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岭道士之刘怀正

第14章 14.人鬼殊途(灵)

张府,

门口,一道身影站立,身着道袍,面色有些憔悴,不曾梳洗,点点胡茬使脸庞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成熟稳重,此人正是刘怀正。

“铛铛!”扣动门栓,退后站定,吱呀!门被打开。

一位半大门童走出,“你是何人?哦!你是南岭山上的道长吧!”一拍脑袋,想起老爷嘱咐,将刘怀正引入大厅。

坐好,喝着桌上茶水,环顾四周,不愧为城中首富,陈设多是名贵之物。

“哈哈!道长驾临,恕张某有失远迎!”张府主人张富贵似有歉意的说道。

站起,寒暄几句,不再废话,两人落座,直奔主题。

原来,张府自一个月前,府中一到夜里就会传出戏台唱戏的声音,一开始还以为听错了,可是后来越来越多人都听到了,引起恐慌,各种猜测都有。

让他下定决心上南岭的还是半月前,他的二儿子用晚饭时突发怪病,浑身抽搐,好像发了羊癫疯一样,遍寻名医,不了起色,于是才想到了是不是招惹了邪祟之物。

起身,走出大厅,王富贵跟着,手中剑指,念动心法口诀,半晌,眼中青光闪过,开了天眼。

心中感叹,颇为无奈,大不如前,拼命请了天雷禁术诛妖,如今还有命在,已是天尊保佑。

脚下腾挪,踏步七星,“嘿!”翻身而起,立于正房之顶,遍览整个张府,天眼之下,西方一团青黑之气袅袅升起。

翻身而落,看向张富贵,“西方何人居住?”

“西方?是我的大儿子,张念文。”张富贵疑惑,“有什么问题吗?道长。”他有些不安。

“嗯,大公子那里是有些问题,不过不要声张,今晚嘱咐下人不要随意走动,我来处理。”刘怀正若有所思道。

傍晚,

微风吹过,刘怀正独自走在张府小路上,沿途欣赏,看似悠闲,却已将注意力放到西面,他在等。

“咿呀!东风吹过南山岗,同出西郊,听乳莺枝上,一声啼起。萦情惹恨。。。”

戏声响起,声音中透漏着些许凄凉,快步走近,顿住,立于房间之前,咚咚咚!敲门,声音戛然而止,推门进入。

一位半人高的孩子,浑身戏服,涂脂抹粉,正在怔怔的看着推门而入的刘怀正。

看年龄就是张富贵口中大儿子,这张府大少爷,就近坐下,刘怀正看着他,或者是她,“继续,为什么停下了!”声音温和,催促着。

“你。。你。。”拉着长音,带着戏腔,“是何人!”,摆了架势,转身问道。

“给你个机会,自己离开他,机会只有一次。”声音陡然严肃,不复之前温和,驱邪除魔剑已然出了半鞘。

正襟危坐,看着眼前戏服淡淡道,“这是你的媒介?你是邪灵。”已有猜测。

“吼!”大公子突然瞳孔泛红,面色狠厉,阴森恐怖,“哈哈哈,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道士,也敢找老娘的晦气!找死。”

不见棺材不落泪!

刷!剑已出鞘,金光闪过,斩向戏服,看似脆弱却不想竟坚韧无比,火星四射,照亮卧室。

身影连连闪动,交手百招,竟拿它不下。

闪身后退,拉开距离,手中一翻,一沓驱邪符咒出现手中,朝前方洒去,“吼!啊!”惨叫声响起,但伤害有限,这些符咒威力一般。

阻挡片刻,刘怀正手指翻动,掐动法诀,准备完毕,“敕”,手指一抹,长剑泛起淡淡血光,道家秘术,“血祭之术。”剑已飞出,直射邪灵,“吼!”惨叫响起,贯穿过去。

双眼圆睁,缓缓倒下,似有不甘。

还剑归鞘,上前查看,人是无辜的,脱下戏服,扶起张念文,捏住嘴,一枚丹药服下,疗伤圣药,他也就一颗。

抱起,将张念文放到床上,走出房间,看着散落在地中央的戏服,手指翻动,符咒飞出,火光燃起,化为飞灰。

大厅,

“道长真好本事,有劳有劳了。这是一点心意还望笑纳!”王富贵眼神闪动,身后小厮领会,端着银子递了上来。

客套罢了,南岭有规矩,不得收礼,挥手拒绝,刘怀正看着王富贵身后的两道小小的身影,是两位公子。

“看来,二公子已经没事了!”刘怀正点头,再次看向大公子张念文,已服下疗伤圣药,外伤无碍,神色却有着萎靡,看来伤到了神识。

抬起手放到刘念文头上,念动宁心咒,安静祥和,效果不凡。

事了,告辞,不再停留,送至门口,转身离去。

望着愈来愈远的身影,靠在父亲怀里的刘念英,眼中红光一闪而逝。

刘闻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