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阳墓事

第11章 血婴

“哇——”

一声婴儿的啼哭吓懵了在场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苏映雪小声问道。

Jim回答说这大概是野猫,没有关系的。

然而,父亲拍了拍我的手,小声跟我说别听他瞎说,这确实是婴儿的哭声!

父亲来过一次,是我们这些人里对墓中情况最了解的人,他的话我还是相信的。但是这墓中有婴儿?太难以置信了。

这么多人在,我没敢多问。怕是扰乱了大家的心,那美国佬非把我手撕了不可。只是接下来的每一步,我都谨慎了不少。

这条主干道路很长,刚进去时分叉路很多,但是后来我们一行人走了估计有十来分钟都没有看到分叉路。路上的情况也很诡异,就说让我印象最深的一点吧,旁边的墙面上有一个个陷进去的凹槽,看形状像极了手印和脚印。没人证实这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我敢保证,在现场任何人对这些凹槽的第一印象就是手印和脚印。

走在我前面的父亲突然紧张起来,脚步再次放慢了。尽管苏映雪在后面赶驴似的赶我,我还是跟紧了父亲的脚步,他放慢下来,我也放慢脚步。

“小心,一有机会就逃走,否则我们很可能会栽在这!”父亲尽量压低了声音,用只有我们俩听的到的音量说话。但是在这条只容许两个人通过的主干道上,我们四周又围满了美国人,正常情况下我和父亲是绝对逃不掉的。

“Stop!”

从最后边传来了一个美国佬的紧急呼叫。

Jim转过身来,脸色特别难看,两个眉头皱成了团。因为他知道,从后方传来的呼叫那一定是出事了。

于是,大家挪动位置,让后面呼叫的人走到了Jim面前。

我隐约听到了两个人的英语对话,大概意思Jim问他怎么了,那个美国人说后边的一个人不见了。

Jim显得有些紧张,快步移到后方,清点人数后,发现人真的少了一个。

然后他开始气呼呼的询问后边的人。

这时,父亲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心想这墓里还真是摸不透。好好一个人,怎么就消失了呢。

之后,Jim命令所有人就地检查。一番盘查之后,仍然没有发现失踪的美国人。Jim这才无奈命令继续前行。

就这么扔掉一个人了?我心里有点苦涩,自己的伙伴就这么放弃了?

然而我当时不知道不久之后,他们做的事情更加残酷。

当时,就在Jim命令继续向前之后,我无意间仰头时,竟然看见了一个婴儿!

这个婴儿满身是血,衣服破烂,像壁虎一样趴在洞穴上面的墙壁上。粗略看了他的外貌后我敢确定他就是上次和阿甘来时看到的那个,我呆呆望着,一时不知所措竟停下了脚步。这个婴儿又对我笑了,表情恐怖至极,我差点叫出声来。

父亲拉住我的手,让我曲躬蹲下,并将我拉到了一旁。

我蹲下后不久,这婴儿从上面直接掉落下来。刚好落在我们后面的一个美国人上。

婴儿直接双手双脚抱住了他的头,无论美国人怎么样都挣脱不了婴儿的束缚。

接下来,更恐怖的情况发生了,婴儿竟然开始啃食美国人的头部!美国人不断发出惨叫,十分痛苦。

美国人直接跪了下来,用手撑住婴儿,然后把头撞向石壁上。美国人力气特别大,咚咚几下把那婴儿的背后撞的稀巴烂,一时间血肉模糊非常可怕。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眼看这婴儿上半身都快被撞散架了,可是他仍然没有停下啃食的速度,仍旧用尖锐的牙齿啃食美国人的头部。我目测美国人根本撑不过几分钟,就会死去。

可是周边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去帮他。

“砰!”

一声枪响,洞穿了婴儿的脑袋,同时也穿过了那个美国人的头。

枪是Jim开的。他说与其让他如此痛苦,还不如快点终结他的生命。

那个美国人倒下后,我看到了他的脸,一片鲜血,耳朵已经被啃掉了一个,脸上大部分皮肤都是深深的牙印,一只眼睛也成了空洞,我在婴儿的手里发现了他的眼珠。很难想象他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其实这个时候我们不知道,在主干道的尽头,一个洞穴里的红色棺材正在缓慢打开。

霜亦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