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风从南方来

你听,风从南方来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5章

和何西通完电话,南风还在床上磨蹭了一会儿才出房门。

客厅里南母安静的坐着对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南风以为母亲在等自己吃完饭,便以最快的速度洗漱。

“妈,怎么今天这么早?”南风从洗手间出来,边走边扣外套扣子。

那一双手,手指修长,白皙无暇,掌纹分明。

南母徐徐道:“南风,你有没有想和我说的?”

南风沉默,无声用手去摩挲那杯豆浆,手指沿着杯沿,一圈一圈,眼中有无限心事。

她在犹豫,和母亲要不要把事情说开,要不要和母亲再好好的谈一次关于何西。

触及母亲怀疑又冰冷的眼神,南风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南风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什么话都没有说,拿起了筷子。

而南风不知道,这样无声的回应更是让南母心中的怒火丛生。

“吃过饭我们一起去看徐老师。”南母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南风道。

从昨夜看见何西后,她就没有再睡觉,她坐在客厅里想了好几个小时,她也曾想过成全南风和何西。

可是一想到这种结局,她便感觉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认识南母的人都只知道南母是一名化学老师,可却不知道,南母曾经也是一名大提琴老师。

她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碰过大提琴,她以为这些她都忘了,可当她知道何西是她的儿子时,南母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忘,而且如今想起来,依旧心底生恨。

南风诧异的抬起头,“妈,为什么去看徐老师?”

徐老师是她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和他们家住在同一个小区,念书的时候,周末有时候她一起床打开门就看见客厅里妈妈和徐老师在一起织毛衣。

初中时,南父很少回家,徐老师就成了家里的常客,也成了南风的噩梦。

试想,一开门,你的班主任在你家,还和你的母亲谈笑风生。

“徐老师生病了,你陪妈妈一起去?”

这些年,她和母亲都很少见面,和徐老师更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突然让她陪她一起去。

并且,南风并不是一个喜欢去别人家的人,总觉得没有在自己家里舒服。

“妈,你一个人去吧,我和徐老师很久都不见了,徐老师可能都不记得我了。”

南母放下手中的筷子,直直的盯着南风,语气生硬:“就是因为许久未见,更应该去见见!”

“妈,我……”

“怎么了?”南母将筷子放在碗上看着南风。

南母放筷子的声音不大,但莫名的南风看着她的眼睛就噤了声。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与母亲唱反调没有任何作用,以母亲的性格,态度只会更加强硬。

说好的和何西一起去看安安只能在先往后再推推,她给何西说了声,何西打算先一个人去给安安买礼物。

南风看着厨房里南母的身影,想起南母上次提到的何西的妈妈,她决定去母亲的房里看看。

南母和于叔叔再婚以后,南母的房间南风就再没有进去过,毕竟,于叔叔不是爸爸,南风是一个知分寸的人。

站在房间门口南风才发现,母亲的房间和之前的几乎一摸一样,包括窗帘的颜色,东西的归置,甚至养的花也一样,绿萝,那也曾是爸爸最爱的花。

她突然有些不明白母亲了,将自己再婚后的房子装扮的和以前的房子一样,这是……

如果母亲真的爱父亲,那为什么最后和父亲吵成那样?并且这么多年从未给父亲扫过墓?

将现在的环境和以前的环境布置一样,是祭奠还是怀念?

南风觉得她似乎从来没有看懂过母亲。

身后南母的脚步声传来,南风先一步退出了房间回了自己的卧室。

外面一阵风吹过,窗子被吹的哗啦啦的响,细碎的阳光洋洋洒洒,落在桌子上形成浅浅的格子落。

她看到桌子上自己和爸爸的合影,细长的眼睛里闪着光,浅淡色的瞳仁剔透晶莹。

她想爸爸了。

她好像很久没有去看爸爸了,南风眨了眨眼睛背过身望向窗外,想到刚才在母亲房里看到的场景,就像硌在她脚底的石子,磨的人难受,她忍不住想要去问问母亲。

她总觉得母亲和何西母亲之间的恩怨与父亲有关,没有理由,就只是一种直觉。

南风在这样子的直觉里构思了很多种恩怨情仇,越想越不安,她总觉得像是有一块幕布,遮挡在自己眼前,她越来越看不见前路。

南风陷在这样的情绪里无法自拔,直到南母来敲门。

南风套了个白色羽绒服套上,穿了个马丁靴,跟着南母出了门。

南风以为是去徐老师家里,直到看到母亲养停车场走去,她终于没有忍住开了口:“妈,我们不去徐老师家吗?”

南母脚步未停,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南风,淡淡道:“我和徐老师那会儿约在了外面吃饭。”

“嗯?”南风停下脚步。

“嗯。”

南母已经先一步上了车,看着站在车旁的南风,摆了摆头,示意南风上车。

南风看着这样的南母,觉得她越来越陌生。

她偏头朝她看去。

两个人视线撞一块。

南风一怔。

她的眼神未免太陌生冰冷。

吃饭的地方是一个时代广场,四楼是餐饮,吃饭的地方设施很齐全,包厢古色古香,装潢华丽堂皇,圆桌正好十一张座位。

徐老师已经来了,南风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近况,就着母亲坐下,母亲挨着徐老师。

徐老师对服务员说:“再稍微等一会儿,等会我还有几个朋友要来。”

“还有朋友?”南风心里嘀咕了下,抬眼看向母亲,见母亲一脸坦然,心知母亲定提前知晓。

只是,她心里隐隐约约有个不确定的想法,深呼一口气,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十分钟不到,两个女人和一名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

徐老师笑着起身打招呼:“刘老师,快坐。哎呀这是小磊吧,长的可真帅气。”

那名年轻的男子笑着点点头:“徐老师,好久不见。”

“这是南风,这是南风的妈妈。”徐老师向他介绍道。

南风微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坐下的时候,南风清楚的感觉到他们故意让那名男子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如果这个时候南风还不明白这是什么局,那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钟小粉

作家的话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