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你站住

昏君!你站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旧情

清河公主等人一愣,身后宫婢太监已经呼呼啦啦的跪了一地。

卫琅怔怔的看向那人,脸颊不免更红了一些,同众人一起行礼。

“这是怎么了?”赵序上前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人。

清河公主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之前说要对输了的人惩罚,完全就是随口一说,这里的人都是皇上的妃嫔,她一个已经嫁出去的公主,怎会说罚就罚……

“回皇上,刚刚在玩蹴鞠,鞠球当时到了谢小姐那,姚小姐过去争抢,所以……”

姚僖大惊失色,当即想也没想的说道:“皇上,臣女可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昏倒的,您可要相信臣女。”

她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清河公主能来这么一招,就这么把自己顶上去了。这要在皇上心里留下种子,认为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那以后怎还有她的好果子吃。

清河公主也不想受怪罪,一见姚僖这么不上道,语气也有些不好:“你没有推她?那谢小姐如何昏倒?当时就你离谢小姐最近。”

姚僖慌乱的眼睛看向另外两个秀女:“皇上!她们当时跟臣女在一处,您问她们。”

另外两个秀女一听,身子抖了一下,其中一个硬着头皮:“姚小姐你可不要乱说,当时我和许姐姐都在你后面,还与你有些距离,我们并未看到姚小姐你对谢小姐做了什么。”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公主想要有人揽下这件事,她们怎么肯能让姚僖拖下水!

谢婉宁趴在冰凉的地上,鼻中都是灰土的味道,听着这一群人围着自己开始叽里呱啦的互相攀咬,后槽牙差点磨碎了。趴着趴着,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儿累的时候,突然小腿传来剜心的刺痛,额头上顿时浮出一层冷汗!

“这太医怎么还没来?我看谢小姐的模样好像很痛苦。”富海公公打断几人的争执不休,凉凉地说道。

谢婉宁想要立刻点头,是啊是啊,太医怎么还不来啊,她竟然抽筋了,都要痛死了!

“皇上,谢小姐这么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命人先抬回漪澜宫吧。”

是赵玉容在说话,谢婉宁差点掉泪。

“你说你没看到姚僖将谢婉宁推倒?”赵序听了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先前说话的那个秀女,跪在地上,禀道:“回皇上,臣女确实没有见到,只是……”说着飞快的看了一眼清河公主,想说正因为看不到,所以她也不确定姚僖就一定没有推谢婉宁,只是皇上在此,剩下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了。

姚僖笑中带泪,模样就像被霜打了的娇花一样我见犹怜。她微微抬起下巴,泪眼朦胧的看向赵序:“皇上……”

赵序神色淡淡地点了下头,看向脸色不善的清河公主:“皇姐,此事应当是意外。”说着看向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谢婉宁,“谢小姐身娇体弱,踢了这么久的鞠球身子肯定受不住。”

见赵序没有怪责自己,清河公主松了一口气,借坡下驴道:“皇上所言极是。不过说起来也都怪我太过贪乐,才害的谢小姐如此,请皇上责罚。”

谢婉宁:“……”

太医呢?!太医不来,就给她抬回去也行啊!因为小腿的痉挛剧痛,谢婉宁身子控制不了地颤栗着。

赵序嘴角微勾起一个弧度:“皇姐不必如此,你也不想的。”

“皇上,”赵玉容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谢婉宁,再次开口:“就先命人抬回去吧。”

赵序微微侧头看向赵玉容,袍袖漏出的一点点手指摩挲着衣袖边上的花纹,停顿了一会儿:“理应如此。”

谢婉宁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

富海公公对身后的人招招手,便合力将谢婉宁从地上扶了起来,最后由一个小太监背着去往漪澜宫。

当谢婉宁一身尘土被小太监背回来的时候,流光双腿一软差点跌了个跟头。她红着眼眶哭出声来:“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不是去陪公主殿下蹴鞠去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小姐要是出了事,她该如何是好……

“你家小姐只是劳累过度昏了过去,应该没有大碍。”赵玉容平缓冷静的说道,让人听着安定了不少。

流光和薄荷将小太监带进屋内,后将谢婉宁放在榻上,没过一会儿太医便来了。

“太医,我家小姐怎么样?”

流光还带鼻音,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安。

太医收回手:“身子倒是没什么事儿,只是这腿……”他观脉象无大碍,还比寻常人脉象有力一些。只是,他还发现这人身子在微微发颤,一条腿曲着没有伸直。

流光跌坐在地,满脸的泪水,惊恐的说道:“小姐的腿怎么了?可是,可是……”伤了瘸了这几个字,在嘴边她怎么也说不出来。

太医伸手按了按谢婉宁的小腿,见榻上人低低痛哼了一声,一手捋了捋胡子,咳嗽了两声:“腿没什么事,应该就是踢鞠球跑的多了。”

听见太医这话,赵玉容也松了一口气:“你好好陪着你家小姐。皇上还在外面,我去将太医的话禀给皇上。”

流光红着眼道谢:“多谢赵小姐。”

等赵玉容离开了,太医接着吩咐道:“去给你家小姐弄些热水来吧。”

流光看向薄荷,薄荷点了下头快步离开了。

太医直起身子:“你这丫头,踢个鞠球而已,怎还弄成这副德行?”

流光诧异的看向太医,都忘记了哭。虽然小姐还没有位分,可怎么说也是未来的主子,这太医说话怎生这样……这样无礼。

谢婉宁睁开眼睛,俏皮的冲着太医眨了下眼睛:“顾伯伯。”

流光见谢婉宁醒了,惊喜的又是一顿哭,都没有发现谢婉宁跟这太医认识。

谢婉宁安慰地拍了拍流光的手,看向榻边的太医。

容长脸,细长眼,皮肤细白的比一些女子都好,下巴上蓄有长长的胡须,思考事情的时候,总爱摸上一把。

顾长亭,太医院太医,与她娘从小便认识。上辈子被她得知这层关系之后,时常装个头疼脑热的,让顾长亭给她行了不少方便。

后来她贪欲无度,动了歹念,一朝东窗事发,被卫琅告到了赵序那里。本以为她自此绝了生路,没想到顾长亭却将所有事情都担了下来,最后只落得个,身首异处……

Yoowor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