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是女郎

第8章 求您帮我

那桌子挺高,她摔下来,腿好像磕在了椅子上。

“不要你管!”沈春妮脸一扭,看都不看她。

季宗彦懒洋洋的拽着她的辫子,想起她方才撒欢儿跑的样子,道:“事情办的不错,中午请你吃好吃的。”

沈春妮没说话,依旧扭着脸不看他。

季宗彦矜贵惯了,又用力拽了一下:“小破烂儿,爷我跟你说话呢!”

沈春妮的身子却蓦地抖起来,她眼睛盯着车玻璃外的小巷子。

青石板上坐着五六个歪七扭八的男人,个个手里都拿着烟斗,巷子深处的一家烟馆里一阵骚乱,紧接着几个管事的把一个男人轰了出来,又簇拥着上去一阵拳打脚踢,骂骂咧咧的声音立刻传过来。

“没钱抽什么大烟,当这儿是救济的地方啊?”

“穷鬼还想当泼皮赖,去死吧你!”

地上那人抱着头,一身褴褛破烂不堪。

等到那些人泄愤泄的够了,地上的人爬起来,踉跄着擦了一把鼻子下面的血,冲着烟馆大骂:

“少他妈看不起人,等老子有了钱,抽你们这儿最好的,让你们几个狗东西亲自给老子点烟!”

他口出狂言,一旁点烟的老汉嘲讽道:“等你有了钱?等你什么时候有钱?”

那人狂躁不已:“干你屁事,老子卖妻卖女难道换不来钱!呸!”

说完他便瘸着一条腿走了。

沈春妮浑身哆嗦,季宗彦看见她脊背绷的紧紧的,他伸手碰她,她猛地推开车门,一脸的惊恐,撒腿就跑。

刚刚那人就是她爹,沈大庄,沈春妮听的清楚,他说要卖了妻女!

李氏的心一直惴惴不安,昨夜春妮没有回来,她等了一晚上都没见她。

这孩子,身上还有伤,能跑到哪里去呢!

李氏焦急的又想流泪,小女儿冬妮过来擦着她的眼睛,小孩脸色蜡黄,骨瘦如柴,看着就叫人可怜。

李氏抱起孩子还是决定出去找春妮,只是她刚要走,就听见外面一声大喊:

“婆娘!婆娘出来!你男人回来了!”

李氏大惊,一张脸立刻没了血色,急急忙忙把冬妮带回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回身看见丈夫的脸。

沈大庄鼻青脸肿,带着一身怒气回来。看见李氏挂满泪水又恐惧异常的脸更加气愤,他猛地抓住李氏的头发把她往门上磕。

李氏尖叫着,砰的一声门被撞开,床上的冬妮哭的撕心裂肺。

沈大庄恼怒,扯着妻子大声骂着:“晦气的东西,就他妈知道哭,生不出儿子的烂货!我要你有什么用!”

说着冲着李氏拳脚相加,李氏立刻被打的瘫坐在地上。

沈大庄抱起冬妮转身就往外走,李氏死死抱住他的腿,哭喊着:“你要做什么!把孩子还给我!”

沈大庄狠狠一脚踢到李氏的胸口。

“干什么!老子要钱!”

他抱着孩子往外走,出了门一下怔住。

李氏疯了一样的追出来,立刻也怔住。

门外的院子里,沈春妮手里拿着一把斧头,两眼充血,满头的汗,恶狠狠的瞪着沈大庄。

“把冬妮放下。”

孩子的哭声震天响,沈春妮的声音却掷地有声。

沈大庄一下懵住,道:“你,你要干什么!我是你爹!”

沈春妮立刻挥动着斧头冲过去,大吼着:“把冬妮放下!”

沈大庄一下害怕了,闪躲着猛的把孩子扔了出去,李氏惊呼着冲上去拿身体护着冬妮,然后死死抱住她,痛哭流涕。

看见冬妮方才险些摔死,沈春妮怒火中烧,她握紧斧头,朝着沈大庄冲过去。

“我杀了你这个虐待妻儿的狗东西!”

砰!斧子砍在院子里的磨台上,沈大庄魂不附体的躲着:“我是你爹,我是你亲爹!”

“我没有你这样的爹!”沈春妮拔出斧头又冲着沈大庄去了,她恨意强盛,沈大庄拿着扫帚一挡,她一斧劈下去,扫帚杆应声断了,沈大庄吓的尖叫,登时尿了裤子,双腿瘫软坐在地上。

沈春妮举着斧子要生劈了他,李氏在后面急喊:

“春妮!不要!”

沈春妮一怔,李氏扑过来,抱着她的腿:“杀人偿命,你杀了他你要怎么活啊!”

沈春妮看着李氏脸上的血,看着哭的喘不动气的冬妮,她心里的恨涌的血液沸腾,大吼着扔了斧子,抓起地上断了的扫帚杆,狠狠抽打着沈大庄。

“娶了妻子不善待,你该死!”

“生了女儿不养育,你该死!”

“你卖了秋妮,她才只有十二岁!你该死!”

“你打我娘,你还要卖冬妮,沈大庄,你不是人!”

沈春妮抡着棍子,用尽全身力气抽打着沈大庄,沈大庄嗷嗷叫唤,头被打破了,他缩在地上抱着脑袋又哭又喊。

不知道打了多久,沈大庄没了声音,李氏拽住沈春妮的胳膊,心疼的说:“够了,春妮。”

沈春妮嗓子里憋着一口气,她蓦地停住,扔了棍子才发现她流了满脸的泪。

沈大庄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哼哼,沈春妮不看他,而是把李氏搀起来,她擦着李氏脸上的泪和血,又去把冬妮抱起来,带着娘和妹妹进了房间。

安抚好二人,她再出来就看见季宗彦。

满院子的狼藉,只有他的身影华贵的透着神圣。

沈春妮擦了擦脸,沉默着走去季宗彦面前,顿了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脑门狠狠磕在地上。

“少爷,我想问您借笔钱让娘和妹妹离开这个鬼地方,您放心,我不白要,我把自己卖跟您,替您做什么都行。”

她咬了咬唇,重重的说:“求您帮我。”

说完又磕了个头,脑门磕出红印子,声音荡在院子里,透着凄凉。

方才发生的一切季宗彦都看到了,金贵和谢蒙在一旁看着,要上去帮忙,他没让,站在一边静静看着。

眼下沈春妮没了张牙舞爪,也没了那些鬼机灵,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

那样子,季宗彦头一回见。

“我不要你的卖身契。”

良久,季宗彦开口:“你一个小破烂儿,不值钱。”

沈春妮茫然的抬头,见季宗彦垂着眸子瞅着她,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季宗彦嫌弃道:

“本少爷不喜欢帮人,你自己帮自己,我想吃栗子糕了,滚去给我买来。”

他转身要走,走出两步又停住,侧头瞅一眼沈大庄,对金贵道:“把那团东西给我丢出去,丢到叶城外面的荒野岗去!”

说完他大步往外走,谢蒙惊讶的看着沈春妮,眼神从震惊到嫉妒,最后闷头说:“三少最爱说反话。”,之后便急忙去帮金贵拖沈大庄了。

金贵见沈春妮还呆呆的跪在那儿,忙从兜里拿出钱塞给她,笑道:“少……少爷收……了你了,还不快去……买栗……栗子糕!”

沈春妮愣愣的看着钱,蓦地恍然大悟,兴奋的往外跑,金贵在后面喊:“要……要荷……荷兴元的!”

森九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