相信你。”桃夭的嘴角扬起温暖的弧度。

瑶光恍惚了一瞬,仿佛透过桃夭,看见他的母后,抱着小小的他,对他温柔的低语,“如果你想,就一定可以做到,我相信我的瑶光。”

回忆散去,那短暂的美好顷刻灰飞烟灭,他看着一心一意信任着自己依赖着自己的小花妖,第一次生出了愧疚,“你有什么心愿吗?”

“心愿?我的心愿,大概是希望瑶光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还有就是,想和瑶光以后能天天去外面玩。”桃夭掰着手指头,丝毫没起疑。

一股难以言喻的奇怪情绪涌上心头,他深吸一口气,将那些异样的情绪压下去,看来自己要抓紧时间了。

“桃夭,父皇让我去魔界探查新魔君的底细,你想一起去吗?”,魔界比较方便动手。

桃夭没想那么多,只以为瑶光又要带她出去玩了,“好啊,魔族的人长的也和你们天族人一样好看嘛?”

桃夭似乎只关心长相的问题,作为一只花妖,天生就是爱美,除了瑶光,她还没见过长得比她还要好看的人呢。

“魔族与天族一样,大多数都长得很好看,尤其是皇族。”

瑶光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老魔君的脸,不知这新上任的魔君是不是也长了一张祸水的脸。

与此同时,长恨宫。

离修打了个喷嚏,在翼身上狠狠记了一笔帐,

“肯定又是他说本君的坏话。”

他想着今早他插在天界的暗线传来的情报,慵懒地笑着,“天界的三皇子吗?那就陪你玩玩好了,你可别让本君太失望啊。”

宋将离_AA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