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伴如秋意浓

第15章 金融危机(上)

大洋彼岸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传染病,人类一时之间无法治疗这种病,所以死了好多人,一时之间港口停运,飞机停飞,各地铁路、公路停止车辆走动。

过了几天又传来一个消息,产粮的大国“ELS国、MI国、OTSL国,ROB国、H国、Do国等。”被一些不知名的臭虫,把田地里面的庄稼全部啃食殆尽,可以说全年的粮食是供应得住,只是明年就不好说了,以前的自然灾害都是当年爆发,第二年就饿死了好多人。

金楚国的银行门口有很多人在排起长队取钱,因为手机转账是有限额的,不如到银行里面的柜台上可以大额取款,银行出台了限制措施,却都无疾而终。

青城商户x随意抬高物价,简单举个例子来说:早上的大米牌价买五之七元一公斤,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十六元一公斤,金楚国到处都传开了东方集团的董事长夫妇被人用枪打死了,就算是电视上的新闻传播出来,说东方龙霆只是受了伤,正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抢救,人们都说那是假新闻,竟然没有人相信。

一时之间,有些人盲目的到银行里面取钱,到商场里面购物去,这个也不是盲目购买,而是整个国家都要快停止营业了,最先受到冲击的是搞外贸的企业。

青城市一片沸沸扬扬的,司马中在市政厅主持“全市封城紧急会议”他说道:“外国疫情严重性不可小觑,我们青城市是一个沿海城市,今天准备封港口,要做到不应许与外国暂时的经商来往,要做到商户不能随意抬高物价,经融系统要正常发挥,所有工作人员必须佩戴口罩,接受防控人员的检查,如果不执行这些方案的人,必须受到法律监督与刑事责任。”

钱思道刚刚又被选举成为青城市商会会长,继续连任其职,他说道:“今年早上各大银行有人排起长队取钱,正卷交易所与股市中心的海外市场,股份全部下跌,甚至要崩盘了,股票还在劫数难逃,没有停止的趋势。”

司马中说道:“青城的商家各自随意抬高物价,这样会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开销,如今全国都是这样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必须做一个调查研究出来,对于不良商贩必须严打。”

钱思道说道:“现在流行一句话,谁家有粮食,谁家就能活过明年,这个引起老百姓的极度恐慌,市政府应该高度重视。”

董季良说道:“商会应该拿出诚信出来,不能只做一个摆设,应该勇于担当控制问题,而不是一味的将物价飞涨的事情,归咎给市政府来处理。”

钱思道说道:“我已经安排各界的商业大佬控制各自管辖片区的人,要公平公正的做买卖,所谓生意不成仁义在。”

董季良看着钱思道规避了话题,狡辩解释,他怒气冲冲的说道:“商人,什么是商人?无利不起早,唯利是图,这个就是商人的本性,回去告诉那些唯利是图的人,从今天起工商局的人要严厉打击,那些整天只会玩阴的人,他们就是国家的蛀虫,他们就是应该被这场金融危机最先打倒的人。”

司马中说道:“董局长说得有理,所谓无奸不商,那些唯利是图的人是应该严惩不贷,只是人家经营范围之内,他是有合法权益的,每种物价指数是在可控范围内的,这些事情恐怕来不及处理了。”

诸葛野说道:“是来不及了,天恒集团缩水的股份有二十亿元,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明天就可以宣布破产了。”

杨丽是天恒集团的董事长,那诸葛野是天恒集团的“总监”听到诸葛野这么一说,全场人员大多数都是入过股的,顿时有些焦躁不安,那司马中看到了众人面无一点绅士的样子,表情有些沉重,好像股市低迷是他们家造成的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问题,只是没有如今的那么严重,但是得了东方龙霆的融资融券的支持,如今因为儿子的事情,和东方龙霆家闹得水火不容,这个都是一些次要的,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在红十字医院进行抢救。

东方龙霆被击案,钟南已经派王冲全权负责侦破此案,香菱一时之间成了“东方集团”的负责人,也就是临时董事长,他委任霍思琪为“监事”此刻的周邦道与上官玉分道扬镳各自忙着写新闻手稿,拍摄大量经融视讯。

东方龙霆此刻能说话,只是不能下床行走,爱德华来到他身边说道:“为什么你倒下了,所有人都遭殃了。”

东方龙霆听不懂爱德华说的话,他说道:“这些天到底怎么了?莫非是出现了什么经济状况,请爱德华先生告诉我一声。”

爱德华做出来了一份惊人的举动,面对着东方龙霆,悲愤的说道:“看来青城的整个金融界没有你是不行的。”

东方龙霆微微一笑而过,他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来到了一间特殊的病房里面进行治疗。

爱德华说道:“东方先生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一个人挑起了最危险的重担,真是一个可以栽培的好姑娘?”

