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作死以后

反派作死以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9章 哥哥弟弟

剧情的改变渐渐发生,最明显的就是荣姜的加冠礼。

原剧中,因为不得封帝宠爱,给荣姜加冠的只是一位资历深厚的太傅,而这次,封帝亲自给加冠……

荣姜怀着复杂的心情,再次站在城楼之上,送荣珂远行。

荣珂四处征战的一生已然开始。

朝廷里,封帝时不时将重要的政务交给荣姜,且不管他做的怎么样,总能找到夸他的地方。

随着荣珂的战功越来越多,封帝对荣姜的宠爱也越来越多。

辰和三十二年,荣珂攻南周国,战争拖了三年没有结果。

有人进言:荣珂通敌,遂久攻不下,帝不信,又三月,荣珂败,连失两城,诸臣复言,帝疑。

封帝沉默的看着书案边的折子,已堆成小山一般,这些全都是参荣珂的。

那个为他打下了半壁江山的儿子,那个把封羲国土几乎扩大一倍的儿子。

封帝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渴望着统一,他需要荣珂,一方面他忌惮着荣珂,排挤着荣珂。

他任用荣姜,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不过是想用荣姜的太子之位牵制荣珂罢了。

现在,封帝老了,他不需要更多的丰功伟绩了,他需要的是稳固已有的功绩、已有的位置。

谣言愈演愈烈,演变到最后,甚至变成了荣珂存谋逆之心。

更胡扯的是,一封封伪造的书信被当作证据堂而皇之的交给封帝,封帝还就信了!

一封圣旨,召荣珂回京,荣珂不应,坐稳谋逆之罪。

荣姜跪在辰云宫前,一日一夜,同样想来求情的荣玥则被他母妃关在了宫中。

封帝:“太子还跪着?”

老太监躬身应道:“回陛下,还没走呢。”

封帝的视线一直落在奏折的最后一句:儿臣荣姜,戴罪于辰云宫外。

在朝堂上几乎一边倒的认为荣珂谋反时,荣姜违反了李家的意思,给荣珂求情。

奏折中,他先是责骂了那些大臣的自私、迂腐等,再是分析荣珂不可能谋反的种种,甚至无赖般地说出了`父皇你那么圣明,一定不会信他们的对不对`之类的话。

如此一番结束后,便跪在了辰云宫外。

无他,之前那些给荣珂求情的多半遭到了弹劾获罪。

荣姜这一番慷慨陈词,他身后的人又不支持。所以、孤身一人,只能卖惨了。

荣姜:怎么说也是我一手带大的崽,豁出去了。

辰云宫前的地板已被阳光烤的发烫,夜晚又凉的发寒。

荣姜冻的有些发颤,却挺直身子继续坚持。

辰阳宫门缓缓推开,小太监再次走到荣姜身边,说道:“殿下,您身子要紧,回去吧。”

荣姜一脸倔强:“父皇肯见我了?”

回应他的是小太监一脸的无奈。

荣姜又道:“那我继续跪着。”

夜深,有雨,雨水啪啪哒哒打落,白日里的薄衫与身体严丝合缝。

荣姜的意识有些模糊。

急匆匆的脚步踏在雨水中,溅起水滴无数,细细麻麻溅在荣玥的黑色鞋面上。

好不容易等到母妃放松了警惕。

雨中的那道身影摇摇欲坠,就在荣玥一声`大哥`脱口而出时,荣姜轰然倒地。

………………

边塞的捷报终于传来。

那是荣珂的计谋,请君入瓮,南周国灭。

荣珂大军归来,功大于过,再次获封,风头无两。

昱阳宫中,荣姜还处于昏迷之中。

荣玥守在他身边,眼底的青色格外深重:“大哥,二哥他回来了,你也醒过来,好不好?”

荣玥的声音有些沙哑,脆弱又茫然。

太医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不断在荣玥脑海中回荡。

老朽尽力……尽力……

不过分的说,荣玥是跟着荣姜长大的。

记忆里的荣姜,永远是一副无忧无虑、潇洒肆意的样子。

他是全知的、全能的、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

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倒下了。

荣玥如同一株生长在大树下的小草,有一天,大树倒了,他的天空一下子变的很大很大。

大到……让他无措。

荣玥没有去迎接荣珂,他不离荣姜半步。

荣玥并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他们三个人,他向来是亲近荣姜的。

何况、荣珂那边恐怕忙的紧吧,忙着处理那些陷害过他的人,又哪来的时间管他们两个?

【还作吗?】

荣姜:……我以为还能撑两年的。

【……】

荣姜要凉了,真的要凉了,他要像原主一样死在二十岁了!

不能说话,不能动弹,不能给出任何反应。

荣姜就在空间里静静地、看着荣玥在他床头哭。

好好的崽崽,怪让人心疼的。

朕本嫌人

作家的话
荣姜:不用管我了,接下来我几乎背景板。
作者:曾经最亲近的两人,是如何走到了如今这地步,深藏在内心深处的,那种复杂情绪,又如何开口……
荣玥:咦、不就是兄弟反目吗,你至于这样?
作者:╯^╰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