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娇妻有点冷

年代娇妻有点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8章 登基

常天青眼神散发着精光,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略带兴奋道:

“你终于想通了,你放心我常家一定支持你争夺皇位。赴汤滔火,在所不辞!”说完豪爽饮下一杯酒,一直到灯火阑珊,街道上影影约约飘起了蒙蒙细雨。

常天青告别赵文轩,独自走在鹊桥街道上,三三两两人匆匆路过。他忽然觉得这茫茫天地之间,竟然透露着一股淡淡的落寞。

忽然一熟悉声身影从他眼前不远处匆匆划过,常天青急忙追上去,可惜什么人影也没有。只有满眼的灰色暗沉的建筑,一条幽深僻静的巷子无限延伸,再延伸……

他失魂落魄地望常府走去,家中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今日是他纳妾的日子,可惜他心中并无意纳妾。母亲见他回来,急忙迎上去,责怪道:

“天青,怎得一回来就闷闷不乐?”

一女子身着墨绿色长裙,秀气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道:

“姑母,表哥忙于政务,让下人伺候他沐浴洗漱,今日是表哥纳妾的好日子,您就别生气了。”

常天青确实面色疲倦,淡淡道:

“母亲,孩儿确实有要事与二皇子商议,辛苦母亲与表妹操劳。天色已晚,母亲早些歇息,孩儿告退!”

常天青说完,转身向寝殿而去,既然母亲执意为他纳妾,他还是要去看上一眼,可惜心中早已有所属。心中早已容不下其他女子,常天青轻推一下新房的大门。

“吱呀”一声,里面红色新床上的女子心尖颤了一下,手里紧紧握着喜帕有些坐立不安。常天青缓缓走到女子跟前,站立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道:

“你是好人家的女儿,但是我此生只爱南清晨一人,我只会给你应有的尊重和体面。你既然愿意嫁给我,我希望你可以知道,你嫁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拜堂成亲前我就托人写信告诉你,你倔强地执意应下这门亲事。”

常天青说到此处,也不顾礼仪,随手挑开新娘的红盖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白嫩、秀气的女子。眼里浸润着泪水,咬着嘴唇不言语,倔强的模样让常天青心里划过一丝不忍。他慢慢坐在女子旁,为她摘了头上繁琐沉重的发饰,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越发称得女子楚楚动人。蜡烛吹灭后,两人就顺势倒在喜庆的柔软大床之上。

春宵一刻值千金,天药一行的考试顺利结束,清晨从天药一行山下的街道路过。碰巧遇到了与常天青分别不久的苏铁,两人相对无言,就这么远远地相对而立在寒风中。

清晨脸色平静,缓缓走过去,装作不认识苏铁插肩而过,可是苏铁却有些沉不住气,转身道:

“静玉公子,以前是在下多有冒犯之处,还请静玉公子大人大量。”

清晨淡淡笑道:

“苏主事言重了,我不过是天药一行普通弟子,怎敢责怪苏主事?还希望苏主事以后多多提拔,静玉感激不尽。”

清晨这话里话外与苏铁如此生疏,苏铁心中大为不快,又忽然想起徐深的话:“女子这种生物,每月流血七日依旧坚强活着,可谓是世间最可怕的存在若是和她反着来,估计得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说女人就一个字:宠!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试图与她讲道理,不然最后你会发现小丑就是你自己。”

苏铁不敢多言,只好微微一笑道:

“静玉公子天赋异禀,如今又拜在虚无药神门下,先在此恭贺静玉公子。”

清晨淡淡笑道:

“多谢,在下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告退!苏主事自便,告辞!”

苏铁痴痴望着潇洒离去的清晨,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绑起,洒脱不失优雅。

辛丑年,农历九月初七这天温度降的厉害,洛水把自己压箱底的厚衣服找出来裹上。百姓倒是不惧这样的干冷,依旧在农田中辛勤劳作。

没到腊月却有了腊月的寒意,就是这样寒冷的日子,皇帝驾崩,二皇子赵文轩继位。在玄南门太子试图剿杀进宫披麻戴孝的二皇子赵文轩,一切都按照赵文策的计划在进行。他迫不及待让自己的父皇提前踏上黄泉路,弑父残弟、加收地税、买卖妇女,这一桩桩一件件太子以为万无一失。

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文轩是皇帝遗诏中的继承者,赵文策一党全部锒铛入狱,天药一行也站出来支持赵文轩。太子原先在天药一行查找偷兵符的盗贼,惹得苏主事不快。所以苏铁索性代表天药一行支持新帝登基。

颁布遗诏后,苏铁特意为赵文轩选了黄道吉日,刺绣纺为新帝赶制龙袍皇冠,又命中书省起草诏书。一系列的事务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赵文轩为先帝披麻戴孝一个月后,就在辛丑年己亥月,癸亥日举行了封禅。清晨知道接下来就是大赦天下,南家也会恢复官职,她由苏铁领着参加登基大典。

皇宫内喜庆洋洋,宫中乐手演奏,赵文轩由内侍扶着,登上皇位,奏乐停下,接受百官朝贺,以及四方朝贺。声音洪亮,赵文轩沉声道:

“平身!”

“谢皇上!”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清晨心中泛着淡淡的失落,皇帝也微微有了一些醉意。他对身边的太监总管低头说了几句,起身离开,那太监总管笑得暧昧,轻轻走到清晨面前笑道:

“南家小主,请随咱家来!”

清晨点点头,在一众人的探究,猜测,不解的目光中淡然而去。

月光清冷,银白色的月光照亮了皇帝的后花园,那人一身金黄色的龙袍,清晨微微福身道:

“参见皇上。”

那人转身淡淡道:

“你助我登上皇位,我也按照之前约定让南家恢复官职,你可还有什么心愿?”

清晨淡淡:

“没有!”

赵文轩眉头一皱,又问道:

“你与那人朝夕相处,可是生出感情了?”

赵文轩看见大殿之上,苏主事对清晨多有照顾,又是加菜倒酒,样子很是亲妮。

清晨略微思索道:

“我们之间是合作关系,虽然你贵为皇帝,我也不会因此对你唯命是从。”

悬木铃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