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嫁于他

喜嫁于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7章 可以无性繁殖?

高川明在他介绍到最后的时候,猛然一怔,“秦——”他看向苏简。

苏简只好开口,“不是完全的同名。”

秦长圳这三个字,一旦到了仰光市这个地界,总是在介绍的时候,要少不了一番解释。

高川明将震惊沉下:“长简集团总经理……”

“高经理。”在他尚未介绍完的时候,秦长圳便已经开口。

他前两日便已经将长简集团和苏简身边的人都了解一个清楚。

高川明眼底有些复杂,“是。”

秦长圳削薄的唇角噙着抹浅淡的笑意,他说:“苏总这个总裁病了,公司的事情需要高经理多加费心。”

这是有了赶人的意思了。

高川明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用什么身份说出的这番话,但……苏简没有驳斥,他这个做下属的,也不好说些什么,没有再待多久,这便走了。

等电灯泡离开,秦长圳这才回过头。

“秦总贵人事忙,也先回去吧。”在他回过头来的瞬间,苏简便说道。

秦长圳唇角弧度加深,他手臂撑在她的身体两侧,说:“苏简,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

她睫毛轻轻眨动,没有说话。

而秦长圳像是也根本不需要她说什么,继续道:“梦了一晚上,吃了安眠药都睡不着。”

“在梦里,你特别……”他眸色深深,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烈的雾气。

苏简堪堪错开视线,抬手把他推开。

但是却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挂着吊针,输液管在空中晃动,针头扯动着皮肉。

她顿时就“嘶”的倒抽一口凉气。

输液管内也开始回血。

秦长圳见状匆忙按铃。

“先不要动。”

苏简要动手扯开吊针,被秦长圳按住,生怕她乱来。

护士匆匆赶来,见状后什么都没有先问,就给她检查之后重新输液,并不忘记对一脸担心的男人说道:“这针挂久了病人容易睡着,作为家属还是要当心一些提醒着,不要让她睡着的手乱动。”

苏简凝眸:“他不是我……”

“嗯,我会当心。”秦长圳却出口打断她的话。

护士见他神情诚恳,长的还英俊,也没有在说什么,就离开了。

秦长圳坐在病床边,“想睡觉的话就睡,我在这里看着。”

他在旁边,苏简才是真的睡不着:“秦总此番来仰光市,没有其他的事情做?”

秦长圳认真的想了想,唇角噙着抹笑:“有。”

他说:“我觉得你像是我梦里的姑娘。”

苏简只当他是聊骚的手段,不加理会,“秦总如果有时间,还是多去陪陪孕妇,孕中多思,我想孩子也希望有父亲的陪伴。”

秦长圳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数秒钟,开口:“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的我,没有碰过她。”

苏简觉得荒唐:“秦总是要告诉我,方小姐可以无性繁殖?”

“你还挺幽默。”他说。

苏简:“是秦总在跟我开玩笑。”

秦长圳看着她板着的小脸,笑了笑:“没跟你开玩笑,我醒了之后没有碰过她。至于以前……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

记不记得对于苏简来说,都一样,她并没有什么想要跟他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下去的想法,“我困了。”

秦长圳挑眉:“睡吧。”

苏简抿了下唇,“你不走?”

秦长圳安抚的给她掖了掖被角,故意误解她的意思:“不走,陪着你。”

苏简索性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开口:“你走吧。”

秦长圳:“不走。”

苏简:“你在这里我睡不着。”

秦长圳转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我坐远一点。”

苏简皱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实话,秦长圳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想要留在她的身边,只是想要陪着她,不想要离开。

“苏简,我跟方华泽分开,追你好不好?”他问。

苏简呼吸微顿,“不好。”

秦长圳眸色深沉如夜,这般细细的看着她,“理由。”

“秦总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寡淡的回。

秦长圳却开口:“不喜欢?我跟你那个前夫,除了名字相似,我想性情也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共同点。”

苏简现在一点都不喜欢有人拿过世的人说事,先是牧景兰,现在又出现个秦长圳,他们牧家的男人是成天都这么闲是不是?

“他是他,你是你,希望秦总不要拿亡故之人开玩笑。”苏简已经有些生气。

见她靠在那里想是在隐忍着什么的模样,秦长圳没有继续,只是余光扫到旁边挂着的已经空了一个的吊瓶后,轻咳一声:“要不要上洗手间?”

苏简本是冷着的脸色,闻言“唰”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她疾言厉色的赶人,除了因为他满嘴跑火车,自然也有生理方面的缘故。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看出来了。

秦长圳见她不说话,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没有错,起身将吊瓶拿起来,“走吧。”

他个子高,手臂举起,拿起吊瓶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平移,没有什么变化。

苏简抿了下唇,“叫护士。”

秦长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简简,不要给白衣天使增添麻烦,而且……里面不是有放吊瓶的地方么,我只是帮你拿过去。”

“你叫我什么?”

他一句“简简”,让苏简倏然抬起头来。

秦长圳:“简简?”

这称呼他觉得很适合她,他叫起来也顺口。

可苏简却冷下脸来,觉得他是居心叵测,“秦总查的倒是清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是打着长简集团的主意?

还是其他?

面对她的防备和质疑,秦长圳只是笑了笑:“钱我不缺,权也不少,图你什么?”

苏简顿了顿看向他。

秦长圳没有任何躲避的同她对视。

最终把他吊瓶挂在了洗手间里面的挂钩上后转身出去。

苏简迟疑了一下后,将水龙头打开,这才蹲在马桶上。

一夜盛夏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