东方龙霆说道:“爱德华先生说得正是我要做的事情,她本来就是一个学经济管理的人,我相信她可以斡旋,不过这一次冲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破产了。”

东方龙霆说完咳嗽不停,爱德华说道:“东方先生你要多多保养身体,我出去外面看看。”

东方龙霆点点头,爱德华走出病房,病房外面一片静悄悄,这都是警察局钟南的功劳。

整个青城市一片静悄悄,商铺关门,街道上没有一辆车走动着,各大高楼大厦间偶尔听得到广播说道:“请广大市民注意以下事项,为了您的身体健康,请带好口罩,尽量不要出门,饿了点外卖,渴了请拨打1×××有人送水来,临时有紧急事情需要出门的人,需要到您所在的居民区委会办理相关手续,才可以出门。”

香菱来到了东方集团总部,身穿一套黑色女式西装,改变了以往的化妆,霍思琪跟着她说了一下上半年的财务报表,又分析了这几天的人事部的裁员事宜,香菱说道:“东方集团财务管理人员安置难,管理人员就不要裁员了,其他职工发放一些福利待遇,让他们先回家等待通知,等疫情过去以后再来上班,要将这期间的事情和他们说清楚,因为这些天生产出来的东西难于被市场融化掉,只能在短期时间里面放长假。”

霍思琪听后先是连连点头,然后又说道:“这个嘛!恐怕来不及了,现在机场停飞,公路停运,我们有些厂的职工多数都是远路的外省人,甚至有些还是外国人。”

香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回过头看着各方面的人,正在电脑前忙着打字的,挨着近的站起来向她问好的,她说道:“那么其他人家工厂的人,他们在什么?”

霍思琪说道:“他们在国外有疫情的时候,就纷纷裁员公司里面的职工,而我们工厂只是暂停了招聘人员,没有裁员老员工,所以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香菱听后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其他人都站起来了,其中有一个人问道:“我们为了东方集团能够做强做大,我们对集团是有功劳的。”

香菱灵机一动,她说道:“其他公司大量裁员只是为了自保,如今疫情加天灾与人祸,那么这些过后,百姓要的是什么呢?粮食与大量的日用品。”

霍思琪说道:“我们国家是一个超级大的岛国,只要海运停运的时间越长,百姓就会越恐慌,海运是我国的生命线。”

香菱说道:“别人裁员的早,是因为怕消耗公司的能源储备,说白了就是往员工身上投钱,这样子做是省下了不少钱,也躲避了不少债务风险。”

此刻董事长办公室内电话突然响起来了,香菱急匆匆的走到了办公室里面,电话的另一边说道:“喂,是香菱吗?听得出来我是谁吗?”

香菱微微一笑道:“是,哥哥吗?”那个人说道:“是的,我是你的哥哥东方瑞,妹妹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事先听说被人袭击了,最近这边公司出了大问题了,我也回不去,听说董事会现在是交给你来管理,你有这个能力吗?如果没有,我看你就别插手这件事情了。”

东方龙霆早早就与香菱谈过她的哥哥,起初是想让东方瑞回来的,但是知子莫若父,他很清楚自己儿子,如果有一天电话来了,叫香菱一定要有自己的主权,因为我已经给你哥哥够多的钱了,以后如果经营不善,那就是他的能有限。

香菱回忆起父亲说过的话,她说道:“父亲差点被歹人袭击要了命,你说叫我不要管,你凭什么?这个权力是父给的。”

东方瑞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难道我就制服不了你了?如果这次金融危机你能够挺过来了,我就服了你。”香菱刚要说话,电话的另一头已经挂了。

殷凤林

作家的话
虽说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他们都在外地,哥哥“东方瑞”在红城市任“金楚东方商贸分公司”的总经理,两个妹妹,二妹叫“东方明珠”三妹叫“东方明月”小弟叫“东方曜”兄弟姐妹五人都是在外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