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小说

回家的路小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初恋

开始上高中的孟森,离家远了,要在学校住。她也同其他的同学一样,感到想家和孤独。而她还陷入异常的忧郁,当其他同学都适应过来的时候,孟森依然还是孤独的。她的孤独让她经常独来独往,经常一个人趴桌子上默默地哭泣。这时候,她经常看些课外书来转移注意力。但是恶梦还是时不时来拜访她。她感到生活缺少意义和支撑,虽然心中也有遥远的梦想,但是难以抵御当下现实的孤寂与无助。似乎生来孤独,而情感又早熟,寥寥数年,也无可去处。她在纸上写道:“树,只能思想,不能旅行,随世界的便,任取任予,无所辩驳”

孟森在高一快结束的时候,收到了王海彬的情书,还有一副他画的孟森的头像速写。王海彬这个人,孟森是有印象的。那时,在孟森的世界里,平凡的记忆似乎是平淡无奇的,她内心渴望爱情,她一直渴望至真至纯的情感,而忽然收到这样的来信,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帮忙送信的是个女孩,她圆圆的眼睛,黑眼球又黑又大,肤色稍暗,有青春痘,学生头。“我叫刘红梅,早就注意你很久了,今天听到王海彬说要给你送情书,我就自告奋勇说我来送。”她个子小小的,声音却异常洪亮。“哦,谢谢你!”孟森犹豫了一阵,慢慢接下了她递过来的情书。“如果需要回信的话,你可以找我哦,我很看好你们呦!”

她中午回到宿舍以后,发现原来大家都已经知道美术班的有个叫王海彬的,长得很帅又画画很好的男生,给她写了一封情书,还画了一张很像她的画送个她。孟森激动之余,也开始忧虑回复的内容,刚好可以问问她们,“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那你是答应他还是不答应啊?”“想……想……我想答应啊!”“那就回信说答应啊。”小森一脸懵:“怎么回信啊?”一个女孩说:“谁有经验?”她们宿舍还没有谁恋爱过,至少高中以来还没有谁恋爱过。一个胖胖的女生中气十足地说:“自己想去。”蒙头就睡。

午觉时间,孟森睡不着,反反复复拿出枕头下面的一面拳头大的小镜子,在面前比划来比划去,也拿着那张画,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再看看画里的自己。看看笑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她还是决定早点起来,要回教室思考回信要怎么写。她没有想到刚出女生宿舍楼,就看到前面有个人,在努力镇定地在楼下面等待着。他站在一棵法国梧桐的下面,时而整理下上衣的对角。他脚踩在树下砌边的砌口上。哦,他可不就是王海彬吗!那岂不就是在等待自己吗?我……我……我该怎么走过去呢?她的脸顿时红了,半耷拉着脑袋,垂着眼睛走了过去。“孟森……”他的声音是温柔的,轻轻的,带着试探意味的询问语气。“唉,我是孟森。”哎呀,怎么说出这样的话?这话多傻啊!难道他会认错了人吗?她开始咬着嘴唇责怪自己的紧张。同时又为了不沉默尴尬而想说些什么来圆场。“谢谢你写信给我,还有送我的画。我很喜欢,再次谢谢你!”“不客气,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天天都给你。”“什么?天天?”她发现这个人跟自己一样紧张,甚至也在说不靠谱的话了。于是她也不紧张了,轻松地笑了起来。而很快又羞涩地低下了头。

他们穿过一排法国梧桐树,刚好经过一排宣传栏,那里面有报纸,校园报上也有孟森投中的稿子。孟森想让王海彬看看,又没好意思,像在刻意说明自己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呢。她看了一下旁边的宣传栏,又笑笑地低下了头。再往前有花园,花园里有正盛开着的月季和蔷薇。

“你叫王海彬,是吧?”

“对啊,我可以叫你小森吗?”

“可以的啊!”

“我们可以……你可以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吗?”

“嗯,是的,我正准备答应呢!”说完这话,她又觉得自己又有点用词不当地、自责地闭上了一只眼睛。随口又因为自责而说:“你到这一刻,还是觉得想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说完又觉得不合适,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他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写情书又画画,会在一瞬间就变了心吗?就因为自己是一个不太会说话的女孩吗?

