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娇妻有点冷

第140章 逃走

清朗的月光从树梢上透露出来,街道渐渐冷清下来。杰森一直跟随着清晨,清晨提着兔子灯笼走在前面,地上倒影着暖黄的烛光。

顾家坐在一起吃着月饼,王兰头发花白,从头顶开始白到头发梢。苍老的脸上泛着哀愁,老二媳妇周彩虹问道:

“咱家还有一个人没回来,是不是就是我没有见过的小姑子。”

顾野知道奶奶收养了一个女孩子,自从走后就没有回来过。奶奶王兰难免挂念,她起身走到院子里抬头看着夜空。

苏铁跟在两人后面,到了一座石桥边,杰森突然拉住清晨的手。清晨下意识的往后抬腿一踢,可惜被杰森给禁锢住了。他对着清晨的耳边轻轻吐出一口气,笑道:

“一只带刺的小白兔,有人来接你了。别太激动,我们不久就会再见面,你可不要太想我。”

清晨咬牙,骂了一句:

“无耻!”杰森一听这话,明显不高兴,他只好轻咬一口清晨的耳垂,以示惩戒。

清晨浑身一僵,正要反抗男人就放开她一下子离得远远的。清晨气不过想要在此攻击,杰森跳下石桥钻进水里。

苏铁这时出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清晨回头看见是他突然委屈地扑倒他的怀中。紧紧搂着他的腰,嘟囔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不道我……”清晨一双杏眼泛着泪花,苏铁低头亲吻她的薄唇。清晨也挽着他的脖颈回应他,两个人体内压抑太久的欲望没处发泄。月光害羞地躲进云雾中,突然传来纷纷扬扬的细雨,带着凉意。清晨盈盈醉意,欲言又止,天色渐渐昏暗,苏铁弯身抱起娇小的人儿往楼中走去。

清晨的心剧烈跳动,双眸微闭,娇喘吁吁,无瑕顾及带着凉意的雨丝。突然想起之前的缠绵悱恻,顿时觉得浑身又软又热,脸色比天边的晚霞还要娇艳动人。之前的梦魔之影开始慢慢打开,修长的玉颈轻轻靠在苏铁宽厚的胸膛。

苏铁怀抱着滚烫柔软芬芳的身体,闻着诱清淡的体香,聆听着若有若无充满诱惑的呻吟。他的此刻也在极力压制着自己,许久不曾碰过女人了。

况且清晨一副任君采摘,乖顺的如同一只绵羊,如此狂野有力的拥抱,清晨觉得一时间几乎无法呼吸。苏铁倒是发现怀中的人儿的柔软身躯由于过分紧张忽然变得异常僵硬,一只在剧烈颤抖。

苏铁修长的大手抚摸着清晨娇艳的嘴唇,柔声细语地调笑道:

“害怕了?”

清晨这才微微放松了一些,轻轻地点点头,外面的夜色更深了,唯有晚风依然温柔地吹着。

苏铁正要翻身而起,清晨却眼疾手快搂着他的脖颈,主动送上自己娇艳欲滴的薄唇。苏铁也彻底地放松了,眼中只有千娇百媚的尤物,两人如同狂热的干柴烈火开始熊熊燃烧。

夜色撩人,院子里春色满园,伴随着丝丝缕缕的细雨。竹影闪烁,苏铁怀抱着清晨,只觉一切都是如此不真实。

清晨在他宽厚古铜色的胸口画着圈圈,白皙修长倒是像煽风点火的作案工具。清晨自然不知道苏铁的心思,只是美好似乎转瞬即逝,她只想多留一会儿。

苏铁只好出声道:

“是我没有喂饱你,现在都已经半夜三点了,你精神如此好,莫非刚才是骗我的。”

清晨闹了一个大红脸,她自然不是这个意思,立马收回罪恶的小手嘟囔道:

“我确实累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苏铁拉开她蒙住自己的被子,笑道:

“你好好睡觉,我保证不动你,晚安!”说完将清晨抱在怀中,闭上眼睛,清晨不敢乱动,也闭上眼睛一起睡去。

次日,鸟儿在枝头嬉闹,太阳从小楼的窗户里照射进来,清晨揉揉睡眼惺忪的眼。整个人几睡在苏铁身上去了,悄悄抬起自己的搭在他精瘦腰上的脚。被苏铁一把抓住,吓得她尖叫一声,苏铁翻身压着她。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说:

“小懒虫,再不起的话,太阳要照屁股了。”

清晨反驳道:

“你好不是一样,还说我呢!”

清妍希好巧不巧地碰见苏铁去市场买菜,就跟着他偷偷回来,犹豫良久才敲门。

“笃笃”地敲门声让苏铁有些疑惑,他打开门看见是清妍希,脸色瞬间垮了下来,质问道:

“你怎么会来这里?”

清妍希一阵尴尬,她没想到男人会如此冷漠,可还是强装镇定。

“苏铁哥,我在楼下碰巧看到你,想着上来打一声招呼,你好歹是我妹夫,怎么不请我进去喝杯水。”

清妍希故意这么说,苏铁自然不会拒绝她,苏铁让开一条道把门关上。清妍希环视一周,就这样的装修应该也要不少钱吧,比以前清家大院辉煌的时候还要好上许多。

清晨穿着吊带睡裙就出来了,她刚才在洗澡水声太大所以不知清妍希也在。苏铁转身进了厨房,清妍希热情地同清晨打招呼。清晨给她到了一杯水,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这次不演戏了?”

清妍希假意笑笑,故意问道:

“妹妹这话从何说,我何时演过戏?”

清晨懒得与她瞎扯,就起身去厨房给苏铁打下手,苏铁看她的眼神温柔宠溺。清妍希暗自咬牙切齿,她默默记下这一笔,连招呼也不打气呼呼地离开了。

清晨盯着苏铁眼睛,质问道:

“你干嘛让她进来?你不是不知道她与那个异国人可是一伙的,若不是她我也不会栽到他的手中。”

苏铁摸摸她的头,笑道:

“好了,我知道是因为她,你虽然被暂时控制住。你打探到的消息对我们来说非常有利,接下来我们要好好商量对策对付异国人。他们想要鸠占鹊巢,我们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清晨点点头,说:

“他也是受人指示,估计他们看中了这块宝地,毕竟……”清晨凑近苏铁的耳朵道:

“毕竟,九黎镇是水稻大镇,这里的粮食产量养活的人可不止一点点。所以我认为他们需要此地的粮食,为他们占领我们国土做下准备。虽然看似是个人恩怨,可是我从那个异国人那里看出一些不同的事。如此看来,九黎镇暂时安全!我们需要做好周全的准备,不然受苦受累的还是我们的同胞。”

悬木铃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