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的登基指南

太后的登基指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扮猪吃老虎

呼噜,呼噜呼噜噜噜噜……

鹿岑紧闭着眼睛,眼皮底下一直跳动。

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呼吸困难,浑身软乎乎的没有一点力气……

这感觉真他娘熟悉……(•︠ˍ•︡)

她又被鬼压床了???

鹿岑调整呼吸,一个猫爪子啪的一声打在脸上,砸得生疼。

鹿岑立马清醒过来,鹿岑抬起眼皮子瞄了一眼。

这十几斤重的大胖橘正蹲在她胸口,用一种主子看奴婢的高冷眼神盯着鹿岑。

看鹿岑醒来,大胖橘福贵喵呜一声,举起爪子以雷霆之势打在鹿岑脸上。

下一刻鹿岑麻利起身,提着福贵小脖子,三两步出门扔了出去。

等福贵还没跑回来,鹿岑反手把门关了。

福贵在门外喵呜喵呜发出抗议,丹青拿着在御膳房拿来的鱼把福贵抱去别处。

鹿岑坐在妆台前,肚兜里全是一撮一撮的黄亮黄亮的猫毛。

就连头发丝上依稀也看着有一些。

难不成那大胖橘昨晚跑到自己头上睡了?

鹿岑想了想那情景,脸上黑了下来。

门外:“娘娘,该去皇后娘娘那请安了。”

“进来。”鹿岑的语气毋容置疑。

丹青走进来,看见鹿岑这略略烦躁的模样,丹青试探道:“娘娘今日心情不好?”

鹿岑:“把本宫身上的猫毛给弄干净!”

鹿岑把猫毛二字说得咬牙切齿。

丹青愣了会儿:“娘娘要不要沐浴更衣?”

鹿岑:“大清早沐什么浴。等沐浴完,皇后娘娘那都散伙了。”

丹青听鹿岑这蔫儿吧唧的话就知道,昨晚娘娘又没睡好。

半柱香功夫,鹿岑换了一身衣裳精神奕奕的出了门。

鹿岑看着春鸾宫的牌匾,今日又是一场恶战。

果不然不出鹿岑所料,鹿岑一踏进殿门,就吃了不少眼刀子。

要是目光能将人杀死,她鹿岑早就死了千百回。

可是偏偏眼刀子是杀不死人的。

只要她鹿岑还有一口气,她们就别想有安生的日子。(°◡°)

三月初旬,春寒料峭,今一早鹿岑就感受到瑟瑟寒风。

鹿岑自小所在的抚安县一到入冬可比这冷多了。

在一群裹得严严实实,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堆里头,鹿岑衣裳单薄,扎人堆里简直是鹤立鸡群。

“荣嫔还真是不怕冷。”白静娴挑衅道。

“荣嫔也是你一个贵人可以叫的?害得亏称自己是相府女儿,连尊卑都分不清。”

“你……”

“你什么你,蹬鼻子上脸,也不看看自己哪根葱哪根蒜,等你升了嫔位再跟本宫说话吧。”鹿岑扶了扶发髻。

舒妃与元妃碰巧一块过来,听见鹿岑的话,舒妃扬了扬声调:“荣嫔真是好大的威风。”

鹿岑内心翻了翻白眼,怎么哪哪都有这舒妃。

奈何,这舒妃位份对她这小小嫔位来说,实在是高。

惹不起还躲不起?她鹿岑的原则是该认怂时就认怂,能屈能伸才是好本事。

鹿岑转过头去,笑了笑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妹妹见过舒妃,元妃娘娘。”

元妃温润:“荣嫔妹妹免礼。”

舒妃:“欺软怕硬的东西。”

白静娴解气的附和道:“臣妾还没进宫时,这住隔壁王大人家有就一条欺软怕硬的狗儿,这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在那乱吠。”

舒妃并不领情,越过白静娴走到前头。

等瑞冬出来通报,鹿岑跟在后面进入殿内。

这众人刚一坐下,皇后就拿出一份册子。

这份册子经瑞冬传阅下去,舒妃作为妃位之首,自然是第一个看见的。

舒妃看完,面色晦暗的窥了一眼鹿岑。

鹿岑正低头细细喝茶。

皇后请她们来,自然不是叫她们来打秋风的。

昨日各宫嫔妃都拿出自己的体己钱来赈灾。

这银子多少,虽表明说看的是个人心意,暗里一层,这也代表地位和财力。

妃位,婕妤,昭仪,还有嫔位,贵人,才人,这越是往前头的,按理来说捐的银子越要多。

毕竟,这身居妃位拿出的体己钱比一个嫔还要少,这传出去还要脸面吗。

通常这位份低的,即便是有银两,也不敢越过前面的诸位娘娘来显摆。

鹿岑喝茶之际,瑞冬就递过来册子,鹿岑不用看就知道这里头谁捐了多少。

鹿岑假装看了一眼,随后一副不可思议:“竟然是臣妾最多。”

这下舒妃脸上挂不住,握着帕子,恨不得把帕子都撕碎了。

皇后也面子上夸了鹿岑几句。

毕竟这回,她是拿鹿岑当刀子的。

皇后娘娘今日特意拿出这份册子出来让大家伙瞧,这用意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借着赈灾由头,把舒妃和元妃的银两榨出来,免得这二人银子太多,办事也太顺遂。

皇后见这底下个个都不说话,继续道:“本宫昨儿跟皇上说了此事,皇上见各位妹妹为天灾一事如此尽心尽力,深表欣慰。

荣嫔妹妹你将皇上赏赐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皇上更是夸妹妹淡泊明志,有仁厚之心。”

皇后把话说到这份上,底下的人便安耐不住了。

白静娴:“皇后娘娘,臣妾宫里还有一些用不起的首饰,等会就差人送过来。”

林婕妤:“皇后娘娘,臣妾宫里也有一些,放在那横竖用不起,臣妾等会也送过来。”

一众人上赶着表诚心,鹿岑偏偏这会一副难为情:“皇后娘娘,臣妾昨日就把用不上的,没用上的都拿过来了,臣妾宫里实在没有别的贵重物品,就不拿过来献丑了。”

皇后笑了笑,窥探舒妃脸色像是猪肝一样。

等众人散去,皇后独留了鹿岑在殿内。

这皇后娘娘是终于要动手了。也不亏她等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大一场戏。

“荣嫔,这大冷的天穿的如此单薄,要是冷着岂不是受罪。”

鹿岑道:“皇后娘娘,臣妾自幼在抚安长大,这抚安的冬日可比京城冷多了。”

皇后也不接鹿岑的茬,看了一眼丹青:“女子就该少受寒冷,这道理荣嫔不懂,这身边也没一个懂伺候的人吗?”

丹青抬起眼,有些无辜,皇后目光实在过于凌厉,丹青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是臣妾贪凉了。”鹿岑顿了顿:“皇后娘娘如此关心臣妾,是臣妾莫大的福气。”

皇后意味深长笑了笑:“本宫喜欢你这脾性。你刚进宫不久,这事事都需要人提醒一二,本宫身边有一个宫女也算是机灵,荣嫔你要是不嫌弃,就带回去用着吧。”

丹青心里咯噔一下,她家娘娘果然料得不错,皇后娘娘果真是送了一个人。

三三七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