“当然啊!不仅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永远也都是。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开始爱上了你。你摸摸我的心,它在为你变得更大声地咚咚咚地跳呢!”王海彬抓起了孟森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前。小森再次羞红了脸,自来卷的刘海柔柔地依在额头两边,长而疏密有致的睫毛低垂着。她把手抽了回来,她只是感到自己的心跳得更快了。

“离上课还有一阵子,我们去花园那边走走吧?”王海彬慢慢拉住了孟森的手,孟森的头更低了下去,她们一起向花园走去。“小心老师。”小森难为情地说。“这会是午休时间,老师也应该都在睡觉呢!”“不是,我们班班主任就住在对面的家属楼上,如果他往下看,是能看到的。”“哦,是吗?好吧。”王海彬松开了小森的手。他开始在前面给小森引路,时而回头望着小森,时而说着话。小森忽然发现原来他真的是这么帅气,这么潇洒,这么有魅力的小伙子,风度翩翩。她忽然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沿着这种幸福感生长的,是想要跟他一起一辈子的念头。“我的完美真命天子,难道是你”。她开始在心中默念《恋爱百分百》的歌词,并没有太注意他在讲什么笑话还是说些别的什么,见他笑她也笑,她完全沉浸在与他一生相守的念头中。她能想象得出他多少年以后,会是怎样的一个帅老头。

花园里的花好美,正是六月花开的季节。

有王海彬相伴的日子,孟森开始感到有一种立足支点,她开始在对方的立足点,给自己定位,和给自己角色。很多事都变得稳妥许多。她有时也觉得疑问,感到自己为什么之前不能像其他的女孩子男孩子那样,不需要一定找到一个知心知肺的好朋友,或是知心知肺的恋人,照样过的稳妥而不觉得孤独。而自己却不是这样。其实在自己的内心中,一直是孤独的,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伴来做自己定位和行为的支点。孟森在确定王海彬的那一刻,就好像是自己失却的一半,终于复原回来了。有了他的到来,自己才告别了多年的,甚至是有生以来的心灵的残疾。

“小森,我为了学习专业方便,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你想不想过去看一下?”“什么时候?”“随你的时间啊!对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让你做我的模特,我再好好地给你画上一张像。”“好啊,不过只有周末晚上不用上晚自习。”“行,画完我送你回来。”

就在他们商量好后的下一个周六的晚上,王海彬又给小森画了一副头像画。小森鹅蛋脸儿,天生肤色白嫩而且细腻,脸上一个斑点都没有。而且通体能找到的斑都是能数得过来的。她杏子眼,精致笔挺的小鼻子,樱桃一点的小红嘴,洁白的牙齿。而且她神清气爽,步态轻盈,举止文雅端庄,又有一种拒人于一定距离之外的古典和明显的属于纯净高雅的美。这次是两小时的素描,画得很是细致,惟妙惟肖。

“可以送给我吗?”小森说,“我可以送给你,迟早都是你的,包括我。”小森害羞低头。“不过我还是想留下来这一张,这样可以当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也能看见你。”“好吧,我不要了。”“好乖的小森,我好爱你。”王海彬用双手握住了小森的手,这已经不是一双陌生的手了,所以她没有甩开也没有再要他松手。接着海彬抱住了小森的肩膀,吻了她的额头。就这样我的初吻没了吗?怎么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激动呢?小森想着,竟觉得自己完全都没有入戏,似乎还在刚才做模特坐着不动的呆木状态里,在思考什么吗?也说不好想了什么,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像就是忽然放空了自己一般,一时还回不来神。这样海彬会生气吗?看样子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在风扇下出完了汗水后又冷静了好久的小森,觉得比平常要凉爽许多。

“我该回去了。”“我送你啊!”“好。”“再抱一下。”这次海彬抱得有点紧。

回到宿舍楼下,看门的阿姨看着王海彬送她到门口又离开,她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小森,小森并没多注意。进了宿舍,舍友们七嘴八舌。“失身了吧?”“失身?什么失身啊?”小森说:“只是画了个头像啊,又不是画裸体,怎么叫失身呢?”“哎呀,裸体也不是失身,失身就是失身,那个失身啊!”“哦,这个我懂得,没有。我们是很纯洁的!”“那亲亲了没有?哈哈,看,脸红了吧,初吻没有了,又一个即将失身了。看我说中了吧!”“不会的。”小森双手捂住了脸,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回想着他的吻,以及他的拥抱,还有他紧握的手,她越来越觉得飘忽。觉得他是那么亲密,又觉得他似乎像是阶级敌人,而却是自己舍不下的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在凳子上起来,轻飘飘地简单洗漱了下,就上床睡觉了。明明睡不着,却连翻身的力气也没有,只觉得飘忽。觉得无法阻止的不会停留的明天,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新鲜的或是可怕的事,而自己却无力阻止。这就是爱情的样子吗?想到这个词,以及第一次一起去花园,他在前面引路时,边说边笑的情景。是的,这是我的爱情,我无力反抗,无力拒绝,也不想反抗和拒绝。

是他,让我在夜晚里那么期待每个明天都快点到来,因为明天就可以见到他;是他,使我告别了恶梦;是他,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支点。

我想他或许不会那样对我的,他应该会一直尊重我的。瞧我想到哪去了,我们还不满十八岁呢!他知道了一定会取笑我吧。

火鸟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